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1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1集劇情介紹

  檢測結果未能如期到庭 因缺關鍵證據三審鹿鳴方眼看落敗

  李省長的話,讓白雪梅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作為抓經濟的一省之長,李省長關心愛護民營企業,也是可以理解的,經過再三思考,從司法公開和宣傳效應的角度看,庭審直播無疑是最正確的選擇,她決定堅持庭審直播,雖然這樣做可能讓李省長對她有看法,但如果太在意這些看法,那自己的工作就無法進行了。

  穆國柱被人襲擊了,他頸背部被人打傷住進了醫院,他遇襲之地是個監控死角,公安機關還沒查到襲擊者的身份,看著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穆國柱,李雪梅的心情非常沉重,她懷疑襲擊國柱的人是經過蓄謀的,或許就與環保案有關,穆國柱有氣無力的對她說,他可以堅持開庭,因為國柱家的情況比較特殊,白雪梅安排專人到醫院照顧他。

  寧佳怡和電視台的主任談了鳳凰山養豬場的怪事,向他請示什麼時候帶攝像去拍攝,主任責怪她是胡鬧,這新聞電視台怎么往外播,如果向外播怎么對觀眾說,難道說鳳凰山鬧鬼嗎,現在正兒八經的新聞都拍不完,讓她做事靠點譜。

  明天又要開庭了,但對志成化工污染物的檢測結果卻還沒有出來,鹿鳴已打電話催了好幾次了,檢測方說送檢物品成分太多,檢測起來非常麻煩,他們已經在加班加點工作,幾乎都連軸轉了,檢測結果預計明天早晨能送過來,翌日早晨,眼看就要開庭了,檢測報告卻依然沒有送來,鹿鳴著急地又給檢測方的鄭總打了電話,鄭總連說著對不起,他們的設備出了點問題,正在抓緊時間搶修,鹿鳴把他的助手周子琪留在大門口等檢測報告,讓她無論等多久都不要離開,一直等到拿到檢測報告為止,叮囑完周子琪,鹿鳴快速跑進法院的大樓,不顧保全的攔阻,衝進法院的辦公區,闖入白雪梅的辦公室,說他有一個重要證據還沒送來請求法院暫緩開庭,因為庭審時間一經公布就不能隨意更改,他的要求被無情地拒絕了,白雪梅對他擅闖辦公區的行為進行了訓誡。

  第三次開庭準時進行,白雪梅先宣布了本案的爭議焦點:一志成化工是否應該對污染損害後果承擔責任,二如果承擔責任,環境修復費應該如何確定。然後讓雙方當事人圍繞焦點問題進行舉證,除了上次庭審已經質證過的證據,鹿鳴又向法庭補充提交了兩份證據,一份是志成化工的生產和財務數據,從數據可以看出,泰傑公司不僅處理危險廢酸還處理一種危險品叫MTP,通過諮詢專家清水河的污染區域的狀況符合MTP污染的特徵,因此原告懷疑志成化工在交給泰潔公司公司處理的廢酸中混入了MTP,寧致遠質證說處理廢酸和MTP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流程,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機會產生混合,志成化工有專門的設備對此進行處理,並接受相關部門的嚴格監管,因此控方的這個證據和本案不存在關聯性。鹿鳴提交的第二件補充證據是何泰秘密保存的賬本,從賬本記載和財務數據可以看出,志成化工每個月向泰潔公司支付廢酸處理費的三到五天內,王大利就會從何泰處拿走當月付款的百分之三十,王大利分三十次共拿走款項共達三百多萬元。

  此時很多關心環保案的人正通過網路和電視看著庭審直播,韓志成、王大利等人在手機和電腦前專注地看著,聽到鹿鳴的舉證,韓志成才知道王大利從中拿了好處,韓志成氣得直晃悠腦袋,王大力抓著胸前的領帶頭上冒出了冷汗。

  鹿鳴接著代表原告陳述說,扣除王大利拿走的百分之三十,泰潔公司實際得到的處理費,只有區區每噸的700元,而處理一噸廢酸的市場正常價是2000元,顯而易見,泰潔公司除了將廢酸直接倒入清水河中外已別無他法,志成化工顯然就是共謀者。

  李雪梅請原告說明證據來源,鹿鳴說賬本是何泰的的妻子提供的,何泰死後,他的妻子在他的遺物中找到了鹿鳴的名片和這個賬本,昨天晚上交給了他,希望他能夠查明事實真相,給死去的何泰一個交代。

  寧致遠市政質證說,即便是這個賬本是真實的,那也只能證明王大利本人和何泰有賬目來往,證明不了志成化工和這筆款項有任何關聯,法庭調查結束以後,原告和被告雙方開始了法庭辯論。

  法庭辯論鹿鳴方慢慢處於下風,寧致遠說的有理有據,泰潔公司具有處理廢酸的資質,志成化工與其簽訂的廢酸處理契約合法有效,因此志成化工無需承擔任何責任,污染者是泰潔公司,志成公司只是生產者,寧致遠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說明了三者之間的關係,如果一輛車肇事了難道要追究車輛生產廠家的責任嗎,鹿鳴邊和寧致遠辯論邊不停的看著手錶,周子琪守在法院門口等檢測報告,檢測方派出的送報告的人因為堵車被堵在了路上,她一遍又一遍地打電話催促著,可檢測報告遲遲沒有送來。

  法庭辯論結束,雙方當事人又進行了最後的陳述,鹿鳴希望法庭判決志成化工有連帶法律責任,以進快修復被污染的河流,功在千秋利在當代,寧致遠用的法不容情四個字來反擊他,希望法庭依法判決以維護國徽的威嚴。

  法庭陳述完畢,白雪梅宣布暫時休庭,由合議庭進行合議,鹿鳴打電話通知周子琪回來讓她不用等了,因為馬上就要宣判了,周子琪聽到接到鹿鳴的電話,難過的哭了。

  合議庭經過的商議,認為沒有讓志成化工承擔責任的法律依據,白雪梅舉起法官的小錘敲了一下,讓全體起立,她開始進行法庭宣判。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