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7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7集劇情介紹

  何泰墜樓身亡二審再度休庭 寧佳怡追問鹿鳴分手原因

  寧佳怡在家中養傷,頭上的傷口還用紗布包紮著就用電腦堅持工作,見寧致遠走了進來,她把電腦藏在了靠墊下,寧致遠一邊故意誇她手腳麻利一邊把電腦翻了出來,寧佳怡不好意思的說自己是頭受傷了,手腳並沒有受傷,何況現在頭上的傷也已經好了,她決定明去就上班,寧致遠讓她在家安心多靜養幾天,省得毛手毛腳出去惹事,他現是是志成化工的代理律師,她針對志成化工的去調查並寫那些負面報導太不顧及自己的面子,寧佳怡勸她爸爸不能一味地只為他的客戶考慮,志成化工要是沒問題就不會怕輿論的監督,聽說寧佳怡和鹿鳴分手了,寧致遠高興地用口哨吹著歡快的小曲離開了。

  東方省成立法官遴選委員會,省委王沁園書記代表省委給各位專門委員提出了要求,按照中央的指示,遴選法官是深化司法改革的重要的基礎性工作,他希望各位委員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使命感把這項工作做好,確保把優秀的法官選用到審判工作的第一線,會後白雪梅邊陪王書記向會場外走一邊匯報了此次改革的難點和痛點,法院本來就案子多人手少,改革又使法官的數量大大減少了,很多人要從法官變為助理,這就觸動的法院內部很多人的根本利益,王書記讓她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就來找他,省委是他們堅強的後盾,王書記還特意詢問了清水河環境修復案的審理情況,因為這個案子民眾反映比較強烈,他希望省高院儘快審理、儘快結案,給社會各界一個交代,同時藉機向民眾和企業宣傳一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王大利去山裡找何泰,沒想到何泰已經離開,王大利邊開車邊用手機的自動呼叫功能接通了何泰的電話,他要去找何泰面談,被何泰拒絕了,何泰告訴他,錢不到卡上他們就法庭上見,說完不聽王大利解釋就把電話掛掉了。

  韓志成分析,何泰如果出庭對他自己也沒有任何好處,他有可能是借著出庭訛錢,吩咐王大利沒有自己的話不要給他錢,王大利擔心何泰會狗急跳牆,萬一出庭到庭上萬一亂咬,事情就不好辦了,他勸韓志成不要因小失大。

  何泰提心掉膽地回到自己家中,見家中沒有異常,他才長出一口氣,他脫掉外衣心事重重地坐靠在沙發上,從包里取出一張銀行卡交給他媳婦,告訴她密碼是她的生日,卡里現在有十萬塊錢,估計明後天陸續還會有錢打進來,他叮囑媳婦千萬不要讓人看到這張卡,他準備等錢到賬以後就到外地去避避風頭,當媳婦告訴他兒子這次考試每門都得了一百分時,他的臉上才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高興地去臥室看了兒子。

  翌日一早何泰在家中心神不寧坐立不安,今天就是二審開庭的日子,妻子問他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再不去開庭就要遲到了,他告訴妻子自己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去出庭,見錢還沒到賬,他再次撥打了王大利的電話,可是電話無人接聽,他恨恨地叫著王大利的名字,突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他把門打開,……

  環保案二審剛開始,就傳來何泰墜樓身亡的訊息,鑒於案件當事人突然身亡,法庭同意了鹿鳴的請求,宣布再次休庭,因為穆國柱持反對意見,白雪梅特意召開了合議庭會議探討此事,穆國柱認為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何泰不來也可以缺席審判,何況現在何泰已死,延期開庭毫無意義,張偉平庭長卻認為眼下當務之急是要查出何泰的死因,何泰的死對本案的審理意義重大,白雪梅覺得,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判決泰潔公司賠付的可能性很大,現在泰潔公司已經倒閉,法人代表何泰已死,那法院的判決就失去了實質性的意義,即使判決也難以執行了,面對這個結果的不光是環保聯合會和受害的民眾不滿意,受害的環境也將得不到修復,但如果法院能夠推進雙方進行調解,一來可能儘早結案,二來有利於執行,符合社會的整體利益,大夥都贊成白雪梅的意見。

  經過公安機關的初步調查,何泰是在開庭當日的9時15分從他家的樓頂墜下身亡的,據他的妻子說在何泰墜樓之前,她聽到有人敲她家的門,何泰開門走出去後就出事了,現場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法醫對他的屍體進行了檢查,他的身上除了摔傷也沒有發現其它傷痕,案件性質一時還不能確認,何泰住的小區也沒有監控,在他墜樓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無人知曉,具體死因有待公安機關的進一步調查。

  寧佳怡來到紅星律師事務所,她怕鹿鳴忙起來又忘了吃飯給他送來了吃的,這些天,她一直在想鹿鳴為什麼要和她分手,可是想來想去也找不出理由,她問他是不是看上別的女人變心了,律師事務所的姑娘們好象都很崇拜他,鹿鳴鄭重地告訴她,他們倆分手絕對不是因為其他女人,寧佳怡也鄭重告訴鹿鳴,他不告訴她分手的原因,她是不會放棄的。

  寧佳怡覺得何泰的死有點蹊蹺,鹿鳴去找他時,他已答應出庭應訴,怎么會突然墜樓呢,寧佳怡追問鹿鳴之前他去見何泰的細節,想寫一篇報導,鹿鳴提醒她應該先養好身體再去工作。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