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3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3集劇情介紹

  常建雄想盡辦法幫意中人暗出頭 安姐察覺危機欲調回時樾遭婉拒

  南喬從溫笛口中得知常建雄得知了侯躍和姬鳴臨陣撤資的事,約了兩人到清醒夢境來見面,便知道常建雄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她擔心常建雄氣憤之下做出什麼過火的行為,於是匆匆趕來清醒夢境,想要阻止常建雄。她照例進不了酒吧的鏇轉玻璃門,便又來到了地下車庫,想要從電梯上去。到了酒吧的地下車庫,南喬遠遠地聽到了泰哥正在合手下商量著栽贓時樾,她偷偷摸到近前,藏在一輛車子後面細細窺探,結果在聽到了他們的全盤計畫準備悄悄離開時,不小心絆到了隔離帶,倒在了地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在監控中看到了這一幕的時樾出現在了她面前,將她一把撈起,並將她擁在懷中,低聲告誡她配合自己,兩人間曖昧的氣息讓南喬不禁心跳如鼓,但眼下的情形,也不容她拒絕,只得忐忑地任由時樾抱著自己,裝作親熱的樣子。

  泰哥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帶人趕了過來,見是時樾和一個女子在“親熱”,便出口揶揄了他一番,時樾瞅準時機,悄悄告訴南喬逃命,他自己則轉身對付眾人。泰哥他們是有備而來,手裡都拎著傢伙,時樾縱然身手不凡,一時卻也落了下風。就在一個打手的棒球棍就要落在他背上時,不放心就這么離開,躲在一旁觀戰的南喬衝出來替他擋開了這一擊,自己則被傷到了胳膊。這下時樾怒了,他施展出全部的本領,將身上的殺氣全都釋放了出來,三下五除二便制服了那幾個打手。

  之後,時樾拉起南喬便飛奔了出去,時樾開著自己的車帶著南喬準備送她去醫院,南喬卻拒絕了,這點小傷對她來說只是小菜一碟,無需勞師動眾進醫院,她心裡記掛著常建雄,想讓時樾送自己回清醒夢境。時樾哪裡會不知道南喬的小心思,他語調酸溜溜地告訴南喬,前兩天灌她酒的那兩人已經被她的一位男性朋友灌成了急性胰腺炎,現在已經住進了醫院。南喬聞言連忙詢問常建雄的情況,得知他安然無恙,這才鬆了一口氣。南喬言語間對常建雄的關切讓時樾更加不爽,便出言嘲諷他是一條會咬人的忠犬,南喬聞言十分無語。時樾不禁調侃,每次遇到南喬準沒好事,本來這次好好的一次請君入甕計畫又被她給搞砸了,他看了南喬的胳膊一眼,見也沒多么嚴重,便也不再堅持送她去醫院,而是依南喬之言,將她送回了公司。

  回到了即刻飛行,時樾在南喬的指點下,找出了她的醫藥箱,細心地替她包紮了傷處。時樾知道,如果自己就這樣離開,南喬一定又會在公司徹夜加班,於是便硬拉著南喬離開公司,送她回家。路上,時樾向南喬提出,要給即刻飛行投資五千萬,作為回報,他要拿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南喬一口拒絕,她不會稀釋自己原始創業集團的股份,那些從開始就跟著自己打拚的弟兄們所受的苦她都看在眼裡,她不會允許他們的利益受損害。時樾並不灰心,到了南喬家樓下停住車後,他再次鄭重地告訴南喬,自己是真心要投資即刻飛行,支持無人機事業,並不是一時興趣,玩兒投資遊戲。可南喬此刻還在氣頭上,一句話也不回他,徑直下車離開了。

  常建雄暗戀南喬已久,卻不敢向她表白,只能默默守護。他一時氣憤替南喬報了仇,可是接下來卻又犯了愁,即刻飛行四千萬的虧空可不是個小數,南喬又允許自己幫她,他也無計可施,再三思考後,他決定去找南父,請他出手幫助南喬。

  常建雄也知道這父女倆之間的隔閡,因此不敢明著勸,只是一連幾天都到南家所住的軍區大院裡陪著常父晨練,南父對常建雄十分欣賞,囑咐他一定不要放鬆體能鍛鍊和對體質的監測,還要定期來向自己匯報,常建雄一口答應。他趁著南父高興,試著對他說,周然配不上南喬,勸他多關心一下南喬。南父一聽這話就黑了臉,他不是不愛自己這個女兒,只是不願意她這樣痴迷她的無人機事業,說到底他還是心疼女兒,不想她將自己搞得這么累。常建雄見勸不了這位頑固的老爺子,也不敢再多說,只能蔫兒蔫兒地離開了。

  剛離開軍區大院,常建雄就被幾個黑衣人攔住了,常建雄以為是周然的人來找茬,這時,路邊的一輛車窗搖了下來,司機笑著跟常建雄打招呼,常建雄見是自家公司的老許,這才知道是父親召要見自己。

  原來,常建雄自打從部隊回來後,還沒去見過自己的父親,老常總想念自己的兒子,得知他每天往南家跑,更是酸溜溜心裡不是滋味,便派人去請了兒子過來。他想要將公司交給常建雄打理,可是常建雄卻沒有興趣,老常總早就知道兒子對南喬的心思,稱這是為了讓他和南喬多一點話題溝通,常建雄則說,南喬是白手起家,自己也要學她,從基層做起。老常總聽了也不生氣,便召進助理來,當面給常建雄安排了一個司機的工作,常建雄頑皮地應了下來。

  南喬決定提前發布新品,公司上上下下為此忙作一團。就在這當口,南喬的大姐南勤帶著兒子鄭昊來到了公司,還帶來了南父的親筆信。南喬打開一看不禁忍俊不禁,與其說這是信,不如說是父親的兩則寄語。上面寫著:南喬謹記,一、婚姻大事不可兒戲,迷途當直返;二、家庭為重,事業次之,懸崖需勒馬。最後還有一條注釋:常建雄值得重點培養!姐妹倆不禁相視而笑,南喬算是看出來了,在父親眼裡,女兒們最大的價值就是嫁人,她對此很不理解,南勤勸慰她:其實全天下的父親在這件事上都是一樣的心情。

  這時,鄭昊帶著南喬桌上的無人機在外面玩得正起勁,忽然發現無人機失控了,驚得他大叫起來,公司里的眾人全都跑出去觀看,南勤也跑了出去,南喬卻十分冷靜,趁著沒人,給父親回了一封信。

  經過幾次的接觸,時樾越發地覺得南喬不簡單,他決定了要給即刻飛行投資,於是吩咐郄浩給即刻飛行搞點小破壞,讓他們的財務狀況出一點意外,自己好趁機行事。郄浩對此最是在行,當即便明白,時樾的意思是搶走他們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壓低他們的市值,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郄浩一邊領命一邊抱怨時樾,自從南喬出現後,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直線下降,時樾連鳥都不鳥他,徑直上樓去洗澡。浴室氤氳的水汽中,時樾光潔的後背上赫然有一道猙獰的傷疤,那是安姐留給他的。當初,時樾被黑社會捉起來暴打時被他們的大姐大安姐發現了,安姐一見到時樾便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便出言將他救了出來,讓他做了自己的司機。

  安姐狀似無意地詢問時樾的過往和真名,時樾卻說自己不想再提,安姐也不勉強,卻拿出一把匕首,猛然刺進了時樾的左肩,用這種近似殘酷的方式,在他身上留下了這個印記,她要時樾永遠記得當初的那段歷史,永遠效忠自己。

  郄浩追著時樾到了浴室,將自己暗中調查來的南喬的情況說給他聽,時樾卻毫不領情,稱自己並沒有讓他去查南喬,只要盯進常建雄就好。雖然只是輕飄飄的幾句話,郄浩卻愣是從中聽出了一絲冷意。

  時樾在地下停車場抱著南喬的曖昧一幕被人拍了下來,送到了安姐面前,安姐看了,心中有些吃味,想起當初那個大男孩跟自己說,要陪著自己離開,遠走他鄉,遠避紛擾,她不禁感覺到了一絲危機,一絲即將失去珍貴之物的危機。安姐這么多年來穩居黑道大姐大,怎么能放任這種事情發生?她當即通知了手下的泰哥,招了時樾和郄浩召開電話會議,吩咐時樾從清醒夢境撤回來幫自己重新打理新公司。時樾以自己正準備幫清醒夢境開分店為由婉拒了安姐,安姐聞言十分震驚,她沒有想到,一向忠誠聽話的時樾竟敢公然違逆自己,她不悅地警告了時樾一番。泰哥也想落井下石,藉此在安姐面前給時樾上點眼藥,卻挨了一頓訓斥。

  時樾此時心中五味雜陳,當初他身處人生逆境走投無路之時,是安姐拉了他一把,於自己來說,安姐是大恩人,這些年來,他一直兢兢業業地在安姐鞍前馬後效勞,從未說過半個不字,但是這次的事,關係到自己那段慘痛黑歷史的真相能否揭開,他不想放棄,因此很是鬱悶。

  之後,時樾來到拳擊館打拳發泄心中的鬱卒,對手被他爆發的勇猛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終場之時,時樾也累得沒了力氣,他趴在護欄上大口喘著氣,想著當年自己捨生忘死在一眾黑道打手的圍困下解救安姐平安離開的往事,他知道,安姐對自己是信任和依賴的,這其中還夾雜了一份難以言說的情感,在她和南喬之間,時樾竟然有些難以取捨.....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