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第7集劇情介紹

好久不見第7集劇情介紹

  朵朵酒吧被下藥 賀言發現父私情

  葛天和賀言因為糾紛被一起帶到派出所,派出所調解兩人後他們走了出去。在派出所門口花朵朵擔憂葛天要負責給客戶維修車輛,這筆錢少說也得幾萬塊。葛天卻沒有好氣地說這筆錢不要花朵朵操心,自己會想辦法解決,至於花朵朵,他以警告的口吻命令花朵朵不要和賀言再見面。花朵朵覺得葛天不可理喻。

  花朵朵滿腦子都是葛天的事,以至於稿件根本沒心思寫。胡編輯催稿,花朵朵欲言又止地向他借錢。花朵朵晚上回到家裡又給表姐打電話借錢,夢蝶聽到她的電話內容後主動提出借五萬塊給花朵朵。花朵朵被雪中送炭興奮地跳起來,但她馬上意識到夢蝶那種收入的人怎么可能會有五萬塊錢,她警覺地問夢蝶是不是傍上有錢人。夢蝶有些得意地告訴花朵朵,自己跟一個大叔級別的人好上了,而且這個大叔早晚會離婚。花朵朵難以置信地聽了夢蝶理直氣壯的說辭,她憤憤地拒絕夢蝶稱,自己才不會跟她這種三觀不正的人借錢。花朵朵說完氣沖沖地走出家門。

  花朵朵接到胡編輯的催稿電話,她不得不主動到酒吧外攔住一些看上去有錢有地位的年輕人,採訪他們關於創業的話題。許多人都毫不猶豫地拒絕了,花朵朵病急亂投醫地不願就此放棄,一個年輕帥氣的小伙子注意到她。小伙子主動迎上去表示願意接受花朵朵的採訪,他熱情地邀請花朵朵進酒吧談。花朵朵猶猶豫豫地跟著小伙往酒吧走去,賀言正好路邊目睹了這一幕。

  賀言不放心地跟進酒吧,他問了酒保花朵朵身邊帥小伙的身份,酒保告訴他那個小伙子就是一個泊車的小弟,常幹些騙小姑娘的勾當。賀言於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花朵朵那邊,就在花朵朵起身去衛生間時,賀言看到小伙子偷偷往花朵朵的酒杯里投了一顆藥。等花朵朵再次回到小伙身邊,小伙不停催促花朵朵喝酒。賀言走過去打斷他們,他勸花朵朵不要喝酒,花朵朵卻不領情地反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賀言揭穿小伙子投藥的勾當,小伙子灰溜溜地走了。花朵朵覺得賀言趕走自己採訪對象十分不滿,她怒斥賀言危言聳聽,可話沒說完就暈倒過去。

  葛天四處打電話借錢時,正哥的一幫小弟圍住了他。葛天被帶到正哥面前,他唯唯諾諾地表示自己一定儘快給正哥的車修好。這時正哥的小弟拿出修理單,葛天看到十萬的維修費頓時傻眼了。正哥黑著臉告訴葛天,自己只給他兩天籌錢的時間。

  花朵朵在酒吧又唱又跳地發酒瘋,賀言好脾氣地陪著花朵朵。在花朵朵終於酒醒後,賀言開車把她送到葛天公司門口。賀言為自己和母親前些天趕花朵朵的行為道歉,他還遞給花朵朵一個裝錢的信封,花朵朵拒絕了。賀言離開後,花朵朵敲開葛天公司的門才知道葛天一直沒有回來。

  隔天賀言坐著白雪的車談合作辦工作室的事,白雪突然發現前面賀文華的車。白雪加大油門超車時,賀言發現開車的是一個捂得嚴嚴實實的年輕女人。白雪笑著問賀言,開車的女人會不會是賀文華的小蜜。賀言黑了臉。很快賀言換乘一輛計程車跟蹤了賀文華的車,一直跟蹤到一家高檔酒店。在酒店大堂,賀言看到夢蝶親昵地挽著父親賀文華的胳膊從大堂經過。夢蝶發現了賀言慌慌張張地疾步離開,賀言叫住了賀文華。賀文華一時無語,賀言怒斥父親並表示自己堅定地站在母親一邊。賀言說完憤然離開。

  葛天再次被正哥的小弟圍堵,當葛天被帶到正哥面前時,正哥提出只要葛天把他公司的帳號借自己轉幾筆錢,他欠自己的十萬元修車費就了了。葛天聞言似乎看到希望。正哥要求葛天這兩天不做完此事不得回家,他還要求葛天交出手機不得和外界聯繫。葛天為難地上繳了手機。

  賀言回家時葉琳娜正打電話給三姐,她幸福地告訴三姐現在賀文華對自己就像當年一樣體貼而溫柔。賀言前腳進家門,賀文華後腳就跟進來。飯桌上葉琳娜談性高漲,賀言突然提出讓父母一起去旅遊。葉琳娜雖有些意外,但很快覺得這個建議不錯,因為馬上是他們的銀婚紀念日,她馬上著手謀劃訂酒店等具體事宜。賀文華心裡裝著事,他興致淡淡。

  夢蝶神采奕奕地重新回到盈科上班,賀言突然來到公司,夢蝶心虛地低垂著頭。賀言當眾宣布,自己的父母近日要去國外旅遊慶祝他們的銀婚,他說最近公司的事就由鄭副總全權處理。夢蝶聽到這話臉色陰沉下來,賀文華也從辦公室探出頭聽到這話。

  花朵朵約好了賀言到他正在裝修的公司採訪他,賀言談到公司的企業文化和理念,花朵朵很不認同,她覺得賀言的一套理念似乎有些兒戲和不正式。賀言卻振振有辭。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好久不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