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28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28集劇情介紹

  即刻飛行員工大鬧飛翼 時樾為護南喬苦作戲

  即刻飛行的老秦、小安和小蔡擅做主張到飛翼公司找時樾討說法,正好微智邱總正與飛翼在談判,三人直接衝到會議室,破口大罵飛翼是強盜。南喬到公司後得知此事,責怪他們胡鬧,立即趕過去處理。

  安寧請邱總到其它會議室商談,留下老秦等人和時樾理論。南喬趕到後告訴他們是自己和常劍雄當年虧欠了時樾,現在不管時樾對即刻飛行做過什麼,她都能理解,時樾憤怒地說當年是常劍雄偷了他的論文才有了即刻飛行,他們每個人都是踩著他的肩膀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他指責南喬帶眾人來搗亂是否嫌自己報復地不夠,南喬拉住時樾手臂輕聲說因為這個人是他,所以自己不相信。時樾抬眼看到隔壁安寧監視的目光,他立即甩開南喬的手,嘲笑她竟真的對自己動了情,其實海島蜜月、入股即刻飛行,以及和南喬的那一晚,都是他報復常劍雄的戰利品,包括他加入即刻飛行後所有的產品和計畫都是對即刻飛行的碾殺,他冷冷地提醒南喬好自為之。南喬等人離開後,精明的安寧嘲笑時樾不做演員太可惜了,稱他在自己面前是個商業精英,在南喬那裡是個復仇者,現在又扮演著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時樾說自己本來就是個玩弄感情的人。

  回到公司,老秦等人自責早知事情真相是這樣就不該去飛翼瞎胡鬧,他們沒想到是當年是常劍雄拿了時樾的論文,更沒想到時樾從沒對南喬動過真感情。溫笛提醒大家這個時候不能自亂陣腳,公司的問題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時樾的問題,給南喬時間讓她來處理。南喬稱不會因自己的事情影響到公司運作,她鼓勵大家這個時候應該齊心協力共渡難關。

  安寧來到清醒夢鏡找到時樾時,他正在借酒銷愁,時樾一語雙關地稱自己只能飲偽君子酒,而安寧適合喝夢的灰燼,安寧說自己從不做夢,只知道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她稱既然時樾的夢已盡,就不介意他回來。

  次日,時樾和郝傑從醉酒中醒來,郝傑接到電台電話,邀請時樾做一期訪談節目,不只請了飛翼,還有即刻飛行,而且南喬告訴節目組,只要時樾去她就去。時樾一聽南喬要去立即來了精神,迅速穿戴整齊去向安寧匯報。

  即刻飛行會議上,大家一致反對南喬在這個時候上節目,擔心這是個陷井,而且南喬本來不擅長這種場合,更況且還有時樾,怕她應付不了。南喬卻心意已決,準備勇敢面對,溫笛鼓勵她想好了就去做。

  時樾求見安寧,安寧指使秘書以後飛翼的公事她不再出面過問,時樾的事情無論大小都要給她匯報,她等著時樾不是以飛翼公司CEO而是以時樾的身份來見自己。她認為對付一個叛逆的人,放任自流才是最好的辦法。秘書出去通知時樾安寧沒有時間見他,時樾請他把資料轉交給安寧。他自信安寧會同意他上電視節目,因為她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把南喬踩到腳下的機會。

  鄭昊偷偷在時樾車上抹了泥巴,被時樾和郝傑在後視鏡中看到,時樾告訴郝傑必須把這個騙局做真,要讓南喬身邊的所有人都憎恨他。他非常清楚安寧不管公司的事,甚至不插手與微智的合作,等的就是自己低三下四的去哄她,而不是他以飛翼公司CEO的身份去見她。

  電視台節目現場,郝傑送給歐陽琦一部新手機,溫笛指責他們在背後捅了南喬一刀,現在別想再騙歐陽琦,郝傑百口莫辯,只能訕訕接過歐陽琦還回來的手機。

  節目直播前,主持人到後台與時樾和南喬溝通現場問題,直言觀眾對時樾從即刻飛行股東一夜之間變成競爭對手飛翼公司CEO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南喬大度地說時總有理想有資源,也許離開即刻飛行才是最好的發展。她並不嫉妒時樾有了資金雄厚的新東家,反而認為即刻飛行從白手起家腳踏實地走到今天,才是他們該走的路。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