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2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2集劇情介紹

  敗局未定關鍵證據讓判決結果反轉 法外開恩白雪梅進行人性判決

  白雪梅正要宣讀審判結果,周子琪衝進了法庭,她手裡舉著檢驗報告,大喊著有危險物,法警將她攔住,現場的人紛紛轉頭看向她,白雪梅命人將她帶出法庭,鹿鳴請求白雪梅等一下,他從周子琪手中接過檢驗報告,說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關鍵證據,由於種種原因,到現在才送過來,這份報告將能證明清水河中污染物的所有真實成分,對查清本案事實明確當事人責任至關重要,請求合議庭予以採納。

  寧致遠代表被告堅決反對,他認為在法庭即將進行宣判之時提出新的證據,簡直就是荒謬至極,原告的舉證已經大大超過了舉證時限,請合議庭不予採納,合議庭經過商討後決定給事實一個機會,因為根據民事訴訟法對舉證時限的相關規定,當事人逾期提交證據的,要向人民法院說明情況,如果理由合理可以予以採納,白雪梅宣布恢復法庭調查。

  鹿鳴先說明了他手中的證據來源及合法性,檢驗方是有資質的第三方檢驗機構,受污染區域的樣品取樣地點和過程都有公證機關參與,檢驗結果證明受污染的河水和污泥中含有MTP,既然被告曾說MTP和廢酸產生於兩個不同的生產的流程,不可能混在一起,那廢酸中的MTP就可能是人為的混合。

  寧致遠對此提出反對意見,就算是河水和污泥中檢測出了MTP,也不能證明MTP是來自泰潔公司,就算是來自泰潔公司也不可能證明那就一定來自志成化工,鹿鳴讓寧致遠稍安勿躁,經被刑拘的泰潔公司的人員指認,來自志成化工的廢酸樣品,檢驗結果顯示同樣含有MTP,且濃度遠超污泥中的含量,這能證明什麼已經不言而喻了,泰潔公司不具備處理MTP的資質。

  鹿鳴舉證完畢,寧致遠說鑒於原告的這份證據是在庭辯之後提交的,因此被告方拒絕質證,在法庭陳述時,他提醒合議庭注意以下三點,第一環保聯合會只是一個民間組織,雖然法庭賦予其進行公益訴訟的地位,但是目前幾乎沒有相關的約束和監督機制,沒有人能保證他們不是借公益之名而中飽私囊,第二志成化工不僅是濱海市的納稅大戶,還是省級的優秀企業,一旦被判承擔巨額賠款,就不可避免的遭受重創,那么3000多名員工將何去何從,第三根據調查顯示,在前年就曾經有化肥廠向清水河傾到過廢棄催化劑,導致河體污染,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斷有居民親向清水河丟棄生活垃圾,所以對清水河污染的責任不能都算在志成化工的身上。

  鹿鳴針對寧致遠話進行了反駁,環保聯合已經制定了明確的計畫,此次獲賠款項除去訴訟產生的費用外,將全部匯入指定的財政專用賬戶,保證每一分錢都用於清水河及環境的修復,歡迎包括志成化工在內的社會各界監督,最後他引用寧致遠說的法不容情四個字結束了自己的發言。

  法庭辯論和陳述完畢,合議庭再次合議案情,合議庭的一名法官對MTP比較了解,知道MTP是危險物質,MTP的危險比單純的廢酸要大的多,消除危害也要困難得多,根據推薦辦法,泰潔公司和志成化工需要賠付的款項應該是2.11億元,白雪梅知道,因為泰潔公司沒有賠付能力,志成化工是一個傳統的化工企業,現代化程度不高,工藝技術並不先進,如果這2.11億將全部由志成化工來承擔,肯定會讓志成化工遭受重創或者倒閉,她覺得作為法官,不僅要追求公平正義,還要權衡利弊達成社會的和諧與穩定,在不損害一方權益的前提下,要儘量避免將另一方一棍子打死,既讓志成化工既能承擔起環境保護的主體責任,又能夠避免因負擔過重讓企業陷入困境,經過合議庭激烈的討論,白雪梅最終宣判:志成化工和泰傑公司連帶承擔環境修復費2.11億元,上述款項的40%可以延期至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年之內支付,如果志成化工和泰傑公司能夠通過技術改造對副產酸進行循環利用,其已支付的技術改造費用,可以申請在延期支付的40%額度內抵扣。

  省委王書記看完庭審直播,給白雪梅打來電話表示祝賀,他從判決中看到了高法的創新點,把對涉案企業的處罰和環保設施升級改造結合起來,既達到了懲戒的目的,又對企業的困難有所體恤,這次庭審直播,對公益訴訟案來說,它的宣傳和教育非常好,在全省起到一個示範作用,王書記對他們的做法點了贊。

  審判結束後,穆國柱摸著受傷的後頸,累得疲憊不堪,張偉平親自駕車送他回家,途中穆國柱提出要辭職的想法,張偉平提醒他就他這歲數,如果離開法院還能去幹啥,建議他跟白院長好好談談。

  輸了官司,韓志成心中很是惱火,他要找王大利算賬,可王大利已經不知所蹤,寧致遠對韓志成很不滿,那個讓案件反轉的關鍵證據,廢酸中含有MTP,這么重要的信息韓志成竟然向他這個法律顧問隱瞞,韓志成推說他是被王大利坑了,他也不知道廢酸中含MTP,他讓寧致遠幫他抗訴,寧致遠認為這個案子已沒有翻案的可能,這個案子他雖然打輸了,但輸得心服口服,從這個案子的審判上他看到了法官的智慧。

  在紅星律師事務的慶功宴上,鹿鳴喝了很多酒,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寧佳怡,但一種強烈的自卑感的讓他不敢向她表達,他撥通了她的電話,電話接通了他卻一句話也不說,任寧佳怡在那詢問,寧致遠問佳怡是誰打來的電話,寧佳怡岔開話題,說父親雖然輸了官司,但在法庭上依然很有豐度,她讓父親評判一下鹿鳴的表現,寧致遠說鹿鳴的表現也很OK,並趁機向她說出鹿鳴是強姦犯的兒子,他認為女兒會因此改變追求幸福的方向。

  省高院門口唱起了大戲,戲劇的內容是《竇娥冤》,志成化工的一群工人穿著工作服,向前來看戲的民眾做著宣傳,他們說省高院判錯了案,讓大夥拍下來發到網上替他們審冤,白雪梅在上班時還遭到的工人們的圍堵,要求她重新審理他們廠的案子。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