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66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66集劇情介紹

  凌雲徹查永璟案 海蘭被冤入獄

  凌雲徹將永璂送到翊坤宮後,如懿留他問話,稱田氏雖然死了,但她的心裡一直不安,問凌雲徹能否出宮查一查,但這件事或許死無對證,或許會讓凌雲徹受牽連,耽誤了他的青雲之路。凌雲徹表示他會竭盡全力去做,如懿感謝他成全自己與永璟的母子之情,想著如果田氏再無隱情,永璟也可以瞑目了。凌雲徹動情地說他們當年在冷宮落魄時都能互相關照,如今雖然境遇不同了,但他能做的就是無論如懿需要他做什麼,他能會盡心盡力萬死不辭,如懿感嘆自己在宮中可靠的人不多,幸好有凌雲徹和海蘭,她眼裡含淚感謝凌雲徹的出手相助。這時太后差人請如懿到慈寧宮去,凌雲徹告辭。,

  太后告訴如懿,皇上每次過來請安,都向她問起如懿的近況,她知道如懿心裡不滿養心殿和翊坤宮就幾步之遙皇上卻不親自探望她,太后感嘆他們明明最能互相安慰,現在卻生疏至此互相折磨,如懿還將嬪妃們請安都裁減到了每月三次,致翊坤宮門庭冷落,讓熱鬧都去了永壽宮,她提醒如懿皇后這么做下去可不行,她要打起精神來,只要有皇上的關愛,她完全可以再有身孕,如今皇上只是礙於面子,太后勸如懿先邁出一步去看皇上。

  凌雲徹晚上夢魘,嘴裡喃喃自語著“別難過”,茂倩在房外聽到,察覺到凌雲徹心裡另有他人,心生怨恨。

  炩妃衛嬿婉的額娘衛氏過幾日就要進宮了,她交待瀾翠,額娘喜歡奢華闊氣,讓她好好布置下偏殿。瀾翠回稟衛嬿婉,趙九霄給她說,凌雲徹最近老往宮外跑,好像是領了皇后的差事,衛嬿婉聽了心裡一驚。

  凌雲徹找到了田姥姥之子田俊,田俊現在惶惶不可終日,戰戰兢兢地拿出額娘留給他的五百兩銀票,稱額娘告訴他,這是用命換來的,他一直也不敢用。凌雲徹問他是誰給的,田俊說額娘最後一次給他的時候說過,是幫愉妃辦事。凌雲徹再三確認是否是愉妃,田俊非常確定。凌雲徹拿走一張銀票準備去銀號查一下。

  另一邊的春嬋得意地和炩妃說起此事,稱讚主子神機妙算,知道凌雲徹要去找田俊,提前叮囑了田姥姥,哪怕是自己兒子田俊問起來,也要說是愉妃乾的。炩妃稱,愉妃的侄子扎齊與愉妃不和,就連給他們的銀票都是扎齊存進銀號里的,皇后如果查下去更有好戲看,她讓春嬋立即告訴額娘,下面的局就看扎齊了。

  凌雲徹回稟如懿,他一直查到田姥姥的兒子田俊,他手裡的銀票都是一個叫扎齊的男人給田姥姥的,而這個扎齊是愉妃的侄子,這些錢都是愉妃給他的,而且田姥姥曾說,是愉妃讓她對十三阿哥下手的,因此事重大,他不敢貿然揣測,特來和如懿商量。如懿覺得海蘭做這件事對她並沒有什麼好處,容佩也認為海蘭與如懿一向交好,不可能是她。凌雲徹回稟,扎齊曾在賭場揚言,有皇后的嫡子在,五阿哥難有冊立太子的機會,如果這些話是真的,那這應該就是愉妃害十三阿哥的動機。

  海蘭正在宮中給十三阿哥抄錄佛經,突然宮裡人來報,侍衛將他們宮裡圍起來了,海蘭出去問進忠何事,進忠稱奉皇上旨意,有話問她。田姥姥唯一的兒子田俊死了,兇手就是他的侄子扎齊,皇上問海蘭十三阿哥一出生就夭折是不是她主使的,海蘭矢口否認,進忠讓她押入慎刑司。

  如懿正在與凌雲徹說話,侍女急報,愉妃在延禧宮裡被皇上派的人帶去了慎刑司查問,好像是與十三阿哥有關。凌雲徹稱他在查案期間非常小心,並未對皇上說過一個字,如懿覺得此事過於蹊蹺,安排三寶去打聽。

  海蘭在慎刑司看到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扎齊,扎齊一口咬定事情是姑姑指使他的,催促海蘭趕緊認了,不然他性命不保。海蘭氣罵扎齊無恥,扎齊卻斬釘截鐵地說是海蘭讓自己殺死田姥姥的,也是她指使自己害死十三阿哥的。進忠奸笑著讓海蘭趕緊承認,海蘭不懼酷刑,進忠稱如今人證物證都在,也不少她一句證詞,遲早她是階下囚,海蘭正義凜然地說自己進慎刑司就是為了洗清冤屈。

  炩妃的額娘衛夫人大搖大擺地進了宮。

  海蘭進了慎刑司後,連如懿宮裡的人也懷疑事情真是她做的,容佩問如懿是否要替海蘭求情,如懿稱在沒定論之前,皇上不會讓海蘭吃苦的。她問容佩對海蘭的看法,容佩坦言現在眾口一詞,她心裡也生出了疑影,如懿嘆息連容佩都懷疑,更何況旁人。容佩一想又覺得一定是有人故意冤屈了愉妃。

  皇上來看如懿,心疼她數月不見消瘦了不少,如懿淡淡地說自己一直如此。皇上看到她在為永璟做經幡,不由地也傷心起來。容佩給皇上上了如懿親自製的暗香湯,皇上稱讚這湯的清爽可口讓他一直懷念。他解釋自永璟離世後,他心裡一直記掛著如懿,就是邁不出這一步,他本以為永璟是被田氏害死的,但沒想到有可能是愉妃假借田氏之手所做,如今田俊死於家中,下手滅口的就是扎齊。如懿根本不信,問道扎齊為何在事發的時候不動手,偏偏在這個時候殺田俊?皇上說起凌雲徹查訪的事,如懿解釋她一直覺得田氏報復之事有人指使所以派了凌雲徹查訪。皇上稱據扎齊所言,他正是被凌雲徹與田俊的往來驚動,所以才在愉妃的指使下下了殺手,而且扎齊招供說,是愉妃賄賂了田氏。如懿稱雖有扎齊的供詞,但愉妃沒有害永璟的動機。皇上也覺得愉妃雖然不得寵,但一直安份,她對位份賞賜都不看重,但現在永琪出類拔萃,他偏愛永琪,也有可能是愉妃忌憚謫子做下了這種事。如懿提醒皇上,她與海蘭在宮中多年一直相互扶持,如果她要動手多的是機會,她若有此心早就可以對永璂下手,根本沒必要等到永璟,她相信海蘭不會害自己的孩子。皇上說起他年少時也相信身邊的人,但皇阿冷落,皇額娘私心,兄弟爭寵,妹妹疏離,連他的嬪妃和孩子都各懷鬼胎,甚至還要行刺他,這所有的信任到頭來都是鏡花水月,如懿堅持認為就是田氏一事人證物證俱全她也是有懷疑心的,田氏母子已死無對證,扎齊雖是海蘭的侄子但他們關係並不好,他濫賭成性,這樣的人別人用許多方法都可以讓他說出違心的話。她跪求皇上,事已至此要徹查,不要冤枉任何一個人,皇上答應會給他們的孩子一個交待。皇上想留在翊坤宮陪如懿用晚膳,如懿卻說穎妃在六公主夭折後,一直想要個孩子,勸皇上去看看她。皇上只好失落離去。

  容佩心疼如懿自苦,稱皇上已經先她邁出一步了,她又把皇上推走會傷了他的心,她不想如懿為了十三阿哥要與皇上隔膜至此,而且皇上與十三阿哥的父母之心與如懿也是一樣的。如懿嘆息,稱自永璟死之後她才知道,縱然有骨肉之情夫妻之義,但在皇上心中也比不上虛無縹緲的天象之說。容佩安慰如懿,皇上已經下令嚴查,會給十三阿哥一個交待的,如懿道皇上留在她心裡的結是難以消去的。

  海蘭在慎刑司不吃不喝,更不招認,一個獄卒告訴她,雖然他們不敢對海蘭用刑,但她這樣以後他們會越來越苛待她。海蘭讓獄卒傳話,自己想見皇后。

  眾嬪妃向如懿請安時,都說愉妃素來厚道應該不會做此事,獨有炩妃有不同意見。容佩回稟,愉妃要求見皇后,如懿稱愉妃有謀害十三阿哥的嫌疑,一切交給慎刑司,她去了也是枉然。她轉而叮囑炩妃好生注意身子,還賞了她額娘一些上等的衣料。

  炩妃的額娘衛氏粗俗無理,她走路撞到了婉嬪的侍女順兒,反要打罵順兒出氣,後被炩妃看到阻止。衛氏看到皇后賞的衣料喜不自禁,又嫌賞的太少了。炩妃讓額娘進宮注意些,不要說話粗聲大氣的,若住的院子不好了再給她換一套。衛氏來到永壽宮,看到皇上賞給衛嬿婉的東西眼睛發亮,一鼓腦地想把好東西往家裡拿,衛嬿婉責怪她眼皮子太淺,沒見過什麼好東西。衛氏卻要求她要好好孝敬自己,還要拉把拉把自己的兄弟,衛嬿婉聽了心裡厭煩。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