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6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6集劇情介紹

  寧佳怡表明要嫁鹿鳴的決心 穆國柱離職寧致遠受理侵權案

  鹿鳴和寧佳怡互相擁抱著正難分難捨,寧致遠下樓正好看在了眼裡,他不動聲色的回到家裡,心情沉重的坐在沙發上,寧佳怡走進來給他打了一聲招呼,正想悄悄地溜進自己的房間,被他叫住了,他發現了寧佳怡臉上的傷,問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佳怡只好如實的把車禍的事說了,並說是鹿鳴救了他們,出了這么大的事,女兒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告訴自己,這讓他很難過,他問佳怡想沒想過將來面對鹿鳴的父親時,心裡的陰影面積會有多大,想沒想過一個檢察官和一個罪犯,將來兩家人怎么在一起相處,他讓佳怡必須服從他的意見,不管鹿鳴多么優秀他們倆也不能在一起,佳怡不明白在這個問題上父親為什麼這么封建,這么自私,竟然一點不考慮自己的感受,她堅定地說今生她非鹿鳴不嫁,見父親被她氣得心臟病發作了,她趕緊邊認錯邊伺候他吃藥。

  楊伯源的手術很順利,白雪梅依靠在楊振林肩醫院裡走廊里坐了一宿,當醫生過來告訴她病人醒了時,白雪梅跑到楊伯源的病房門口激動的哭了。

  紀檢組來到濱海銀行濱湖區支行,找王行長了解情況,王行長按照韓志成事先交待的,說那天他去志成化工催即將到期的貸款,當時他是看到楊振華了,但沒見到他還錢,大家在一起只是喝酒而已。

  張偉平通知穆國柱,經黨組會研究,他可提前離崗回家了,在法院工作了十年了,真的要離開了,穆國柱反倒有太多的不捨,離開了這個集體他就像一隻孤雁,再也享受不到組織的溫暖和照顧了,雖然他相信外面的路會更寬,但前途未卜,如果不是家庭困難和照顧妻子,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這個多少人想求都求不來的穩定工作,在收拾自己的東西時,他送給斯薇一本《司法過程的性質及法律的成長》,這本書的作者是一位優秀的法官,也是一位有著的深刻洞察力的學者,作者的想法乾淨利索簡練精當,作者總結了自己的辦案經驗,認為法官不僅要發現法律,而且更應該創造法律,在創新限制融為一體的思維中,凸顯出了法律職業在法官中的崇高。他送給書記員張文文一本安徒生童話,做法律工作的人會接觸太多的現實生活的殘酷,久而久之心腸就會變硬了,希望她能保持一顆童心。

  曲曉曼請寧致遠擔任天健公司的代理律師,與艾日克公司打侵權的官司,寧致遠答應了,他要求曲曉曼和楊振林必須全力配合,否則再有經驗的律師也打不贏官司,開廳雙方先在濱海市中院交換了證據,寧致遠把OW產品資料和艾瑞克的產品資料,都進行了仔細的研究,他認為儘管OW產品在藥監局備案,並且已經在市場上銷售一段時間了,艾瑞克公司既然敢於站出來狀告OW產品侵權,那肯定是有備而來,他們對OW產品一定做過仔細的研究,產品的製備工藝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化學反應過程,其中還要受到很多外部條件的制約,OW產品即便是備了案,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證明自己沒有侵權,OW產品如今市場的銷售勢頭很好,案子一旦出現閃失,就會對天健公司造成致命的傷害,如果和艾特公司先進行談判,一來可以通過談判摸清對手的真實意圖,二來可以爭取達成庭外和解,曲曉曼完全贊同意他的想法,讓他先和安瑞克公司接觸下。

  寧致遠來到艾瑞克公司,向該公司的負責人邁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邁克輕蔑的說中國人很善於借鑑,他不相信中國人能發明出這種專利技術,如果想不打官司也可以,那就是由艾瑞克公司收購天健及它所擁有的智慧財產權,吞併天健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