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分集劇情介紹(1-34集)大結局

電視劇大牧歌第1集劇情介紹

  一對戀人為了理想和愛情先後趕赴新疆 各有境遇初嘗相思滋味與遭遇邊疆危險

  1955年的上海,安靜的弄堂小巷裡,一戶人家的窗戶打開了,梳著兩個馬尾辮穿著粉色背帶裙的許靜芝悄悄挪開了視窗的盆栽,跳窗出門去赴男朋友的約會。她的母親發現女兒車偷溜出去,只能無奈地在後面嘆息。出了門的許靜芝就像出籠的鳥,她開心地騎著腳踏車,和認識的鄰居打著招呼,男朋友林凡清邀請她一起去看演出,讓戀愛中的許靜芝滿心歡喜。路上遇到了慶祝憲法頒布的遊行隊伍,她只好把腳踏車停在路邊,乘公車趕往劇場。

  等許靜芝急匆匆趕到劇場的時候,發現劇場外面空無一人,只有個檢票員禮貌地察看了許靜芝的票之後請她進場。許靜芝詢問之下才知道,今天劇場舉行的是一場不對外的專場演出,她又興奮又疑惑,走進劇場發現觀眾席也空無一人,自己是這場演出唯一的觀眾。許靜芝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演出正式開始,舞台上跑上來許多穿著牛羊舞台裝的小朋友,隨著帶有異域風情的新疆民歌音樂快樂舞蹈,而在音樂中,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用語言描繪著在新疆廣闊的天地里實現自己理想的美好圖景。許靜芝本來還津津有味地看著孩子們的舞蹈,等聽到了這個熟悉的聲音,她意識到了什麼,怒氣沖沖走上舞台,繞過還在跳舞的孩子,拉開幕布找到了正藏在後台激昂朗誦演講稿的男朋友林凡清,還有他的幫凶,正給舞蹈配樂拉小提琴的朋友鄭君。

  林凡清一直希望許靜芝可以和自己一起去新疆,他的專業是畜牧業,而大草原正是他事業的最好舞台。但許靜芝是個現實的上海女孩,她大學的專業是醫學,她認為留在上海才是最好的選擇。為了說服許靜芝,林凡清和鄭君策劃了這個特別的演出,希望許靜芝可以答應和自己一起去新疆。許靜芝再次回絕了林凡清的邀請,還試圖說服他也留在上海,而林凡清激動地告訴她,自己的老師邵教授已經病危,很可能過不了這個秋天,自己必須去新疆,完成對老師的承諾,去繼承老師未完成的事業。許靜芝聽到這個訊息,更堅定了不應該去新疆的想法,她無法理解邵教授和林凡清的想法,在她看來,最合理的做法不是去新疆縱容邵教授損害自己的健康,而是應該發電報給邵教授,催他快點回上海來治病。林凡清了解自己的老師,那是個理想主義的瘋子,沒有看到林凡清接下他的工作,邵教授是不會回上海來治病的。林凡清的腦子裡時間正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拿出兩張後天去新疆的車票,希望許靜芝可以支持他的選擇。而許靜芝把這張車票當做了林凡清給自己的最後通牒,她為林凡清選擇了老師和個人的事業,而置兩人未來的人生而不顧感到憤怒和傷心。她當場把車票撕得粉碎,大罵林凡清自私無情,哭著跑出了劇場。

  心灰意冷的林凡清見靜芝已經明確拒絕了自己,不願再耽誤時間,他提前一天坐上了去蘭州的火車,林凡清直到檢票進了站,依然不停回頭張望,期待奇蹟般地看到心愛的人也能隨自己一起,但得到的只有失望。鄭君拉住已經上車的林凡清,質問他為什麼不按照約定的多等許靜芝一天。林凡清苦笑著回答不想再被同樣的痛苦煎熬一天得到同樣的失望,讓鄭君也無言以對。

  許靜芝冷靜下來之後,對自己撕了車票狠狠傷害了林凡清很是後悔,她匆忙去林家找林凡清,才從鄰居的口中知道他已經出發去新疆了。許靜芝趕到火車站,而林凡清的火車已經開走了,站台上只剩下鄭君。許靜芝去劇場找車票,面對著一地碎片追悔莫及。許靜芝的母親看出女兒的難過,雖然很不捨得,依然熬夜幫她粘好了車票。許靜芝答應母親,自己去新疆找到林凡清就回上海來。

  鄭君送許靜芝去車站,誰知許靜芝早打好了主意,逼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鄭君和自己一起去新疆,不但綁架了他的小提琴,還事先給鄭君父母寫了一封告別信,說明了一起去新疆的事情。許靜芝信誓旦旦告訴鄭君,一旦找到林凡清,三個人一起回上海。

  新疆建設兵團的車隊正在蘭州補充物資,林凡清找上了正在車邊休息的兵團營長齊懷正,希望能搭他們的車去新疆。齊懷正拒絕了這個來路不明的青年,通知裝好車的車隊出發。林凡清不死心的一路追著軍車,還攔在車頭,一副不給搭車就從我身上壓過去的氣勢。這讓齊懷正對這個年輕人產生了興趣,看過林凡清的證件之後,齊懷正破例同意了這個知青隨自己的車隊一起去新疆。

  許靜芝和鄭君所坐的列車也坐了不少去新疆支邊的大學生,負責接這些知青的新疆建設兵團負責人是李國祥團長。李團長在車廂里熱情的和知青們打著招呼,也提醒來接人的戰士們照顧好這些大學生,自己走到車廂中間打水喝。許靜芝在車廂里活動,不小心撞翻了李團長的水杯,李國祥看到許靜芝愣在了原地,他藉口探問許靜芝是否被燙傷叫住了她,攀談中得知她的名字,為了私事去新疆,也知道了她是學醫的。李國祥坐在了許靜芝對面的座位,先是裝睡,趁許靜芝看窗外的時候就不由自主地偷偷看她。許靜芝發現李國祥總是盯著她看,不快地詢問首長到底要乾什麼,李國祥搪塞說自己睡不踏實,尷尬地起身走到了車廂中間,在無人看到的角落裡默默哭泣。和李國祥一起來接知青的老向發現了李國祥,看到這么難過的老戰友,他急忙詢問到底出了什麼事,李國祥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拉他去看許靜芝。老向看到許靜芝也是一驚,她和李國祥已經犧牲的愛人艾潔長得幾乎一模一樣。老向忍不住要上去問個究竟,李國祥攔住了他,不想驚動這個年輕的姑娘。

電視劇大牧歌海報
電視劇大牧歌海報

  林凡清擠上了齊懷正的車一起前行,到了半路,領頭的貨車陷進了沙坑開不動。齊懷正帶頭和戰士們一起下來推車。車順利脫離沙坑繼續上路,齊懷正卻難受得倒下了。他原本就有傷,過度用力讓傷口再次出血。車隊帶著流血不止的齊懷正來到路過的衛生所,林凡清和司機一起扶著齊懷正下車,林凡清更是扶著他一路進了屋,卻在醫生要檢查的時候被齊懷正從檢查室里趕了出去。林凡清對扭扭捏捏的齊懷正很不滿意,從司機那裡打聽才知道,齊懷正是特級戰鬥英雄,在所有戰友都犧牲的情況下,一個人守住了一個山頭,也被彈片傷到了重要部位,前幾天剛在蘭州接受了手術。

  醫生檢查發現齊懷正的傷口裂開,必須留下來修養幾天讓傷口癒合,否則接下來進入無人區的戈壁沙漠,如果傷口再次開裂後果會很嚴重。車隊出發了,林凡清和齊懷正留在了衛生所。齊懷正不想在此地耽誤,和林凡清商量第二天攔車回兵團。林凡清拗不過他,只好陪他一起上路。兩個人正好攔住了李國祥護送知青的車,做為李國祥的老部下,兩人很順利的跟著車一起再次出發。

  許靜芝和鄭君就坐在軍用卡車的車廂里,而毫不知情的林凡清則坐在駕駛室里和戰士們擠在一起。夜裡,車隊休整,許靜芝他們呆在車上吃東西,林凡清則和齊懷正在一邊的火堆聊天,兩個人又錯過了彼此。齊懷正想讓畜牧專業的高材生林凡清和自己去師部,可林凡清堅持要去科克蘭木實驗基地找邵教授。李國祥給睡著的許靜芝蓋了自己的大衣,這一幕讓旁邊的鄭君看到了。第二天一早,許靜芝和同行的女知青豆子離開車隊去方便,兩人走到僻靜的地方,卻在視線盡頭的荒漠裡看到了全副武裝的土匪。(劇情介紹網原創劇情,轉載請註明出處!) 

喜歡看 "大牧歌"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