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59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59集劇情介紹

  皇上常識四阿哥 嘉貴妃籠絡朝臣

  李玉差人給如懿送來訊息,稱:炩妃復寵,木蘭侍浴。海蘭不屑炩妃私作決定手段下作,建議如懿懲戒。慶貴人也附和,如懿不置可否,只說特意捎了麒麟送子的瓶子送給純貴妃,為永璋和福晉為皇上綿延子嗣。

  慶貴人的侍女出翊坤宮後氣憤炩妃又復寵了,可皇上對慶貴人卻總是不鹹不淡的,慶貴人心裡煩躁,讓她不要再多言。

  皇上在木蘭圍場與恪嬪和穎嬪比賽射箭,恪嬪故意讓不會騎射的炩妃也來比賽,讓她當眾出了醜,並譏諷炩妃會的東西她們可學不來。

  海蘭氣憤炩妃稱病回宮,卻千里迢迢去了木蘭圍場,如懿稱這足以證明她的品行低劣,海蘭不解炩妃如此輕薄粗鄙,怎么能媚惑了皇上。如懿稱宮中嬪妃各有所長,以畫作為例,她們大多已經成作,不管風貌如何皇上大多是欣賞的,但炩妃的所知所想是皇上不經意間一手栽培的,她對皇上事事順從,哪怕用鹿血酒邀寵讓皇上失了顏面,皇上也未降她位份。海蘭擔心炩妃用這般手段復了寵,不知日後又會鬧出什麼樣的風波。

  炩妃不甘人後,在皇上和恪嬪、穎嬪出去賽馬時,獨自在練了一天的箭,皇上看到她把手指上的皮都磨破了,心疼地攬著她一起練,炩妃計謀得逞。

  皇上木蘭圍場回宮後,炩妃跪至翊坤宮院中,自掌耳光,她回稟如懿,是把舒妃之事欠下的掌嘴一併補上。稱自己私去木蘭圍場,違反了宮規,所以前來領罰。如懿稱她犯了肝氣,問她如今身體如何。炩妃謊稱她以為自己病重怕再見不到皇上所以前去相見,如今有皇上龍體庇護已經無恙了。如懿罰她自今日起半個月,每日刑板著之罰兩個時辰,春嬋仗責三十。炩妃稱皇上召了自己今夜侍寢,請求明天再領罰,如懿允準,令容佩監督。

  晚上,炩妃侍寢時,故意說起後自己半月不能侍候皇上了,皇上得知原委後,稱板著之刑是罰犯錯宮女的,聽說受刑之人會暈眩嘔吐成疾,但讓炩妃還是聽皇后教誨,他會讓太醫給她好好醫治。炩妃稱她只要能和皇上在一起,什麼苦都不怕。

  次日,炩妃還未受罰完畢,皇上就差了包太醫前來醫治。炩妃隨後來到太后處感謝太后的栽培之恩。她走後,福伽急報,達瓦齊又惹出了禍端,太后氣憤恆娖嫁與達瓦齊沒多久就生出這樣的的事,說明達瓦齊根本沒把恆娖和大清放在眼裡。

  皇上和四阿哥永珹及五阿哥永琪討論達瓦齊之事,永珹稱達瓦齊狂妄自大,皇阿瑪將杜爾伯特部移居烏里雅蘇台,達瓦齊便公然叫囂不肯遣使來京參見,揚言必要車凌移出烏里雅蘇台才肯罷休。永琪稱準葛爾部與杜爾伯特部紛爭由來已久,達瓦齊上次洗劫杜爾伯特部,大量侵占牲畜糧食財物,還大肆掠奪婦孺,車凌做為部落首領,忍無可忍,只好率眾離開世居之地東歸大清,求得庇護。永珹稱準葛爾多年來蠢蠢欲動,達瓦齊又是野心好戰之輩,此時杜爾伯特部來歸一是不服於準葛爾的種種霸行,二是對蒙古各部而言也向大清表示示好歸順之心。皇上讚賞車凌率萬眾傾心來歸,他很是欣慰,準葛爾可不予理會,他會封車凌為親王,以表嘉獎,為示鄭重,令永珹與禮部共同籌備接風之禮,讓永珙也一起前去學習。

  嘉貴妃高興兒子最近總得皇上器重,永珹生了傲慢之心。永璋垂頭喪氣地對純貴妃說,皇上有什麼差事只惦記著四弟和五弟,從沒自己的份,純貴妃自責是自己沒用。永璋不甘心這樣下去,稱大清一向有立賢之說,永璂年幼無知,永珹年長出色,可能太子之位就歸了永珹。這時永瑢興致勃勃地跑來讓純貴妃看他畫的畫,稱這畫得了皇阿瑪常識,純貴妃傷感別人的兒子讓皇上常識的學識才幹,而自己的兒子卻只有畫作得皇上認可。

  放學後,永珹看出永琪悶悶不樂,假意關切地詢問他原因。永琪稱他看到皇阿瑪如此厚待車凌,不知這樣將達瓦齊置於何地,畢竟達瓦齊是他們的姑母,她又該如何自處,永珹安慰永琪是年紀小心腸軟,催他別耽誤了去禮部辦差事。

  晚上,皇上得知了永琪的擔心後,訓斥說本以為他一向明事理,沒想到他的心中只有家事沒有國事,只有親眷沒有君臣,永琪解釋他是想想出一個兩全之策,既可保杜爾伯特部東歸之義,又可保皇阿瑪與姑母兄妹之情。皇上生氣他做為皇子說這話傳到別人耳中,會惹來非義,罰他在養心殿跪一個時辰,杜爾伯特部之事不許再議。

  嘉貴妃高興兒子在這件事上打壓了永琪,得意他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慈寧宮的太后卻覺得在這節骨眼上永琪能想到自己的女兒真是不錯,她稱讚如懿和愉妃教子比起嘉貴妃只順著皇上的性子要好多了。

  李玉深夜給罰跪的永琪拿來一條薄毯蓋上,永琪稱若被皇阿瑪知道會牽連李公公,李玉告訴他,有人自作聰明告了他一狀,永琪受罰皇上解了氣,可沒受罰那位可能皇上更介懷。永琪聽後有所悟。

  眾位嬪妃紛紛來向嘉貴妃道喜,稱皇上讓五阿哥罰跪不許理事,四阿哥便是一枝獨秀,以後就是他們母子的天下了。嘉貴妃得意忘形。中午用膳時,皇上也誇讚永珹的接人待物受到眾朝臣的賞識,軍事之道和兵書也比永璋好很多。皇上稱旺祭長白山等地要帶著永珹一起去,嘉貴妃故意說讓皇上把三阿哥也帶著,皇上稱永璋不成事,讓四阿哥一個人跟著就行了,嘉貴妃母子聽了喜笑顏開。

  太后問如懿皇上此次謁陵為何只帶了四阿哥,永璂是謫子,怎么不去,如懿解釋永璂才三歲,她請辭了。太后稱謫子年幼,三阿哥不得聖心,四阿哥是皇上登基後的第一子才華出眾,所以外頭有傳言說永珹有繼承大統之像,福伽插言說,外面還說世宗皇上是皇四子,皇上也是皇四子,四是吉數需多加禮敬。太后稱若旁人生了這樣不安份的心思,如懿是六宮之主,就當管束。如懿點頭稱是。

  嘉貴妃教導永珹,皇上器重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學會籠絡朝臣們。玉氏王爺特意來信,這次加貢了雙倍的人參等物,她平日都是把這些分給大臣們,她告訴永珹,今日送出去的東西都會變成來日他們為永珹說的話。平日福晉命婦們給她請安她從沒讓她們空過手,為的就是她們的枕邊風作用,讓永珹在朝廷上有好人緣。嘉貴妃告訴兒子,他離太子之位就只有幾塊磚了,永珹怕這樣做太顯眼,皇后那不好交待。嘉貴妃稱皇后那她自有打點。叮囑兒子明日是五叔的生日,讓他好好去應承。

  如懿向純貴妃道喜,她的兒媳完顏氏有了身孕,純貴妃卻發愁永璋和四阿哥一起當差,整日看他的眼色還要受言語奚落,如懿安慰她說永璋是皇子中年紀最長的,等封爵開府後她們就可以安享榮華了,純貴妃這才釋然。

  皇上聽說了永璋福晉有喜的事,非常高興,命李玉傳話,他今夜去看純貴妃。此時純貴妃正在如懿宮中,李玉找到她傳旨後,純貴妃受寵若驚。她走時,如懿特意讓容佩拿來嘉貴妃進獻的項圈,稱賞給純貴妃添添喜氣。

  皇上去鍾粹宮的路上,碰到了各位福晉命婦,得知她們進宮都先向嘉貴妃請安,要到皇后那去,心裡不滿這些人不分嫡庶,李玉趁機說這是因為四阿哥得寵,所以這些人才格外給嘉貴妃面子。皇上可笑她們此舉荒唐。

  晚上皇上到鍾粹宮與純貴妃共進晚膳時注意到了她帶的項圈,提醒她項圈圖案是鳳凰和牡丹,這是中宮才能用的圖案,即使是皇后賞的也不能戴。李玉稱這是兩廣總督給皇上的,並沒見皇上賞給嘉貴妃,純貴妃故意說可能是一對,一個進獻給了皇上,一個給了嘉貴妃,皇上聽了心生不悅。

  永琪從五叔府里出來後,碰到了醉熏熏的永珹,永琪告訴他自己最近在閉門讀書,永珹稱他這樣也好,省得在皇阿瑪面前惹他生氣。

  永珹給如懿請安,如懿稱讚他沉寂了大半年未見衰退倒添了幾分沉靜之氣,永琪稱他以編書為由,一要自保,二要沉澱心性,如懿教導他平心靜氣韜光養晦才能以圖來日。

  皇上不滿李玉怎么還沒叫來四阿哥,李玉回稟四阿哥去和親府上醉酒歸來還在熟睡,皇上聽後心生不滿。這時,鹹親王福晉來給皇上請安,稱剛得了嘉貴妃的厚禮,心中不安,特來進獻給皇上,皇上奇怪鹹親王是皇叔又是長輩,是什麼樣的禮讓她如此心不安。他打開一看,原來是玉氏所產的黃玉一匣,還有紅緞二十匹,鹹親王福晉稱嘉貴妃派人送去了府里。嘉貴妃一心期望四阿哥登臨太子之位,托自己請求王爺進言,皇上把那份禮物又回送給鹹親王福晉,稱讚她忠君明理。問起嘉貴妃對其他命婦是否也是如此,鹹親王福晉告訴皇上,嘉貴妃對其他命婦也十分熱情,就如四阿哥待朝臣們一樣,十分親厚。

  海蘭的侄子珂里葉特扎齊賭博輸了又來找海蘭要錢,海蘭給他擠出了一點,他卻還嫌少,永琪心疼額娘,說他們的月銀根本禁不住珂里葉特扎齊盤磨似的要。海蘭叮囑他這件事千萬不能讓他皇額娘知道了。

  珂里葉特扎齊拿著海蘭的錢罵罵咧咧地出了門,正巧被炩妃看到,炩妃聽春嬋說這個珂里葉特扎齊整日賭博,經常找愉妃要錢,立即讓春嬋好好打聽打聽。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