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6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6集劇情介紹

  寧致遠提議天健與艾瑞克庭外和解 寧佳怡不聽父親勸告非鹿鳴不嫁

  鹿鳴開車送寧佳怡回家,兩人依依惜別的樣子都落入寧致遠的眼中,寧佳怡狼狽的模樣也沒逃過寧致遠的眼睛,追問之下寧佳怡告訴父親自己和博源去鳳凰山路上翻了車,是鹿鳴來救了他們。

  博源的手術很順利,但楊振華夫妻倆一直等到天亮孩子也沒醒心裡不禁開始著急,又擔心他不醒,又擔心他醒了會留下後遺症,終於醫生高興地通知他們楊博源醒了,夫妻倆懸了一夜的心才算是落下。

  張偉平告訴穆國柱鑒於他家裡的實際困難,白院長向院黨組提議通過他可以在離職手續未辦完時提前離崗照顧家人,穆國柱感謝之餘滿滿的不捨,如果不是家裡的情況他真的不捨得離開高院。

  寧致遠找到曲曉曼告訴她艾瑞克產品侵權案很快就要開庭了,濱海市中院已經交換了證據,這些天他把OW項目的所有資料和能找到的艾瑞克產品的資料進行了認真仔細地進行了研究,儘管OW項目在藥監局備了案,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對手一定是有備而來的,如果官司出現閃失那么對天健公司的傷害將是致命的,他認為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是找艾瑞克進行談判,一是摸清對方的意圖,二是爭取庭外和解,如果此路不通再全力以赴在法庭上爭取擊敗對手。

  穆國柱把自己珍藏的《司法過程的性質及法律的成長》一書送給了斯薇,這是一位優秀的法官撰寫的,他希望斯薇能從書中學到有用的知識,而把《安徒生童話》送給了書記員張文文,希望她能在殘酷的現實世界中保持一顆童心。

  紀檢組找到濱海銀行王行長,但王行長稱自己當時去志成化工就是催即將到期的貸款,並沒見到楊振華還錢,大家在一起只是喝酒而已,調查組無功而返。

  寧致遠問女兒如果她和鹿鳴在一起了,將來打算如何面對他的父親?別人又會怎么看她?兩親家一個是當年的罪犯,一個是當年親手把這個罪犯送進監獄的檢察官,這種人物關係以後讓他們怎么往一塊坐?坐在一起又能說什麼?他希望女兒這次一定要服從自己這個當父親的,不管鹿鳴如何優秀自己都不會同意他們在一起的,寧佳怡的倔勁上來了,衝著父親嚷嚷自己就非鹿鳴不嫁了!寧致遠被氣得心絞痛頓時發作,佳怡忙不迭地餵藥,一個勁地認錯,讓父親不要生氣。

  清水河環保案進入執行階段,法院執行局監控到志成化工在濱海銀行有新賬戶,賬戶里匯入一千多萬元資金。孟鐸帶人趕到銀行,資金已經被轉移。孟鐸查看對賬單,發現是銀行內部做了手腳,依法對王行長實施了司法拘留,並凍結了韓志成的個人賬戶。

  信息部江睿將網站升級方案交給白雪梅,白雪梅對“陽光平台”這個名字非常滿意,符合開辦這么一個平台的初衷。

  公安局刑警隊長田大鵬來到志成化工,稱懷疑王大利與何泰之死有關,找到韓志成求證,韓志成稱王大利已經跑了。

  寧致遠跟艾瑞克的負責人邁克面談,邁克稱他們對OW進行過分析,其攻效和成分和他們的產品完全一樣,他不相信中國人能發明出這種專利技術,言下之間艾瑞克吞併天健之心昭然若揭。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