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67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67集劇情介紹

  炩妃事情敗露 衛氏替女伏誅

  凌雲徹回稟如懿,他查到扎齊出入過一次衛府,而且曾和炩妃的弟弟佐祿喝酒賭錢,但其他的事還沒有真憑實據,他會繼續調查,徹底弄清楚扎齊和左祿之間的關係。如懿卻讓他中止調查,稱這件事她再安排別人去查。凌雲徹走後,容佩不解如懿何意,如懿稱這件事涉及到衛嬿婉和他的兄弟,凌雲徹畢竟是和他們一起長大的,她不想為難他,容佩讚許如懿的心細,如懿吩咐她把李玉和江於彬找來。

  衛嬿婉的母親衛氏讓女兒這一胎一定要生個皇子,說等皇子一落地,女兒說不定就是皇后了。稱她已找宮裡有名的仙師給嬿婉算了,仙師說嬿婉就是皇后的命。現在的皇后運數已經跌到底了,只要女兒再加把勁,就能把她拉下來。衛嬿婉見母親口無遮攔,阻止她繼續說下去,瀾翠見狀勸夫人把自己整好的東西現在可以拿回去,衛氏這才肯走。春嬋見衛嬿婉動了氣,勸她說夫人也是為了她著想,衛嬿婉生氣額娘說話嘴裡沒有把門的,而且她說這些只是為了自己能給她帶來富貴,她感嘆自己出身於這樣的家人,想有個依靠也難。春嬋告訴衛嬿婉,進忠傳話說愉妃一直不肯招,扎齊受了刑快熬不住了,他當初是為了銀子而且恨愉妃才替她們做這件事的,如今他如果反口就麻煩了,衛嬿婉稱現在已經有了供詞了,讓春嬋告訴進忠看著辦。

  衛氏在永壽宮給皇后下巫盅詛咒,不慎被瀾翠看到,瀾翠急忙找到李玉匯報了這件事,李玉讓她詳細告訴自己布偶是什麼樣子的,答應瀾翠明年就找機會讓她離宮。

  李玉回稟皇上,扎齊受不過刑已經死了,但他的口供一直未改,愉妃也始終不肯招認。皇上稱現在人證物證都對愉妃不利,即使皇后信任她,自己也不能毫不理會。李玉還給皇上匯報了另外一件事:前朝遺禍今日再現,宮裡宮外都鬧上巫盅了。

  毓瑚奉皇上之命去請衛氏,衛氏不知何事,得意洋洋地坐在軟轎上,還讓毓瑚侍候她下轎。她到翊坤宮後,皇上和如懿、純貴妃、穎妃已等候多時。與此同時,凌雲徹奉命將炩妃弟弟佐祿抓進了慎刑司,緊接著進保帶人前去永壽宮搜查偏殿。

  李玉呈上布偶,讓衛氏辨認,衛氏謊稱自己從未見過此物,皇上告訴她,這布偶上的生辰八字是皇后的,布偶肚腹凸起扎滿銀針是在皇后有孕時施的巫盅之術,毓瑚解釋此巫術一可害人二可傷子三求斷子絕孫之效,純貴妃稱施盅之人心思之毒未所未聞,穎妃告訴衛氏,這布偶一共有四個,分別埋在衛府的東南西北四個角,是皇上派人在衛氏的府中搜到了,衛氏急忙否認說她根本不知道皇后的生辰,而且這東西都是貼身藏著的,她怎么可能埋在府…..,話音未落,她自覺失言,急忙捂住了嘴…..

  門外的進忠偷聽到了這些話,正準備跑去給炩妃通風報信,卻被翊坤宮的守衛攔住,稱沒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不得出入。

  如懿質問衛氏,稚子無辜未見天日,她是否要害了皇上的子嗣才心裡歡喜?穎妃稱衛氏不可能不知道皇后生辰,上次皇后千秋節,她托炩妃送的賀禮還在庫房,想必賀禮是假,蓄意詛咒才是真。純貴妃也說扎齊曾招供去到衛府中和她密謀陷害愉妃之事,他親眼看到衛氏製作布偶紮上銀針施法埋於府中四角,詛咒皇后和皇子,衛氏矢口否認,稱扎齊在她府中混吃混喝,根本是胡說八道,扎齊是羨慕自己府中有寵,為姑母愉妃不平所以才陷害自己。如懿稱衛氏先前說和珂里葉特氏並無來往,那扎齊如何去她府上混吃混喝?穎妃質問衛氏,剛才皇后問她和珂里葉特氏府上是否有往來,她想都沒想就說和愉妃府上並無來往,可見她所識所知的珂里葉特氏唯有愉妃母家而已,衛氏前言不搭後語,還抵賴說自己不識扎齊。衛氏又辯解說扎齊已死,他的話都是陷害自己的,她一概不知。純貴妃告訴衛氏,扎齊替她姑母殺人滅口,串通接生姥姥田氏殺害十三阿哥,扎齊已經招認了是與衛氏商議過此事。衛氏仍然辯解稱扎齊是吃酒賭錢的混混,他的話根本不足信,她對天發誓,自己從未害過皇后、愉妃和十三阿哥。穎妃說巫盅之事出於衛府,扎齊出入衛府也是有人親眼所見,而且衛府搜出的金銀珠寶也大多來自宮中,可見炩妃雖然身在宮中,卻與家中來往密切,很可能也參與了此事。純貴妃也稱衛氏與皇后和皇子並無冤仇,她這樣做一定都是為了炩妃。

  另一邊的進保也在永壽宮裡搜出了布偶。凌雲徹到翊坤宮復命,佐祿進了慎刑司嚇得尿了褲子,很快就招了,皇上看了佐祿的供詞卻像鬼畫符一樣根本看不懂,凌雲徹稱佐祿大字不識幾個。這時衛氏上前撕打凌雲徹,氣他對佐祿動刑了,被侍衛喝止。凌雲徹繼續匯報,佐祿供出與扎齊喝花酒賭錢時,扎齊曾對他說對愉妃不滿,喝了酒後還說要殺了田梭,而且說得有板有眼應該是真的。是衛氏指使扎齊把銀票放進銀號里存著,交待他但凡有人來問,都要說是愉妃給的。純貴妃和穎妃這時故意說要對佐祿繼續用刑。這時進保回稟,他從永壽宮偏殿搜出了布偶,純貴妃一看,這布偶和衛府搜出來的是一樣的,皇上盛怒,問衛氏還有什麼可說,衛氏卻還是喊叫冤枉。

  衛嬿婉知道事情敗露,急忙趕到翊坤宮,進忠在門口悄悄告訴她,佐祿已經招了她和夫人拿銀票給扎齊存到銀號栽髒愉妃的事,如今夫人正在裡面。衛嬿婉驚慌失措,稱自己早知道扎齊靠不住,好在他知道的事不多。進忠告訴衛嬿婉,她額娘一個婦人禁不住嚇,肯定會供出她來,為今之計她得舍了別人把自己擇乾淨了。衛嬿婉傷心那是她的額娘和弟弟,進忠提醒她當他們是親人,他們卻把她當搖錢樹。他出主意讓衛嬿婉進去後使勁喊冤,讓皇上可憐她和她肚子裡的龍胎,警告她若不如此他們就會被一鍋端了。

  衛嬿婉依計行事,她見皇上和眾人後一個勁地喊冤,責怪額娘背著自己幹了昧良心的事,並用眼神制止衛氏不要胡說,勸她做了什麼就認了,別害了佐祿,衛氏會意,立即承認這一切都是自己糊塗做下的錯事,但這件事與炩妃和佐祿無關,如懿問她與自己無怨無仇為何要這么做。衛氏稱她是替女兒操心,氣憤她們出身卑賤,炩妃幾次失寵都是皇后害的,她咽不下這口氣。如懿質問愉妃之事不相信是她所為,衛氏說扎齊是受她指使,也是她買通了田姥姥謀害皇嗣,她甘願伏誅,只求不要牽累炩妃和佐祿,皇上下令衛氏謀害皇嗣立即賜毒酒。衛嬿婉聽聞動了胎氣,即將臨盆,皇上安排她先去生產。

  如懿請旨去慎刑司接愉妃出來,皇上稱愉妃無端受此陷害,要皇后親自接才能平息流言。

  衛氏在押送路上遇到了衛嬿婉,求進忠讓她們母女最後敘話。衛嬿婉讓母親原諒自己沒有保全她。衛氏稱早知道女兒靠不住,讓衛嬿婉答應自己務必保全佐祿,衛嬿婉答應了她。衛氏告訴女兒,她們都太蠢了,用盡手段不如專心對付皇后,即使奪走她的孩子她依舊是皇后,她叮囑女兒一定要扳倒如懿,奪了她的皇后之位,讓她生不如死!

  葉心來接愉妃出獄,海蘭得知如懿在外面等她,眼裡含淚知道如懿還是相信自己的。如懿告訴海蘭,巫盅之事只是個引子,看炩妃和她額娘說話的情形,她斷定這事不是她額娘一個人做的,如懿決定這事要再查下去,否則對不起永璟。

  永琪告訴海蘭,皇阿瑪已下令,讓衛夫人屍身運回故鄉,佐祿已發配邊疆戍守。海蘭聽葉心說炩妃還沒生下來,便派葉心前去給她添堵。

  葉心到永壽宮後不顧進忠的阻攔,徑直闖進產房外間,對著裡面大喊著:衛夫人已死,佐祿被發配到邊疆戍守,可憐他小小年紀還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來?她說完自顧離去。進忠氣得捶胸頓足卻又無可奈何。

  炩妃一夜難產,最終生出了一位公主。接生姥姥告訴進忠,炩妃生產見大紅傷了身子,宮體受損,兩年後不能再生子了,即使有孕也難保平安。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