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第17集劇情介紹

香蜜沉沉燼如霜第17集劇情介紹

  鼠仙揭露天后罪行 天帝為顧全顏面誅殺鼠仙

  鼠仙指責荼姚自登上天后之位便大興鳥族,縱容穗禾公主黨同伐異擁兵自固,在花界斷鳥族食數月後,天后私自開放天界八大糧倉,天帝聽聞此事斥責天后目中無人,天后辯解她是想替天帝分憂,跪求寬恕,旭鳳也同跪求,天帝只好作罷。鼠仙接著揭露天后對內掩袖工饞弒神謬仙,對外縱容火神擁兵自重,既無母儀之態也無容人之量,陰險毒辣之極,他身為生肖之首,不忍天界被她攪得烏煙瘴氣,故今日匡扶天道,為無辜枉死之人出口氣,鼠仙承認火神涅槃夜就是他動的手,是為了讓天后嘗嘗離喪之痛,壽宴上的老鼠也是他所放,他早已查明錦覓是水神之女,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故意逼天后發作,讓水神和她勢不兩立,並讓花界和她針鋒相對,鼠仙大義凜然地稱他不畏死,但公道自在人心,他質問天帝可曾記得花界為何叛出天界,可曾還記得笠澤簌離,天帝大怒拍案而起,稱鼠仙搬弄是非,包藏禍心,謀害火神,頂撞天后,挑撥眾仙,罪不可恕,既已認罪,該當誅法。鼠仙絕望道早知他們是一丘之貉,天帝不顧水神阻攔施法當場誅殺了鼠仙。

  天后不肯善罷干休,稱鼠仙背後一定是受水神和簌離指使,天帝斥她適可而止,擔保水神一向與世無爭,不會與鼠輩勾結,令火神定讞結案。並催促水神遲早安排潤玉與錦覓完婚,水神卻稱錦覓修為尚淺未得道飛升,恐非天帝良配,天帝讓水神不要中了鼠仙的挑撥之計,潤玉稟告父帝水神是捨不得錦覓,而且他與錦覓兩情相悅,父帝與水神也是千載君臣情,這婚事遲與早並無大礙,天帝不再堅持。天后提醒天帝不要厚此薄彼,稱旭鳳與穗禾也是兩情相悅,天帝稱鼠仙陷害水神並非事出無因,讓天后先修身養性整肅內宮,管好她的鳥族。

  出殿後,潤玉問旭鳳簌離是何人,旭鳳不知,他也認為父帝和母后聽到這個名字反應過於激烈,而且父帝在大殿上將鼠仙就地正法又匆匆結案實在反常。潤玉稱簌離名字似音相識,可能又是父親風流帳上的一筆債,靈火珠共兩串,一串父帝在大婚之日以聘禮贈予母后,而簌離也有一串說明他很不簡單。旭鳳對這些事全無興趣,潤玉知道旭鳳的心裡放不下錦覓,但他直言不管錦覓心裡是否喜歡旭鳳,他們都不可能在一起。潤玉想著若將花神的死因據實相告旭鳳一定不願相信反生牴觸之心,他便告訴旭鳳錦覓的生母梓芬與母后似有嫌隙,就算沒有自己,水神也不可能讓他和錦覓在一起,剛才在大殿上已看到母后要拉自己和水神下水,父帝為了安慰水神,才將自己和錦覓的婚事提上日程,就算是自己,水神的態度也十分勉強,量更何況旭鳳是母后之子。旭鳳挖苦潤玉剛才在大殿以退為進的手段實在高明,潤玉暗示他一切是母后的過失,旭鳳不相信母后會知法犯法,潤玉直言母后這么多年從未放過異已,他不想看旭鳳在無望的感情里越陷越深,旭鳳表示他不會放手,潤玉勸她此後與錦覓交往要注意分寸,不要讓錦覓惹人非議。

  燎原君向旭鳳耳語彙報後,旭鳳急去見母后,詢問她是否與先花神交惡,弒殺仙神,天后拒不承認,稱旭鳳竟聽信謠言誤會自己,並心寒天帝輕信賊鼠的挑唆一心操辦潤主的婚事卻不管旭鳳,旭鳳急忙說他只把穗禾當妹妹,天后稱潤玉現在已經得了水神和花界的勢力,旭鳳只有娶了穗禾,才能坐上天帝的位置。旭鳳稱自己從不想取代天帝,告之母后昨夜在鼠仙的甲子府中看到一小賊化作黑煙逃去,經追查,此賊潛入了母后的宮中,旭鳳提醒母后私蓄影衛是犯了父帝的大忌,勸母后日後要謹言慎行不要再觸怒父帝。

  旭鳳回宮後令燎原君查明先花神隕世的真正原因,並打聽一個叫簌離的人。

  三月後,彥佑到洞庭湖疇未等到鼠仙,知他凶多吉少,而那次偷襲火神本是他所為,是鼠仙執意讓他將證物靈火珠交於自己手中替他背了罪名,他臨行前囑咐彥佑,轉告恩主,切急用忍事緩則圓。想起這些,彥佑心裡無限傷痛,在洞庭湖疇吹奏玉蕭寄託對鼠仙的哀思。

  天帝到洛湘府問洛霖之前曾和鼠仙交往過甚,是否還知道其它的事情,洛霖稱自己若知道,早就認回錦覓,明白錦覓隕命的真相了,他指責天帝不該為了天家顏面不分是非如此草率處決了鼠仙,天帝提醒洛霖自己一直信任他,希望他不要讓他失望,

  洛霖和臨秀攜錦覓回到花界,二人感謝眾位芳主對錦覓多年的照料,而他未能盡養育之責,長芳主稱錦覓身體初愈不易遠行,等天界的風波過去了,她再搬回洛湘府與父親同住,這段時日洛霖和臨秀先搬來花界一起照顧她,還可教她修習靈力。錦覓興奮地稱她日後再不用饞連翹有娘親做飯了。

  午飯時,臨秀親手給錦覓做了鮮花餅。錦覓央求她給自己講講娘親的事,因為她不敢問父親怕他傷心。臨秀告訴她,多年前,洛霖在竹林中撿得一個女嬰,師尊看後告訴他此女仍佛祖座前的一瓣蓮,誤入因果轉世輪盤,接引燈滅,從光的間隙中誤入到這三島十洲上,這是機緣天定,若逆之便起孽,洛霖跪求師尊:若能留她一縷元魂,願承擔反噬之火。這女嬰就是錦覓的娘親梓芬。

  後來,洛霖、臨秀和梓芬三人一起在三島十洲的上清天修習仙術,師尊令臨秀掌風,洛霖司水,梓芬布花,閒暇之時,月夜之下,梓芬控花,臨秀御風,洛霖召雪,這仍是名副其實的風花雪月。那時天帝還是天界二殿下,一日他夢入太虛看見梓芬驚為天人便生出愛慕之意,指天誓日要尋得此女,他尋遍六界,終於在人界遇到了正在聽戲的梓芬,他聽說梓芬愛聽折子戲,便時常深情款款地邀梓芬聽戲,那時的梓芬涉世不深心思單純,便與他日久生情。臨秀告訴錦覓,她和梓芬情同姐妹,以後錦覓就是自己的女兒。她臨走時囑咐錦覓要背熟無相心經,她明日檢查。

  錦覓拿著經書回想起在天界當旭鳳書童的日子,感嘆當爹爹的女兒比當旭鳳的書童還苦,這時水神來到,告訴錦覓讓她修習仙術是為了磨鍊天性,不想讓她成為溫室的花朵,而且她修的是自尊自愛自強,這樣以後才能在天地間任意逍遙,不俯身於任何人。

  水神走出錦覓房間看到臨秀在獨自沉思,二人共同回憶起和梓芬在一起的往事,那時洛霖暗戀梓芬,臨秀則鍾情師兄,洛霖感嘆梓芬走得太早,幸好他們還有這些愉快的回憶。好在梓芬把錦覓留給了他們。他決定明日便帶錦覓去求見師尊。

  次日,洛霖帶錦覓拜見師尊,懇求師尊解除女兒身上的迦藍封印,師尊卻稱將死之人,解與不解並無差別,洛霖求師尊渡女兒一命,發誓定當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師尊將一抹梵香塗在錦覓手心希望能助她渡劫。錦覓稱師尊是大羅金仙,求她將肉肉救活,師尊稱她們很快便會相見,但終究是要決別的。錦覓高興地謝過了師尊,洛霖求師尊解開女兒身上的封印。

熱門資訊

喜歡看 "香蜜沉沉燼如霜"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