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50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50集劇情介紹

  皇上忌憚太后除掉齊汝 衛嬿婉設局害永琪意歡

  晚上,皇上應太后之邀與眾嬪妃一起喝酒飲宴,太后稱要讓皇上看荷花,皇上正在詫異,突然湖心駛來兩艘滿載荷葉的小船,有二名妙齡女子宛如花蕊端坐船中彈琴唱歌,等那兩名女子走近行禮,眾人才看清楚原來她們是玫嬪和慶貴人,太后責怪皇上自南巡後獨寵皇后,如果一直這樣如何綿延皇家子嗣,她教導皇上要雨露均沾,免得兩宮嬪妃心生怨恨。如懿急忙起身跪稱是自己思慮不周全,太后指責她這個新後太疏忽了,純貴妃為如懿說好話,皇上表示以後會多多眷顧玫嬪和慶貴人,也不會冷落了六宮諸人,太后這才告辭回宮。

  福伽稱玫嬪和慶貴人今晚總算沒辜負太后,太后告訴她,皇上根本就沒瞧玫嬪,她也是可憐人太乾瘦了,但卻襯出了慶貴人的惹眼,只是不知皇上是否理解她動了這么多心思把慶貴人推出去的良苦用心,太后告訴福伽,光一個慶貴人還不夠,官家格格里有出色的她還得留意著。這時二人走到長廊看到齊汝在此,齊汝回稟是皇上稱身上倦怠讓他來請平安脈,他在此等候皇上夜宴結束後給他診治,太后吩咐她如有不妥給她回稟。太后走後,一太監走上前引導齊汝隨他到屋內等候。

  酒宴上,衛嬿婉別出心裁地在一艘船上著紅衣翩翩起舞以博取聖心,嘉貴妃不屑她費盡心思爭寵弄得像個歌舞伎似的,純貴妃揶揄道稱這伎倆與嘉貴妃當年如出一轍,二人唇槍舌戰一番。皇上卻贊衛嬿婉如入畫中也是進益了,已不是當日只認得燕窩和細紛,連白瓷和甜白柚都分不清的人了,嘉貴妃問如懿對炩嬪如此做作的看法,如懿稱做作能討皇上歡心也是不易了。皇上令衛嬿婉上前,衛嬿婉獻上了一支紅梅,稱知道皇后愛綠梅,但只得了這枝紅梅希望皇后喜歡,如懿一語雙關地說這段時日不見她竟是忙這些了,皇上稱讚衛嬿婉能借著西糊景色一舞實屬不易,如懿問她是否也喜歡梅花,衛嬿婉稱她喜歡凌霄花。這時進忠讓皇上翻牌子,慶嬪建議晚上讓慶貴人陪皇上,皇上卻決定讓炩妃侍奉自己,嘉貴妃氣衛嬿婉一轉眼竟成了炩妃了,如懿得體地帶著眾嬪妃離開。

  一路上,嘉貴妃生氣衛嬿婉一個宮女又沒有子嗣憑什麼晉升妃位,如懿提醒她剛復了貴妃,要謹言慎行。純貴妃這時突然說起玫嬪自孝賢皇后死後突然脾氣古怪,那時孝賢皇后落水時她們明明聽到有人落水的聲音玫嬪卻不讓查看,否則或許能救孝賢皇后上來,如懿奇怪此事她怎未聽愉妃說起,純貴妃謊稱那時大家都亂了方寸沒有在意,如懿若有所思。

  容佩回來後告訴如懿,炩妃之前是巴結如懿的,如今卻弄了這么一出,可見心機深沉以後得留心著她,如懿稱衛嬿婉之前奉承自己是為了討皇上歡心,如今她得了恩寵自然不用與自己虛於委蛇了。這時宮裡的小瑞子來報,稱自從二月里御駕離京後,五阿哥永琪得了傷風一直斷斷續續的咳嗽,愉妃心急如焚請旨能否撥江太醫回京照顧,而且淑妃月份大了手腳水腫,腎氣虛弱臉上起了很多黃斑,如懿立即同意讓江太醫回京侍候。

  入夜,衛嬿婉看著身邊熟睡的皇上心滿意足,而同一時刻,嘉貴妃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她告訴麗心,玫嬪她知道的事不少,她們要多留意一些。

  凌雲宵晚上巡夜時發現湖中有一個人,打撈上來一看,原來是齊汝。次日,皇上稱讚毓瑚事情幹得漂亮,毓瑚稱這事對外只稱是個意外,也給了齊太醫家中賞賜,皇上稱他也不想和太后撕破臉。毓瑚回稟已讓江太醫回宮了,以後江太醫可留在皇上身邊侍候。皇上說他身邊的御醫醫術和心腸都得好,毓瑚稱江太醫是皇后提拔上來的,皇上囑咐她那也得小心,因為他身邊可信的人太少了。他原本以為太后只是安排一些嬪妃在自己身邊窺探進言,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太后竟然現在盯上了他身邊的御醫,那他就得好好料理一下後宮了。皇上明白舒妃對他是有些真心的,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衛嬿婉告訴春嬋,她並不滿足於妃位,還要一步步成為炩貴妃和炩皇貴妃,她叮囑春嬋,宮裡的事要做得查不出一點錯處來,這時進忠拿來了皇上給衛嬿婉的賞賜,他悄悄地提醒衛嬿婉,她現在成了寵妃,是借了皇上和太后治氣的東風,這是個僥倖,便她要千萬記住,絕不可輕易與皇后衝突,衛嬿婉生氣自己一直刻意奉承皇后,她卻有意疏遠,根本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她感激進忠這次幫了自己,進忠言語輕佻想對衛嬿婉動手動腳被她拒絕。他告訴衛嬿婉,凌雲徹發現齊太醫死了,衛嬿婉問進忠,皇上除了朝廷和子嗣,最在意什麼,進忠回答是祥瑞。

  次日,如懿在行宮院中回稟皇上,永琪風寒未愈,舒妃孕中水腫,已讓江太醫回宮照應了,只是皇上身邊缺了得力的太醫,她嘆息齊太醫多年照顧皇上失足落入水中實在可惜,皇上稱太醫醫人容易但他的生老病死卻由不得自己。如懿稱衛嬿婉尚無子嗣已晉妃位,慶貴人也該晉晉位分了,皇上說衛氏封妃是他生氣太后干擾自己與皇后的私事,只是可憐慶貴人在宮中呆了多年,他也顧及如懿的心思和處境,如懿多謝皇上體恤。

  與此同時,衛嬿婉求見皇上,她私下悄悄問進忠是否都安排妥了,進忠點頭幫她通傳。衛嬿婉稱自己剛晉封妃位特來給皇上皇后行三拜九叩大禮,皇上說還她的晉封禮還未舉行,行禮就免了。衛嬿婉閒聊二句後,用眼神示意進忠,如懿看在眼裡,進忠會意,回稟皇上欽天監監正求見。監正告訴皇上,今日紫微星中有小星相衝,有刑克之象,衛嬿婉插言紫微星是帝星,有小星刑克是克著皇上了。監正稱小星不祥,但是從紫微星中分離而出,似主皇嗣降生,果真如此則是父子相剋。皇上問他是否是自己孩子中有人對他不忠不孝,監正稱只需父子不相見與皇上便是無礙,眼下皇上不在宮中,那小星已經克了病弱的皇子了,輕則抱病,重則喪命,與皇上相剋也是如此。衛嬿婉火上燒油稱莫非是舒妃腹中皇嗣,如懿喝斥皇嗣不是她可以議論的,皇上讓監正和衛嬿婉退下。如懿安慰皇上天像之說不可全信,皇上道舒妃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不會多想,囑咐如懿照顧好永琪和舒妃便是。

  監正見過皇上後與衛嬿婉會面,告訴她皇上極信天象,衛嬿婉稱讚他今日的表現,承諾說他若得力保他榮華無憂,監正跪謝恩典。

  晚上,江於彬正在看意歡醫案時,一太監不懷好意地送來了飯菜,江太醫吃後便不停地拉肚子。

  宮中,意歡問太醫自己臉上的黃斑可醫得好嗎,太醫稱那是因孕而生他無能為力。

  皇上一行人下一站來到了江寧行宮,衛嬿婉坐在輦轎里逛花園,看到凌雲徹路過,她稱自己自封了妃位還未見凌雲徹一句道賀,凌雲徹無奈只好敷衍道賀,衛嬿婉問他是否真心,凌雲徹不作答自顧行禮離去,衛嬿婉氣得下了輦轎心煩意亂,這一幕被閣樓上的進忠看在眼裡。衛嬿婉來到閣樓下與春嬋說起此事,這時進忠主動現身,衛嬿婉心裡慌亂,進忠故意說他看到了炩妃和凌雲徹在敘舊,說明炩妃心裡還懷著舊情,而凌雲徹日日在皇上面前當差,隨便往皇上面前說炩妃一兩個秘密她就沒有活路了,所以現在的萬全之策是除掉他,衛嬿婉一聽心亂如麻,提醒進忠他要對付的應該是李玉,自己要對付的是皇后而不是凌雲徹,進忠卻告誡她,凌雲徹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人了,衛嬿婉為了榮華不要她,肯定日後會和皇后撕破臉,而他有皇后撐腰,衛嬿婉如果對凌雲徹心軟就是害死自己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