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2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2集劇情介紹

  周然千方百計威逼未婚妻 南喬不為所動堅決提分手

  南喬在電話中向周然提出了分手,周然大驚,他從南喬的話里聽出她就在附近,連忙四下尋找,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的那道熟悉的身影,連忙跑過去花言巧語地哄她。事實就在眼前,南喬哪裡會被周然三言兩語哄騙,她摘下了自己手上的鑽戒扔到了橋下,堅決地向周然提出了分手。

  兩人已經訂婚,婚禮的請柬已經發出去了,再過一個月他們就要結婚了,可是這時卻被準新娘給甩了,這讓周然覺得臉上無光,他丟不起這個人,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當即怒火上涌,便提出要撤資即刻飛行,讓南喬把自己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按照現在的市值,一周之內一分不少地還給自己。那可是兩千萬啊,周然以為可以拿捏住南喬,卻不想,南喬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便一口答應,然後轉身就走。周然見狀頓時便著急了,追上去拉扯,想要挽回她,南喬厭惡地一把甩開了他,周然不依不饒地想要繼續糾纏。這時,常建雄疾步走上了天橋,他狠狠地推開了周然,稱自己是奉了首長的命令來接南喬回家的,說完便護著南喬離開了。

  南喬知道,這一幕一定是常建雄安排的,常建雄也不否認,他在特種部隊是個全方位人才,搞這點情報手到擒來,他稱自己只想讓她看清楚周然的為人,免得將來結婚後後悔。南喬此時心裡很不是滋味,相處了三年的男友,自己竟然都沒能看清他的為人,她不禁生出了深深的挫敗感。常建雄不忍見南喬為那個渣男難過,連忙安慰勸導了她一番。

  常建雄開車將南喬送回了公司,公司眾人和他都是老熟人,見到闊別三年的常建雄回來,一個個興奮萬分,常建雄跟大家親熱地打了招呼,溫笛更是心中高興,給了常建雄一個大大的擁抱。

  周喬一直醉心於自己的事業,平時很少回家,南父對此頗有微詞,父女倆的關係有些緊張。當初周喬決定要結婚時,就是托姐姐告訴的父親,現在她要悔婚,自然要和父親交代一聲,她帶著常建雄回家時,正好在窗外見到父親正在大發脾氣,數落她的不是,姐姐則在一旁苦苦相勸,她見了這一幕,轉身就走。南姐從視窗看到了妹妹,連忙追了出去,她知道妹妹被父親的話傷到了,趕緊替父親解釋,稱他在面對周家人時,沒有說南喬一個字不好,只告訴他們:南家的女兒沒有孬種。南喬心中感動,表面卻不為所動,叮囑姐姐好好照顧父親,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南姐十分無奈。

  回程的車上,南喬若有所思地告訴常建雄,這次千萬不要幫自己,自己決定要靠自己度過這個難關,常建雄知道她的脾氣,當即一口答應,並陪著她又來到了三年前她送自己服役前見面的地方,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了南喬一番,將她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

  南喬用盡了所有的力量,來應付公司這次的難關,她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打算用技術和實力說服余豐資本和即刻飛行合作,卻沒想到,公司上下像迎接救世主一般做好了萬全準備,最終卻在會議室等得花都快謝了,也沒等到約好的投資人。

  溫笛心中焦急萬分,在約定時間過去一個小時以後,她不得不撥通了侯躍的電話,對方卻輕飄飄地以風險投資不過關為由拒絕了這次投資。溫笛哪裡知道是時樾和郄浩在背後做的手腳,還以為是周然在其中搞鬼,當即便打電話將他痛罵了一頓,周然是何等樣人,雖然溫笛沒有說明情況,但他腦袋一轉便知道,一定是即刻飛行的投資出了狀況,問過助理,得知余豐資本果然拒絕了即刻飛行,他不禁暗自得意,決心讓南喬先吃點苦頭,好讓她知道,離開了自己,她一個人玩兒不轉。

  正在南喬在考慮著要不要給時樾打電話尋求幫助時,周然打電話約她到西餐廳見面,提出了即刻飛行新的投資方案,並以繼續兩人的婚約為條件,暗中威逼南喬,還賭咒發誓,自己已經和那個小三夏菁斷得一乾二淨了。說完,周然便招手叫過了等在一邊的三個侍者,三人一人捧著玫瑰花,一人抱著音樂玩具熊,另一人則端著一杯水果冰激淋。南喬一言不發地接過玩具熊,將正在唱著英文歌的玩具熊裡面的電池扯了下來,又接過水果冰激凌,將它扣在了盤子裡,用叉子將其中的鑽戒挑了出來,然後拿出股權轉讓協定,抓起周然的手,不由分說在上面按了手印。周然威脅她考慮清楚後果,南喬豈會不知?投資圈子就這么大,一旦周然撤資的訊息傳出,其他投資商一定會以為,即刻飛行沒有商業前景,從而取消對他們的投資意向,這些她早就想過了,因此也不多言,收拾了東西轉身便走。

  侍者在一旁也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見南喬離開,侍者便上前試著問周然,玫瑰花送是不送,周然將一腔怒氣全都撒在了侍者身上,大罵著一把將花狠狠扔在了地上。從始至終在一旁偷偷窺探的夏菁見狀,連忙跑了過來,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禁有些不知所措。南喬聽到了周然的叱罵聲,停下了腳步,她回身將地上的花撿起來,送給了夏菁,便決然地離開了。

  夏菁此時也氣怒交加,上前質問周然,為什麼昨天還海誓山盟地對自己說著甜言蜜語,今天卻又來約會南喬。周然和夏菁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在他心裡,能夠做自己妻子的還是門當戶對的南喬,他被南喬拒絕後正在生氣,又被夏菁一番指責逼得惱羞成怒,便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甩下了一番絕情的話,也轉身離開了。

  溫笛得知南喬已經和周然簽下了股權轉讓給協定,答應一周內付清他兩千萬的現金,不禁大為焦急,現在公司還有兩千萬的資金漏洞,再加上周然這兩千萬,她真不知道這四千萬的窟窿怎么堵。南喬告訴她說,自己決定提前一周上市新品,爭取解決這次的難題,並且已經讓人去具體運作了,溫笛覺得這個辦法不太可行,可她又沒有什麼什麼好主意,只能無奈搖頭。

  常建雄從溫笛口中得知了即刻飛行面臨的窘境後,便以常氏集團公子的身份,約了侯躍和姬鳴到酒吧喝酒,他以啤酒和紅酒不帶勁為由,點了兩箱白酒,服務生十分為難,便去告訴了自家老總,郄浩此時正和時樾在一起,聽說後十分奇怪,時樾笑著讓他滿足客人的需求,並給他們擺上大碗,郄浩依言而行。

  常建雄用大瓷碗不停地灌著侯躍和姬鳴,兩人不敢駁他的面子,只得硬著頭皮陪著他喝,常建雄還好心地吩咐服務生,叫來救護車在樓下應急。郄浩見過了常建雄之後便明白了,他這是在替南喬出頭,便好笑將此事告訴了時樾,時樾遠遠瞄了一眼,發現竟然是自己在特種部隊時曾經的戰友——那個與自己較了勁爭第一的常建雄,聯繫起在南喬家中看到的實驗筆記,他不禁覺得這事越發地有意思了。

  這時,一個服務生匆匆走過來低聲告訴郄浩,他們的死對頭泰哥帶人過來了,郄浩便和時樾去了監控機房,見泰哥帶著一夥人正向著自己的車子走過去,同時在監控中,他還發現了南喬遠遠走來的身影,連忙跟郄浩打了聲招呼,趕去了地下車庫.....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