好久不見第33集劇情介紹

好久不見第33集劇情介紹

  夢蝶對老賀見死不救 葛天發現陸一明勾結正哥

  賀文華辦公室里,夢蝶告訴賀文華,自己找的幾家民營投資公司不信任盈科的管理層,他們想參與盈科的管理。賀文華提出異議地問夢蝶憑什麼代表公司,那幾個民營公司為什麼會信任她。夢蝶驕傲地稱,賀文華沒本事拉到投資,而自己卻拉到了,至於過程他沒有必要知道。夢蝶終於撕破臉告訴賀文華,那幾家投資公司要求對盈科管理層大換血。賀文華終於明白了,他惱羞成怒地指著夢蝶質問她,原來她是想奪權。賀文華苦笑著告訴夢蝶,自己會通知人力資源部給夢蝶付一年的工資,他也會給夢蝶寫推薦信。

  夢蝶聽到這裡終於不再偽裝下去,她威脅賀文華稱自己現在反正是一無所有了,她不在乎把賀文華和葉琳娜做過和參與過的醜事說出去。賀文華見夢蝶露出窮凶極惡的醜陋的臉龐,幾乎站立不穩。夢蝶揚長而去。

  葉長江和陸一明密談,他說看到賀言現在的樣子也有些於心不忍了。他叮囑陸一明,現在到了他們最關鍵的時期,希望陸一明不要放鬆。正說著話,陸一明的弟弟打來電話,他在電話裡帶著哭腔告訴陸一明,他們的母親病危了。陸一明傷心欲絕,葉長江卻冷冷地告誡陸一明,現在是重要時期,他不能分心和分身。陸一明唯唯諾諾地忍痛打電話給弟弟,讓他交待母親再忍忍。

  葉琳娜突然接到賀文華電話,賀文華約她明天去西山老地方見。早上賀文華去了西山,他意外地看到夢蝶竟然提前來到這裡。夢蝶不無諷刺地說,自己以前以為這裡是賀文華帶自己來的專屬於他們的地方,現在她才知道這裡還是賀文華和葉琳娜大學戀愛時常來的地方。夢蝶說到這裡又拿出一沓照片,照片上是賀文華、葉琳娜和老金在一起的照片。夢蝶冷冷地說,賀文華聯合葉琳娜一起向老金行賄,他竟然還暗示自己去向方明行賄。現在方明患上精神疾病終身需要吃藥,這些都是賀文華他們害的。賀文華否認自己向老金行賄一事,他怒斥夢蝶把污水往自己身上潑。賀文華說完憤然離開準備下山。

  夢蝶不甘心地拉扯匆匆下山的賀文華,她怒斥賀文華毀了自己青春,斥責他從不拿正眼看自己。賀文華覺得她不可理喻,他急於甩開夢蝶的手,結果拉扯下賀文華失足摔下山坡昏迷過去。夢蝶嚇壞了,她掏出手機趕緊撥打120急救電話,誰知這時信號不好沒打通。夢蝶就勢甩下昏迷的賀文華匆匆逃離。就在夢蝶開車下山時與正上山的葉琳娜的車擦肩而過,葉琳娜看到了夢蝶。

  葉琳娜來到西山卻並不見賀文華,葉琳娜開始手機聯繫賀文華但卻一直無人接聽電話。葉琳娜不得不返身往回走,她一邊走一邊繼續撥打賀文華電話並呼喊他。賀文華從昏迷中醒來但卻不能動彈,賀文華拼盡全力呼喊葉琳娜的名字,葉琳娜終於找到跌下山坡受傷的賀文華。葉琳娜最終將賀文華送到醫院,經丁主任診治,賀文華除了手臂骨折和多次挫傷外無生命危險。

  花朵朵接到張二亂的邀請,張二亂是花朵朵無意間認識的青年,這個人曾向華鑰投過設計圖紙,在花朵朵眼裡他就是一個自命不凡的文藝青年。花朵朵來到張二亂的工作室,她發現張二亂的電腦上竟然有自己的個人檔案。花朵朵頓時警惕起來,張二亂這時不得不坦白自己其實是葛天的表弟,是葛天向自己推薦了花朵朵,因為葛天知道花朵朵失業。正在花朵朵詫異時,葛天走進工作室。葛天解釋張二亂有才但不會經營,而花朵朵有媒體資源和頭腦,她可以幫張二亂創業。

  華鑰賀言辦公室里,陸一明向賀言陳明現在找投資公司的難處。在一番鋪墊後,陸一明向賀言推薦了五家民營投資公司,陸一明力勸賀言找這五家投資公司。賀言因為面臨資金鍊斷裂的困境,他必須在短時間裡拉到投資。於是賀言當機立斷地決定向一家無極限投資公司申請投資,為了確保全全,賀言決定去這家公司在美國的總部親自面談。陸一明稱自己短時間辦不到簽證,賀言決定讓葉琳娜陪自己去。

  花朵朵和葛天從張二亂工作室出來,葛天裝出輕鬆的樣子告訴花朵朵,自從小琨去找花朵朵回來和自己大吵一架後,他們之間的感情反而增進了。他現在愛上了小琨並準備和她馬上舉行婚禮。花朵朵終於釋然,她和葛天有說有笑起來。就在這時葉聰看到他們,葉聰用手機拍下他們談笑風生的場景然後發給了賀言。

  賀言已經決定明天去美國,他心煩意亂時收到葉聰發來的照片。賀言一遍遍給花朵朵打電話,但花朵朵碰巧正給賀言打電話,兩人因為手機占線一直打不通,賀言決定親自去找花朵朵。

  葛天與花朵朵分開後陪小琨去試婚紗,葛天看著小琨穿婚紗的樣子頭腦里幻化的全是花朵朵的樣子。葛天掩飾了自己的失落,他藉口到地下停車場去等小琨而離開。葛天在地下停車場意外地看到正哥的車,他震驚地看到陸一明竟然從正哥的車上下來,兩人有說有笑地往大樓里走去。葛天裝出偶遇的樣子和正哥的司機寒暄,司機憤憤地告訴葛天,賀言把自己從華鑰開除,自己對賀言一直懷恨在心,多虧自己投到正哥麾下。介紹自己到正哥這裡的就是陸一明,而陸一明又是通過夢蝶認識的正哥。葛天心中震驚無比,這個訊息對華鑰無疑是致命陰謀。葛天在司機驅車離開後不顧小琨地開車衝出地下車庫。

  此時賀言在花朵朵出租屋樓下攔住了花朵朵。賀言把花朵朵叫上車,他憤怒地質問花朵朵,現在自己的公司面臨生死存亡,她卻在這個時候要自由要獨立。花朵朵見賀言情緒激動,她好言相勸他把車停在路邊,他們好好談。賀言卻激憤地關了自己手機,同時還要搶過花朵朵的手機關機。花朵朵奪過手機,賀言怒吼著說自己要和花朵朵在誰也不能打擾的情況下好好談一談。花朵朵憤然。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好久不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