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61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61集劇情介紹

  達瓦齊戰敗求和 永璇遭人算計摔傷

  炩妃生辰,皇上一大早就差人送來了銀絲被面,炩妃將宮裡細細布置,滿心期待著皇上晚上來她的永壽宮過夜。

  穎嬪對恪嬪說,自己得寵是因為身後是蒙古巴林部,大家都覺得炩妃得寵,她卻認為炩妃最惶恐,因為一個女人只有寵愛沒有依靠就像無根的浮萍一樣,恪嬪嘲笑炩妃就是因為沒有底氣所以拼了命地爭寵。

  皇上晚上到炩妃處,誇讚她的性子柔婉,也會花心思來侍候自己,還會唱崑曲。他說起與皇后初見時就是聽一曲牆頭馬上,那時皇后性子俏皮,還一起帶他溜出宮到城樓上看風景。說完這些,皇上就要起身去看皇后,讓炩妃早些歇息,炩妃表面順從,心裡十分不悅。

  皇上來到如懿處,感嘆說遠方的戰士和恆娖一定也在準葛爾思念故土,如懿知道皇上是在擔心準葛爾之戰,安慰他為戰事籌謀已久,定會一切順遂,端淑長公主也會平安歸來。她隨即向皇上道喜,稱太醫院已確診,穎嬪有嘉了,這也是吉兆,皇上稱只有來到如懿處他才會安心些。

  皇上次日和永琪討論準葛爾戰事,準葛爾來了捷報,達瓦齊又來信求和,皇上告訴永琪,達瓦齊以她姑母為求,求他以姻親之誼為念,他知道永琪最重情義,問他對這件事的看法。永琪回答,情義若能當時合宜不失厚德,但達瓦齊是眼見戰敗才來求和,此時仇根已埋,若再顧念情義反而姑息養奸。皇上稱讚永琪比起之前在情義之外又多了理智和從容。而且他聽上書房的師傅告訴說,永琪不計與永珹之嫌,常常教永璇讀書寫字,永璇這個年齡該學騎射了,本該永珹教教他,但永珹這段時日心不在焉,他囑咐永琪抽時間帶永璇到南宛多練習騎馬射箭,永琪欣然答應。

  永珹晚上垂頭喪氣地來到啟祥宮給嘉貴妃請安,嘉貴妃囑咐他在上書房要多照應永璇,永珹生氣皇阿瑪讓永琪教永璇騎射,讓嘉貴妃多關心下自己,生氣她幫說親的松泰貝勒和工部侍郎都不肯把女兒嫁給自己,他的臉都丟盡了。嘉貴妃見兒子不高興,急忙說她會求皇上給永珹指腹,不會再讓他們瞧不起。

  如懿和海蘭陪著懷孕的穎嬪在宮中邊走邊說著話。如懿安慰穎嬪,她懷的是公主和阿哥都不重要,巴林氏全部為平定準葛爾積極效力,皇上又特別疼她,這是最要緊的。這時嘉貴妃牽著狗迎面走來,她不懷好意地說穎嬪懷了孕要注意如果磕著碰著就會空歡喜一場,穎嬪反唇相譏,讓她有時間多管教管教自己的兒子,免得讓皇上心煩。嘉貴妃警告穎嬪,別以為巴林氏這次為朝廷出了力她就不可一世,她們玉氏長期依附大清,對皇上忠心已久,比巴林氏強多了。穎嬪反駁她,玉氏這么忠心皇上都不待見她們母子,可見不是玉氏的過錯,而是她們母子的過失。如懿勸嘉貴妃身子不好就在宮裡養著,不要牽狗出來讓人不得安寧,嘉貴妃出言不遜地說一條狗都能讓璟兕犯心症,可見她長大了也是個不中用的,容佩氣不過掌了嘉貴妃的嘴,稱替皇上和皇后教訓她滿嘴詛咒之語,嘉貴妃不甘受辱,正要還手,海蘭警告她若再鬧現在就帶她去見皇上,皇上若知道了她詛咒五公主也定不饒她,嘉貴妃恨恨地說是永琪奪了永珹的寵愛,她要看著海蘭母子能得意多久,說完憤然離開。這一幕被炩妃遠遠地看到,她對春嬋說失了寵的人最會發瘋,不定日後會再生出什麼亂來。

  嘉貴妃回到宮裡,氣憤她現在是虎落平陽任犬欺,想起永珹浮躁,永璇呆氣更是心急如焚,麗心安慰她不用擔心,她還有三個皇子,嘉貴妃決定重振信心,和她們斗到底。

  晚上,一個太監偷偷地來到南宛,在明日八阿哥的馬鞍上做了手腳。

  次日,嘉貴妃教導永璇,四哥出宮外居住了,他就是自己孩子裡最年長的,所以以後要加倍地用功,好日後幫助四哥登上太子之位。這時皇上差人傳永璇到南宛練習騎射。

  永璇來到南宛和永琪一起騎馬時,突然那馬發了瘋地狂奔,將他摔了下來,永琪雖然離他最近,但想救也來不及,永璇疼得昏死過去,眾人立即抬他到太醫院救治,

  另一邊的如懿和海蘭正在宮裡給皇子們做衣服,如懿告訴海蘭,穎嬪年輕氣盛又出身貴家,受寵又遇喜,但在口舌上不饒人,這樣下去會吃虧的,她囑海蘭得空了提醒下她。這時三寶急報八阿哥摔馬的事,如懿得知八阿哥此時在擷芳殿,立即讓三寶去請嘉貴妃,她和海蘭即刻趕去。

  嘉貴妃聽太醫說八阿哥永瑢的腿骨斷了,氣得叫器著踢打跪地的永琪。如懿和海蘭趕到後,嘉貴妃連帶著海蘭一起指責,說是她教唆的永琪故意讓永琛受的傷,永瑢若有什麼三長兩短,她饒不了永琪。如懿責怪她事情還沒查清不能這樣無端指責,嘉貴妃稱如懿是永琪的養母自然對他有偏私,如懿告訴她,為求公正,永琪是否牽扯其中她和海蘭不會過問,直接交給皇上處置。她下令讓侍候八阿哥騎馬的人都去慎刑司嚴刑拷問,若問出什麼直接稟告皇上。這時太醫稟告如懿,八阿哥的腿斷了!如懿囑他好好醫治。永琪跪下哭著對如懿說,是他沒照顧好八弟,但絕無害八弟之心,如懿安慰永琪,事情已派人去查,定會還他清白。

  皇上將這件事交給李玉和凌雲徹去查。二人來到馬房後,凌雲徹仔細看了八阿哥當時坐的馬鞍子,他發現裡面夾層下竟有根銀針。

  如懿給永璇送來了續骨的骨頭湯,容佩遞上時卻被嘉貴打翻在地,嘉貴妃稱她怕被人害死。還說海蘭沒來是躲著她,如懿告訴她,海蘭在安華殿為永璇祈福,嘉貴妃不信,稱是祈福還是詛咒不一定,他告訴如懿,永璇的傷皇上來看就行了,她就不必來了。

  出啟祥宮後,容佩生氣嘉貴妃處處提防如懿,如懿知道她是忌憚永琪,自然也連帶著忌憚她了,她只是可憐永璇的腿傷,恐怕好不利索了。如懿在路上碰到了李玉和凌雲徹,李玉回稟,慎刑司把能用的刑罰都用上了,還是沒問出什麼,凌雲徹說,可能是伺候的諳達不夠用心,沒照顧好八阿哥,怎么責罰還得請示皇上,如懿讓他們查清楚後回稟皇上。

  李玉聽出凌雲徹話外之音,單獨將他拉到一邊,問他是否在馬房發現了什麼,凌雲徹給他看了銀針,說銀針藏在馬鞍下,人坐在馬上久了,銀針就會扎破皮子扎在馬痛上,馬吃了疼就會發起性子來,這件事做得非常隱蔽,查也查不出端倪。二人商量這件事和五阿哥有關,五阿哥洗不清嫌疑愉妃會受到牽連,皇后也會惹得一身污水,他們不想牽連皇后,一致認為沒必要為了嘉貴妃得罪了對他們有恩惠的人。

  凌雲徹於是托兄弟趙九霄到馬房偷了八阿哥坐的那個馬鞍,晚上,做為答謝,他請趙九霄到家裡喝酒,二人在房中議論此事時,被門外端菜的茂倩無意中聽到。凌雲徹告訴趙九霄,他不想給皇后添麻煩,讓她受人非議,所以不如不查就此放手。趙九霄又說起了他的心上人瀾翠,說能看見瀾翠的安好就是他心裡希望的,凌雲徹有同感,稱只要他心裡的人不傷心就好。茂倩聽到這裡,進房上菜,並趁機想拿走馬鞍,被凌雲徹阻止沒有得逞。之後她趁凌雲徹送趙九霄走時偷偷進房內打開凌雲徹上鎖的箱子,拿出了如懿在冷宮時送給凌雲徹的靴子細細查看。

  皇上在炩妃處過夜時,告訴她說,八阿哥的那匹馬經查是因為未被完全馴化的緣故,炩妃卻告訴皇上,大家都說五阿哥和四阿哥本身就不睦,所以才讓八阿哥受了傷。皇上稱永琪是個溫厚的孩子,還受人非議,炩妃又說也許這是嘉貴妃使了苦肉計,把八阿哥當成靶子,犧牲一個孩子換來另一個皇子的前程,這種事她做得出來,皇上喝斥她不要妄議。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