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法庭第9集劇情介紹

陽光下的法庭第9集劇情介紹

  因賠償額相差懸殊法庭調解失敗 遴選法官和幹警隊伍的管理牽動著白雪梅的心

  韓志成看了寧嘉怡的文章也很惱火,他怒氣沖沖的找到寧致遠向他興師問罪,直到寧致遠提出要辭去志成化工的法律顧問,他才冷靜下來消了火,兩人正鬧的不愉快時,省高院的斯薇打來電話,說合議庭要對環保案進行調解,寧致遠讚嘆這就是白雪梅和其他法官不一樣的地方,何泰的死讓充滿變數的庭審一下子變得沒有任何懸念,她知道這樣的判決結果,判決書就像打一張白條,所以她才想通過調解說服雙方達成諒解,這說明案件正向著對志成化工有利的方向發展,對方應該不會像以前那樣再獅子大張口了,雙方妥協的可能性是有的,並且這確實是件大好事,一來可以讓這些污染得到修復和改善,畢竟這些污染是個客觀存在的事實,也確實是他們企業生產造成的,第二志成化工從原來的不願意承擔責任,到現在的主動同意達成調解,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爭取更多輿論的支持,一改過去對他們不利的影響。

  省高法門口,寧致遠和鹿鳴不期而遇,他告訴鹿鳴,此次調解對環保聯合會來說是一個機會,合議庭之所以推進調解,就是希望志成化工能夠達成妥協,站在道義的角度上,為環境修復多承擔一些社會責任,多出一份力,希望鹿鳴不要完全拘泥過去的那種訴求,只要鹿鳴提出條件在合理的範圍內,他會努力的去說服韓志成接受,鹿鳴反勸志成化工要珍惜這次機會,拿出誠意來承擔起環境修復的責任,對曾經的過失進行救贖,那樣他也會奉勸他的客戶從大局出發,不會求全責備,二人話不投機不歡而散。

  白雪梅親自主持環保修復案的調解會,鹿鳴發言,環保聯合會的訴訟標的是3億元,這個數據是經過嚴格的取樣,以及周密的計算得來的,所有的來源數據以及司法鑑定書都作為證據已經呈交法庭,經環保專家評估,環保聯合會能接受的最低賠償金額為兩億元,韓志成聽了情緒十分激動,他質問鹿鳴知不知道2億是什麼概念,2億是他這個民營企業幾年的利潤總和,他的全部家產加在一起都沒有這么多,讓他賠付兩個億,那他經營了20年的民營企業,肯定就會關張,志成化工3000多名工人就要下崗,500萬是他能夠拿出的上限的上限了,環保聯合會張秘書長嘲諷他這是在打發要飯的,韓志成為之震怒,他指責環保聯合會既不能為國家納稅,又不能為人民創造就業的機會,閒著沒事就會在那整人,至此調解陷入僵局,白雪梅把鹿鳴叫到一邊,讓他要為當事人考慮這個案子訴訟風險,如果審理結果是判成化工沒有責任,那他的當事人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鹿鳴執拗地說對方根本沒有調解的誠意,他建議合議庭還是通過法庭裁決,寧致遠見鹿鳴態度堅決,建議合議庭停止調解,因為對方的主張的數額遠遠超過他們的承受能力,白雪梅很無奈宣布調解失敗,合議庭將擇日開庭審理。

  歐陽院長來見白雪梅,告訴她清水河污染案的受害人民眾又來了,吵著要見院長,他們懷疑法院有人偏袒污染企業,進行暗箱操作,讓訴訟遲遲不執行,為了將審理過程透明化,打消相關民眾心中疑慮,白雪梅決定再開庭時進行庭審直播。

  隨著法官員額制遴選細則的公布,高院內部人心惶惶,廣大幹警議論紛紛,老法官葛衛還當眾大發雷霆,一是因為年輕人暗地裡說他們只是名義上的法官,占著茅坑不拉屎,二是因為他們這些老同志年輕時為法院出過大力氣,現老了記憶力減退了,讓他們和年輕人一起考試他認為不合理,這讓李雪梅感受到了改革的壓力,她暗下決心,不管多難這塊硬骨頭也要啃掉。

  紀檢組長蔡新盛把對穆國柱的調查和處理情況向白雪梅做了匯報,聽說在這件事情上穆國柱沒有任何責任,白雪梅這才放下心來,環保案正在關鍵時候,他是這個案子主審法官,萬一出了問題勢必會影響案件的審理,蔡新盛把對執行局的警官孟鐸和史澤峰的調查結果也一併向她匯報了,舉報人說孟鐸和史澤峰吃了當事人欒坤的飯,經過去飯店的核實,事情的真相是他倆那天吃完飯莫名其妙被人算了賬,總共消費了46元,還好孟鐸的警惕性高,又重新付了賬並要了發票,至於是誰付的賬又是誰舉報的就不得而知了,白雪梅覺得這些例子給法院幹警敲響了警鐘,道德自律故然重要,幹警隊伍的廉政建設更需要靠制度的監督和制約。

  白雪梅的兒子楊博源回來了,老楊又施展了自己的廚藝做了兒子最愛吃的飯菜,白雪梅說當年就是因為看好老楊的廚藝才嫁給他的,回到家既有書香還有飯菜香,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完了飯,白雪梅問兒子此次回來的目的,博源說他這次回來為了寫一篇關於生態環境的論文,深入生活來蒐集素材,他想了解一下東方省在環境污染和保護方面的現狀與趨勢,白雪梅建議他多向佳怡請教,作為記者她對很多基層的情況非常了解,沒想到兒子一聽到佳怡的名字就變得很不自然。  

喜歡看 "陽光下的法庭"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