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17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17集劇情介紹

  濱海銀行韓志成的賬戶被查封 寧致遠為天健打贏了侵案

  鹿鳴感覺,自己的心裡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踏實過,這種踏實的感覺是寧佳怡給他的,寧佳怡把父親堅決反對他倆在一起的事說了,鹿鳴對她父親的做法表示理解,如果自己站在她父親的角度也會這樣做的,他羨慕她有一個這么愛她好父親,寧佳怡趁機提醒他其實他的父親一定也愛他,鹿鳴嘆了一口氣,說他的父親給他帶來的只有屈辱,佳怡讓他不要因為一兩件事就完全否定一個人,他的父親一定也很愛他,她讓他要多想父親對他的好,不要被怨恨支配了就忘記了感恩,說到感恩鹿鳴想起了他的媽媽,想起了小時候媽媽關上廚房門熬中藥的味道,現在想起來那中藥味是多么好聞啊,鹿鳴說著說著就哭了,佳怡也被她說哭了,感覺他真的好可憐。

  執行局發現了志成化工在濱海銀行的新賬戶,並且裡面有1000萬資金,孟鐸帶著執行局的人,來到濱海銀行凍結了志成化工的賬戶,但賬上的資金卻全部被轉走了,對賬單上顯示,這筆資金是在銀行簽收民事裁定書和凍結通知書後的五分鐘後被轉走的,而且這筆資金並不是志成化工轉走的,而是值班經理在行長的授意下,轉入了銀行的內控賬戶,後來又轉入了韓志成的個人賬戶,執行局凍結了韓志成的個人賬戶,王行長也因協助被執行人隱匿資產阻礙法院執行,經東方省高級人民法院批准被司法拘留15天,原局長審問王行長時,王行長為了保住他的分行長的位置,不僅說出了欒坤的一個私人賬戶,還交代了他做過的另一件錯事。

  省紀委經過調查,因為違約金一事缺少證據,無法證明白雪梅的清白,歐陽春替白雪梅鳴不平,他覺得因為違約金去舉報白院長本來就說不通,以他對白院長的了解,她絕不會做徇私枉法的事情,他感覺紀委為了這么一件事來調查這位為法院操碎了心的院長,讓人太寒心了,省紀委的閆主任讓他不要激動,作為一個老黨員,組織紀律他應該清楚,如果是匿名舉報也可能是子烏虛有,但這是一個當事人的實名舉報,省紀委不可能對之置之不理束之高閣,對白雪梅的調查,既是查問題更是正視聽,當閆主任正要對白雪梅表示遺憾時,原局長拿來他和王行長的談話錄音,在錄音里王行長交代,那晚楊教授確實拿了5萬塊錢違約金給韓志成,可是韓志成堅決不要,還拉著楊教授喝酒,上次紀委的人找他了解情況時,因為韓志成給他打過招呼所以才沒說實話,聽完錄音,紀委的同志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白雪梅默默的離開了,心中的委屈自不必說,她去醫院看了兒子,楊伯源已經可以下地活動了,也沒留下什麼後遺症,這個讓她感到很欣慰。

  經過寧致遠的摸底,曲曉曼弄清楚了艾瑞克的意圖,目前在中國市場OW是唯一能和艾瑞克相抗衡和競爭的同類產品,而且價格又比艾瑞克低,艾瑞克想收購天健,收購了天健就等於壟斷了中國市場,就有了隨意定價的權利,OW市場占有率現在遠遠大於艾瑞克,兩個公司打官司實際上是市場爭奪戰。

  艾瑞克專利被侵權案在濱海中院一審開庭,原告認為艾瑞克公司在中國取得發明專利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產品在中國市場剛開始生產銷售之時,被告天健公司也開始在中國市場生產銷售與原告產品相同成分和功效的歐OW產品,嚴重侵犯了他們的專利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生產銷售後OW產品的行為,並將市場上的產品收回,將OW產品全部銷毀,寧致遠在法庭上代表天健公司據理力爭占盡優勢,認為原告的各項主張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原告濫訴行為嚴重的損害了被告的社會形象和商業信譽,請求法庭駁回其全部的訴訟請求,法官最終判天健公司勝訴,這讓邁克十分不滿,他向遠在美國的董事長匯報時聲稱中國是一個人情社會,他懷疑天健公司在背後做了手腳,他打算向上一級法院提起訴訟。

  欒坤穿著樸素的衣衫到法院來找白雪梅訴苦,他請求老同學放過自己,把他從失信被執行人的名單上拿下來,不要再讓執行局盯著他,他現在窮得只剩下養老的錢了,白雪梅告訴他,如果他真沒有隱匿的資產就不要怕執行局的人查。

  韓志成聽說自己的個賬戶被查封了,氣憤地說白雪梅做得太過份了,這明顯是對自己的打擊報復。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