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26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26集劇情介紹

  安寧製造車禍險撞南喬 時樾為保護南喬忍痛分手

  安寧如期赴約高空酒廊,她為以前對時樾的不信任向他道歉,稱自己在他面前從來沒有理智可言,當今天時樾抱著她離開酒店的時候她才真正看清楚時樾還是那個願意為她拼了命的時樾。時樾卻說如今他能給安寧的只有自己的命,安寧眼含熱淚認為他今天給的是心。時樾稱以前的自己捨不得安寧給他的一切,今天的他要學會放下。他把經營的莊園、渡假村、酒吧股權轉讓協定以及車全部歸還給了安寧。安寧提醒時樾要想清楚,還了這些資產,他就是一個一文不值的窮光蛋,而這些東西是時樾用七年青春換來的,時樾認為七年的時間還一筆債很值。安寧提醒他南喬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追求的生活是時樾一個窮光蛋玩不起的,時樾決絕地道聲後會無期轉身離去。安寧自語她的心時樾沒有還給她。

  時樾離開高空酒廊後發信息約南喬寵物店見。與此同時常劍雄給時樾打電話罵他不守信用傷害南喬,時樾告訴他馬上會和南喬解釋一切,常劍雄請他把自己當年犯下的錯留給他親自向南喬解釋。

  南喬在趕往寵物店途中過馬路時遇到一輛機車加足油門向她衝去,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匆匆趕到的時樾一把推開南喬抱著她向路邊避讓,才僥倖躲過了一場車禍,南喬頭撞到了路邊道沿,她看了一眼時樾很快昏迷了過去。

  時樾將南喬送到醫院,他氣憤地打電話質問安寧居然找人撞南喬,她大可直接拿自己的命,安寧稱自己不會要時樾的命,因為他還有東西沒還給自己,時樾生氣掛機。

  醫生檢查後告訴時樾南喬沒有外傷,只是有輕微腦震盪,需要留院觀察一天。常劍雄過來探望,南喬隱約想起車禍前好像是時樾把自己推開的,她立即想起身去見時樾,被常劍雄阻攔,常建雄提醒她這明顯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等南喬休息好了自己會陪她一起找時樾討回公道。時樾悄悄躲在病房外看著南喬,始終沒有進去。

  南喬出院後堅持自己處理情感問題不讓常劍雄陪同,她在路上碰到歐陽琦,她正要把時樾寄養在她寵物店的狗給他送過去,但在狗身上發現了幾個子彈殼,南喬拆開子彈殼後,發現裡面竟都藏著紙條,那是時樾對她的表白。他寫道自從遇見了南喬,他才相信一見鍾情,只希望南喬看見他一切的不堪後,還想和他在一起,他們決定不了人生,但可以選擇與誰攜手同生。南喬看後瞬間明白了時樾的心意,立即趕往清醒夢鏡找他。

  郝傑提醒時樾,安寧已經出手了,如果他再靠近南喬,等於向安寧宣戰,無論誰輸誰贏,最後受到傷害的都是南喬。只有南喬離開時樾,她才能安全。時樾也明白現在只有讓南喬離開他、恨他,南喬才是最安全的,他稱自己配不上南喬,轉身離去。這時南喬來到酒吧找時樾,郝傑勸她有些事情不用搞得太明白,南喬不能接受這樣的說辭,堅持去找時樾問清楚。

  南喬趕到時,時樾蜷縮在房間桌子下,南喬稱他看到時樾寫的漂流瓶了,就算時樾說這是他圈套的一環,她也當真了,南喬複述了子彈殼裡時樾寫下的話語,稱不管遇到時樾是她的幸運還是災難,她都相信時樾也相信自己,就算看到了時樾所有的不堪,她還是願意和他在一起,桌子下的時樾聽到這些話淚流滿面。南喬稱時樾想分手也應該面對面地給自己說。時樾抹了把眼淚狠心地說他們的交易結束了,這時常劍雄趕到,告訴南喬他們本來就是為錢而聚,為利而散。時樾也擦乾眼淚從桌子下走了出來,他決絕地讓南喬走,稱他接近南喬就是為了報復常劍雄,當年是常劍雄偷了他的論文才成就了南喬的即刻飛行,而那篇論文是他從藍天利刃偷自己的,害得他被開除,被所有人唾棄。南喬不相信這一切,她稱時樾說過沒摘掉手環就說明沒放棄,時樾立即摘下了手環狠狠地扔在了南喬身上,稱是南喬拿了自己的論文成了全球的焦點,所以他每次看到南喬和常劍雄在一起,就是對他的折磨,時樾忍著內心巨大的痛苦叫器著讓南喬走,南喬哭著默默撿起了地上的手環,失魂落魄地離開了清醒夢鏡。

  時樾悄悄尾隨南喬到了即刻飛行樓下,常劍雄發現了他的行蹤,時樾稱自己是來驗收報復的成果,常劍雄懇請他給自己說句真話,否則他要去告訴安寧時樾接近她的真正原因,常劍雄稱時樾當初幫過警察一定是好人。時樾咆哮著稱常劍雄沒有資格說他和安寧的事,當時全世界把他踩在腳下的時候,只有安寧拉了他一把,他不斷挑釁著要和常劍雄開打,常劍雄忍無可忍與,終於應戰與時樾對打,他稱自己之前是個懦夫,幫了南喬害了時樾,現在依然是個懦夫,讓時樾這樣傷害南喬,常劍雄聲稱從此以後他和時樾就是陌生人,會陪他斗到底。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