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18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18集劇情介紹

  時樾醉酒表白 安寧高調回國

  溫笛晚上把南喬約到健身房,稱在這裡能夠快速幫她找到匹配對象,但南喬對此毫無興趣,溫笛得出結論南喬是個不會因為荷爾蒙而衝動的人。她好奇地和南喬談起夜跑那晚和時樾的情形,認為對南喬而言,周然是冰山,時樾是火焰,二人一個太冷一個太熱,她建議南喬還是應該找個象常劍雄一樣溫度適宜的男人,南喬笑罵溫笛定是得了常劍雄的好處拚命幫他說話。

  南喬回家看到時樾喝得爛醉等在門口,她生氣時樾消失這幾日不與自己聯絡,現在卻又突然出現。進門後時樾一身酒氣向南喬表白,稱自己的心裡全是南喬,南喬的心裡也只能裝著他,他醉熏熏地將南喬推至牆角,衝動地欲強吻與她發生關係,南喬溫柔地提醒時樾喝醉了,將他安置到沙發上休息。看著倒頭昏睡的時樾,南喬又回憶起了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她奇怪自己怎會不可救藥地愛上這樣一個謎一樣的男人。

  次日清晨,南喬做好了早餐,告訴時樾他夜跑的視頻火了,溫笛想請他當代言人,二人正邊吃邊聊,常劍雄來訪,時樾迅速將頭髮弄亂,故意打著哈欠開了門,惹得常劍雄醋意大起,質問他是昨晚沒走還是今天剛來,時樾不置可否稱要與他公平競爭。二人落座後唇槍舌戰相互攻擊,南喬不堪其擾,只好先行離開。

  南喬到公司後召集大家會議,看到時樾早早來到會議室,她諷刺時樾消失幾天沒有音訊現在突然前來開會是想宣示主權還是慰問同事,同時批評常劍雄和他一起消失出現,把即刻飛行當成了二人的主戰場。溫笛提醒南喬的發言針對性太明顯。南喬這才轉入會議主題,與眾人商議虛擬現實眼罩的配色問題,老秦揶諭以前這種小事南喬從不插手,現在和夜跑相關的所有事她都親力親為,時樾稱南喬是即刻飛行的靈魂,大小事她都有權插手,他提議四款眼罩全部投產同時發售,常劍雄也表態顏色的多樣性可以配合產品迅速占領市場。最後大家舉手投票表決,全票通過,連小盟桌也支持這項決議。

  下班路上,時樾帶南喬回家,笑他是不是後悔昨晚借著醉意給自己的承諾,時樾稱他要把昨晚的話全收回來,再認真給南喬說遍真心話,他準備把南喬帶到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讓她認識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二人正沉浸在甜蜜的愛戀中,突然後面有輛車故意別了他們,時樾氣憤地叫器著讓車主下車,卻沒想到車窗搖下後竟是安寧坐在裡面,南喬不內情建議時樾報警處理,時樾安排南喬先回去,自己上了安寧的車。二人坐在車裡,不約而同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

  那次安寧前夫大哥冒險從美國回來收尾國內的事情,在他避走的這些日子,金老闆因遲遲未收到貨,催了他好幾次,已有了危脅的成份,另一邊他的女兒和親哥哥一起謀劃著名奪他的公司,所以他這次回來一是把貨物給金老闆送去。二是把財產過戶到安寧名下。他安排安寧把茶葉給董事長夫人送過去,安寧心知交易的貨就放在茶葉里,給時樾要了車鑰匙後獨自駕車前往。時樾不放心,悄悄尾隨其後。

  半路上,時樾截住安寧,檢查茶葉時發現車上有定時炸彈,他拉著安寧迅速逃離。大哥得到訊息後,為絕後患,指使手下人讓車毀人亡。他自我安慰這樣做是萬不得己,

  安寧在逃離中被炸傷住院。她傷痕累累地躺在醫院裡,知道自己已不是當初那個不諳世事的安寧了,她相信了時樾是對的,決心不再受大哥的擺布。後來大哥喬裝到醫院看望安寧,他痛哭流涕請求安寧原諒,並要求她這次務必要幫助自己,安寧知道此次送貨就是大哥怕有什麼閃失讓她替自己去頂罪,大哥安慰她與其二人同歸與盡不如讓他在外面還有希望,他甚至想好了安寧被抓後的善後,承諾會在她從小長大的福利院以安寧的名義去捐款。安寧則只想讓大哥告訴自己車子上動的手腳是不是他做的。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