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喬木第4集劇情介紹

南方有喬木第4集劇情介紹

  南喬新品試飛失敗不得已與時樾合作 常建雄想要幫忙無奈心有餘而力不足

  經過幾天緊張的籌備,終於到了新品發布會這天,一大早,南喬就和公司的同事們將辛苦研發出來的飛行器搬到了頂樓試飛。一開始十分順利,但是最後飛行器落地的時候,卻失去平衡,狠狠地摔了下來,大家頓時大驚失色。南喬跑過去撿起飛行器,立刻接上數據線對它進行了分析,最後得出是導航數據的測算出了問題。大家知道南喬心中難過,更知道她為此背負的壓力,想要勸說她調整後再次進行試飛,南喬卻直言承認,數據出了問題,是自己太趕時間了,說完頭也不回地抱起飛行器回了辦公室,留下了一乾同事面面相覷。

  這次的試飛失敗,讓南喬大受打擊,她坐在辦公室發了半天的呆,腦子裡亂鬨鬨的,不知如何是好。溫笛走過來半是激勵半是勸慰道,很多公司都通過獵頭向即刻飛行的員工拋來了橄欖枝,如果她再不振作,自己就要和大家一起離開公司。

  常建雄知道了南喬的困境,他心急如焚,便匆匆趕去常氏集團,想要求父親相助,不想在進電梯時卻發現自己的電梯卡失效了,保全拒絕了讓他進入大樓。這點小事還難不倒特種兵出身的常建雄,他從旁邊門裡的安全通道一口氣爬上了28樓,然後隨著寫字樓里的員工混進了電梯,如願進入了常氏集團。常建雄本以為萬事大吉了,哪知卻被前台接待告知,沒有預約他不能見董事長,以他司機的身份沒有許可權面見董事長,常建雄聞言十分無奈,他想要硬闖,卻被保鏢攔了下來,只得給父親打電話求助。

  電話響了好幾通,老常總這才接了起來,他笑著對常建雄說,是他自己要求要從底層做起的,把他拉進黑名單是為了讓他加速成長,常建雄這下沒轍了,只得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俗話說知子莫若父,老常總對自己這個兒子太了解了,他知道常建雄這次一定是為了南喬的事來求自己的,但他早就接到了南喬父親的關照,不許伸手幫助南喬,因此只能出此下策了。常建雄離開後,老常總打電話將此事告知了自己的老朋友,南父一聽大喜,連連稱讚老常總做得好,他就是要讓南喬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然後回來乖乖做一個尋常女子,結婚成家,相夫教子。

  在郄浩的暗中運作下,供應商、保險、股票等各方面紛紛向即刻飛行施壓,溫笛被搞得焦頭爛額。眼看公司的資金已經維持不下去了,南喬還在意志消沉地獨自舔舐傷口,溫笛便故作收拾東西要散夥,這才讓南喬有了點反應。溫笛告訴南喬,只要她不放棄,公司的人誰都不會離開,並稱要再次去找余豐資本,跪也要把錢跪回來,南喬聞言攔住了她,公司的現狀和溫笛的這番話讓她認清了現實,不得不作出了取捨,她決定去找時樾談判。

  暗中監視南喬的郄浩見她出了公司,便知道她是撐不住了,便打電話告訴了時樾,時樾聞言勾唇一笑。很快,南喬便趕到清醒夢境,找到了時樾。她提出以高利率來向時樾藉資五千萬,卻不肯給他公司股份,時樾知道她這是只想要錢,卻不想和自己這個人有什麼瓜葛,他笑問南喬,她沒車沒房,公司也沒有不動產,拿什麼來做抵押,之後又半開玩笑地說,其實可以拿她自己作抵押,南喬此時已經走投無路了,除了損害員工的利益,其它任何的條件她都敢答應,當即便同意了,打算即刻回公司讓人擬契約。時樾攔住了南喬,在一張白紙上蓋上了自己的印鑑交給了她,提出若是她到期還不了借款,就要按市值向自己開放股權。南喬接過蓋了章的空白契約,對時樾的信任不禁有些感動,時樾趁機又提出一個附加條件,讓南喬給自己一次約會的機會,南喬略一沉吟便答應了下來,如今她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時樾終於如願以償和南喬綁到了一起,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接近真相了,想起過往種種,他不禁有一絲隱隱的興奮。當年,他加入了“藍天利刃”飛行大隊,那時一場詭異的意外,導致他借閱的有關無人機飛行方面的絕密檔案丟失,他因此被藍天利刃開除,永不錄用。

  這件事是時樾心中永遠的痛,他一直懷疑是常建雄從中做的手腳,心心念念要找出檔案丟失的真相,而那天在送南喬回家時,他意外地從南喬的筆記本上看到了一些當初那份絕密檔案上的內容,比如室內懸停技術,比如超視距飛行等等,這才讓他下決心要接近南喬。

  之後,時樾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偷偷摸摸地進了南喬的家,再次翻閱了她的筆記。雖然南喬家的大門上有密碼,但這絲毫難不倒特種兵出身的時樾,他出入南家如入無人之境。

  常建雄在約了南喬去玩兒室內攀岩時,得知了清醒夢境的老闆投資了即刻飛行,聯想起南喬最近經歷的波折,他直覺這其中一定有貓膩,正想要勸南喬多長個心眼,保全跑來告訴他,他的車在地下車庫被撞了,讓他過去看一下,常建雄值得跟著保全去了車庫。查看過後發現只是一些輕微的小剮蹭,常建雄沒有放在心裡,也並沒有按照事主留下的話在原地等他,而是打發了保全,準備離開。就在他剛剛轉身沒走兩步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和一聲巨響,回頭一看,發現是郄浩駕車狠狠將自己的車給撞了。郄浩裝模作樣地下車查看了一番,給常建雄說了好多賠禮的話,又磨磨蹭蹭地翻找了一通保險單,給保險公司打了電話,等他這一通折騰完了,常建雄再次回到攀岩廳時,南喬已經準備要回去了。

  原來,這都是時樾定的調虎離山之計,讓郄浩想辦法拖住常建雄,他則與南喬獨自相處。時樾裝作不期而遇的樣子,和南喬來了一場攀岩比賽,兩人玩兒得都很盡興。之後,時樾假稱有事先走了一步,等到常建雄回來時,南喬也突然來了靈感,匆匆趕回工作室去了,只留下了常建雄孤零零的一個人。常建雄隱隱覺得不對勁,發覺似乎自己被清醒夢境的老闆給耍了,而這正是時樾要的效果,他就是要讓常建雄心生疑慮卻又無處訴說,暗暗生氣卻無處發泄。

  常建雄確實心生懷疑,他一眼就看出郄浩不是那種會用計謀的人,以為南喬是被人騙了,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陷阱,於是便在當晚便以自己的手機掉在了酒吧為由,闖進了打烊的清醒夢境,想要會一會那個居心叵測的幕後之人。當服務生無意間說出自己的老闆姓時後,常建雄瞬間便想起了自己那個曾經的好友——時俊青。

  那時,常建雄與時俊青同在藍天利刃,他們是兩人都是出類拔萃的人物,就像是三國裡面的周瑜和諸葛亮,彼此合作卻又暗中互相較勁。

  常建雄的體能條件比時俊青好一些,而時俊青的腦筋則比常建雄轉得快一些,兩人在明爭暗鬥中各有勝負,勢均力敵。生活中,時俊青也常常調笑捉弄有些刻板的常建雄,那次兩人帶領各自的小組參加了分組對抗賽後,不喜歡枯燥無味地向上級做匯報的時俊青想方設法討到了一份翻譯絕密檔案的差事,躲過了這一劫,而將這份匯報特情飛行的職責全都推給了常建雄.....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南方有喬木"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