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8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8集劇情介紹

  穆國柱被敲詐 鹿鳴欲對志成化工的工業廢料進行重新檢測

  寧佳怡針對何泰之死寫了一篇《被告之死》,她正在沾沾自喜時,卻遭來寧致遠的斥責,他認為文中“不排除與環保案有關”這句話,是對志成化工含沙射影的攻擊,不僅對會志成化工造成了不良影響,還會對社會輿論和法庭的審理工作產生干擾,他說寧佳怡這是在胡鬧,連公安局都沒有定論的案子她就敢這樣寫,提醒她不要以為自己頂著記者的頭銜就可以為所欲為,現在造謠和傳謠法律規定是可以入刑的,寧佳怡卻不認為自己有錯,她說自己是一名記者,她有責任為讀者帶去有營養的新聞事件,她勸父親不要再蹚志成化工的渾水了,不要因為志成化工污了一世清名。

  鹿鳴細細研究了法院轉給他的所有志成化工的數據,在志成化工的工業廢料里發現了一種危險品MTP,志成化工和泰傑公司的所簽的契約里並沒有這種危險品,他懷疑在造成清水河污染的工業廢料里就含有這種物質,只不過是被刻意隱瞞了,他查閱了國家危險品廢物名錄,泰傑公司根本就沒有處理MTP的資質,他決定委託第三方公司,對已經取樣的的污染重新檢測,如果檢測出MTP,那志成化工就必須承擔賠償責任。

  鹿鳴找到了環保聯合會張秘書長說明了來意,張秘書長很是為難,他說環保聯合會只是一個公益組織,為了這個官司已經花了很多錢,如果再花錢對封存的志成化工的工業廢料進行了重新檢測,萬一在裡面檢測不到MTP的成分,他很難交代,鹿鳴提出如果檢測找不到證據,費用則由紅星律師事務所出,實在不行他個人願意承擔,只是他擔心檢測結果在庭審前的拿不出來。

  穆國柱正在家中給老婆熬藥,王大利打來電話找他,兩人見面後王大力想讓穆國柱透露一些有關環保案的合議庭的意見以及對方的舉證情況給他,穆國柱拒絕了王大力的要求,他把準備好的兩萬塊錢從兜里掏出來要還給王大力,讓王大力把借條給他,王大利沒有接錢,謊稱借條已經丟了,如果他這么不講情面,那借錢的事他可能就說不清了,但只要他答應幫忙,他愛人以後的全部治療費用全就包在自己身上了,穆國柱明確的告訴王大利,他的確是很缺錢,他也想給他的老婆孩子創造一個好的生活條件,但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是用錢可以買來的,他感謝王大利對他的幫助,但這並不是代表王大利因此就可以脅迫他。

  穆國柱把自己被敲詐的情況向張偉平做了匯報,張偉平把情況反映給了白雪梅,白雪梅覺得這事最好讓紀檢組介入,按照正常的組織程式去解決,如果真的象穆國柱所說,那也算是幫他澄清,幫他把問題解決了,但如果他有違法違紀的行為,那就依法依紀進行嚴肅的處理。

  白雪梅把穆國柱叫到自己的辦公室,穆國柱把王大利幫他墊付醫藥費的經過講了一遍,本月的5號,他帶著他的愛人去醫院看病,因為著急就忘了帶錢,有一個好心人幫他們墊了醫療費,當時他給那個好心人寫了欠條,後來才知道這個人是環保案件的當事人,為了證明的清白,穆國柱把一個錄音拿了出來,原來昨天還錢時,他留了心眼,把他和王大利的對話錄了音。

  省高院紀檢組的蔡組長帶人來志成化工找王大利了解情況,他們已到醫院調取了監控,發現王大利的確給穆國柱付過錢,穆國柱的確給王大利打了欠條,面對蔡組長的詢問,王大利一開始矢口否認穆國柱借過他的錢,後來又假裝糊塗,說不記得沒打過什麼欠條,直到聽了蔡組長拿出的錄音他才不得不承認了,蔡組長拿出兩萬塊錢讓他收下,說是穆國柱還他的墊付的醫藥費錢和利息,如果他把欠條真丟了就再寫一張收條,見王大利推辭著不收,蔡組長義正辭嚴地告訴他,如果他不收的話這錢就可能被定性為賄賂款,根據刑法規定,賄賂國家工作人員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王大利一聽這話嚇得臉都長了,只好拿出借條收下了錢。

  寧佳怡坐上了劉建業的計程車,聽劉建業說環保案出庭的律師是他的家人,她以為劉建業是鹿鳴的父親趕忙叫鹿叔叔,劉建業告訴她自己姓劉不是鹿鳴的父親,還說鹿鳴也不姓鹿,鹿鳴的名字只是一個學名,這讓寧佳怡有些疑惑不解,一路上她不停地向他打聽鹿鳴的情況,下車時她並記下了劉建業的電話號碼,說以後用車時會給他打電話。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