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5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5集劇情介紹

  白雪梅被韓志成實名舉報 寧佳怡和楊伯源遭遇車禍

  省紀委接到韓志成的實名舉報,他舉報白雪梅的丈夫楊振華在環保案審理期間曾與他合作過,楊振華與他解除的合作時拒不賠償違約金,白雪梅在審理環保案時還因此對其打擊報復。

  現在正是司法改革的關鍵時刻,問題又涉及到了高院的主要領導,接到舉報後,省紀委的領導非常重視,立即派調查小組進駐高院展開了調查,白雪梅把事情的經過如實向調查組的同志做了說明,在得知楊振華要與韓志成合作時,她便要求楊振華解除合作,這事她曾向環資庭張偉平庭長提起過,若他們的契約無法終止,審理環保修復案時她會依法申請迴避。

  調查組的同志找白雪梅談過話後,白雪梅陰沉著臉回到家,她質問楊振華違約金到底給沒給韓志成,楊振華吞吞吐吐的告訴她,當時他按照她的吩咐去給韓志成送違約金,可韓志成說什麼都不要,因此違約金就沒有給出去,這下白雪梅才稍稍放心,因為事實如果象楊振華所說,從法律層面上來看這是韓志成自己放棄了這部分權利,省紀委閆主任和高院的蔡組長找楊振華談話,問他給韓志成送違約金的時候是否有人在場,楊振華想起當時濱海銀行的王行長在場。

  楊博源和寧佳怡在咖啡館約會,商量去鳳凰山去探尋“鬧鬼”的真相,鹿鳴鼓起勇氣來找寧佳怡合好,見他倆在一起親密的樣子,他難過地離開了。

  寧佳怡向宋主任請假,一向陰陽怪氣的宋主任,竟然很爽快的準了假,她高興的下樓上了楊博源的車,有輛車悄悄地跟在了他們車後,他倆一點都沒有察覺,那台車一直尾隨他們來到鳳凰山,鳳凰山山路十八彎,在一個拐彎處,對面突然衝過來一台車,楊伯源為了躲對面的車,把車開出了路面,看到前面的車出事了,尾隨的那輛車停下來,車上的人原來是志成化工的副總,他從車上下來向出事的地方看了看,略一躊躇,就上車調頭離開了。

  楊博源的車四輪朝天翻在山坡下,寧佳怡慢慢的恢復了知覺,她的腳被車壓住了動彈不得,她叫了幾聲楊伯源,見沒有應答她驚恐的哭了,她的電話就在不遠處,她伸手夠了幾下沒有夠到,就對著手機喊了一聲呼叫鹿鳴,自動語音功能撥通了鹿鳴的電話。

  鹿鳴接到寧佳怡的電話,急忙開車趕到出事地點,寧佳怡看到的傷勢不重,雖然腳受傷了,但依然可以自己活動,鹿鳴背著依然昏迷的楊博源爬上山坡,把他送進了醫院。

  楊伯源被送入重症監護室,因顱內出血需要手術,白雪梅趕到醫院,醫生讓她在手術單上籤字,她怯怯的問醫生手術有沒有危險,此時的她神情木訥,眼圈都哭紅了,看著兒子被推進了手術室,她和楊振華走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

  鹿鳴送佳怡回家,嘉怡驚魂未定,她告訴鹿鳴,在出事的那一刻她真擔心這一輩子再也見不著他了,所以她醒過來以後才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他,她還擔心他不會接不會來,鹿鳴一邊心疼地看著她,一邊向她敞開心扉說出了鬱積已久的心裡話,他之所以給自己改名為鹿鳴,就是希望自己像小鹿一樣快樂的生活,沒有傷害沒有屈辱,小時候的傷痛,時間久了在他心靈上接了痂,變成了硬殼,這個殼隔開了敵意也隔開了許多善意,他用這個殼保護自己,佳怡的愛像帶有溫度的水泡軟了他的殼,他也想好好的愛她,卻被自卑感壓抑著失去了愛的勇氣,現在他決定不再逃避,他願意和她站在一起,勇敢的去面對一切,說著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