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2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2集劇情介紹

  鹿鳴獨挑大樑全權處理污染案 高院作為員額制改革試點進行改革

  合議庭開會討論了關於濱海市環境保護聯合會作為本案訴訟主體是否適格的問題,張偉平庭長和穆國柱法官各執己見爭論不休,一時間難分高下,白雪梅隨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後由與會者通過表決,最終決定環境保護聯合會作為訴訟主體適格。

  環境保護聯合會的張秘書長約鹿鳴見面,問題王玉芝的恢復情況,還表示由鹿鳴作為他們的代理律師他們覺得十分擔憂,鹿鳴將兩條路擺在他們面前,一是向高院提出更換律師,二是選擇相信鹿鳴,鹿鳴會盡力領會王玉芝的意思,將案件處理好,張秘書長無奈之下也只能選擇繼續相信鹿鳴。

  法院執行局將欒坤登記了失信黑名單,機場、高鐵方面也全部布置妥當,並且與公安部門聯動,一旦發現跟欒坤有關的線索立即展開抓捕行動,原局覺得欒坤的審判金額跟資產信息相差太多,決定向白雪梅申請簽發搜查令,到欒坤的辦公室進行搜查,看看欒坤還有沒有轉移和隱匿的資產。

  濱海海波計程車公司司機劉建業是鹿鳴父親的好朋友,他們待鹿鳴就像家裡人一樣,鹿鳴抽空來到劉建業家吃飯,劉建業的老婆文姨關切的問起鹿鳴的終身大事,劉建業也希望鹿鳴能早日成家讓他的父親安心,聽到劉建業提起自己的父親,鹿鳴便不再說話,飯桌上的氣氛尷尬不已,文姨為了轉移話題,提醒鹿鳴母親的忌日快到了,記得去看看母親。

  穆國柱下班回家卻被濱海志成化工有限公司行政總監王大利跟蹤,王大利開車尾隨穆國柱,摸清了穆國柱家的準確地址。

  鹿鳴來到醫院看王玉芝,順便跟她討論案情,鹿鳴覺得志遠公司跟泰傑公司簽訂的契約很可能是偽造的,泰傑公司的法人代表何泰對待案件的態度也十分奇怪,王玉芝告訴鹿鳴,這個案子是他獨挑大樑的大好機會,心中有什麼想法就大膽去做,不用有所顧慮。

  執行局依法對欒坤的公司進行搜查卻一無所獲,最後原局決定將公司里的電腦和賬本全部帶回法院慢慢查。

  歐陽春向省委索要年初列入財政預算的建設審判大樓的資金,卻聽說因為經濟下行,建設審判大樓的項目很有可能緩建甚至停見,歐陽春讓讓白雪梅去找省長索要,李省長一見到白雪梅就知道她的來意了,李省長答應白雪梅,建設資金會儘快到位。李省長還順便提起清水河污染案一事,李省長告訴白雪梅,在他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志成化工是由省委重點扶持的一個民營企業,最風光的時候能達到年納稅兩千多萬,李省長當初還親自為他們頒發過突出貢獻獎,不過近幾年也出現了下滑趨勢,李省長叮囑白雪梅,如果志成化工在污染案中沒有責任就還他一個清白,如果有責任堅決不能袒護。

  法院信息中心的副主任江睿去找歐陽春索要信息化改造的預算,歐陽春因為沒有看明白江睿的關於信息改造的規劃內容,於是歐陽春以預算太多為由拒絕了江睿,江睿反駁了歐陽春幾句,卻把歐陽春氣得暴跳如雷,兩人鬧得不歡而散。

  省高院作為司法改革的試點單位,即將進行員額制改革,最終能有百分之三十九的司法人員進入編制,這樣一來現有的很大一部分法官都勢必要轉行乾行政,歐陽春擔心奮鬥多年的老法官們會因此有不滿情緒,他建議白雪梅將改革暫緩,白雪梅十分理解歐陽春體恤老同志的心情,但是高院作為試點,改革必須進行,後續遇到問題再慢慢解決。

  王大利去找何泰,要求何泰在案子結案之前,先消失一段時間,何泰手裡握著籌碼拒絕了王大利給他的十萬塊錢,提出兩百萬的要求,王大利答應回去找韓志遠申請,但是警告何泰做事情要記得給自己留後路。

  楊振華開心的告訴白雪梅,自己的BV項目找到了新的投資方,研究院要召開新聞發布會,邀請白雪梅參加。

  清水河苗木基地的承包人叢海天從電視上看到了寧佳怡的聯繫方式,他向寧佳怡反應志成化工和泰傑公司關係不一般,而且志成化工院子裡的環保設備全是假的,只是用來裝樣子的,這次審判要求賠償是次要的,最好是能將清水河治理一下,叢海天希望通過寧佳怡電台的特殊性將這一訊息向公眾曝光。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