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69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69集劇情介紹

  衛嬿婉借璟兕復寵 新人豫妃恃寵而驕

  穎妃帶著七公主一起來到永壽宮。她對衛答應救人之事心存疑惑,覺得事情太過巧合,穎妃提出質疑,那個時辰衛答應為何在那個地方出現?春嬋解釋主子自七公主養在穎妃處,便時常去御花園觀望,只盼著穎妃帶七公主出來玩耍時哪怕讓她遠遠地看上一眼也就知足了,穎妃奇怪那時正是午睡的時候,深秋風大她不可能那個時辰帶七公主出來。衛嬿婉呆呆地哭訴道她根本不知道已是深秋而且風大,她只是太過思念自己的孩子,春嬋趁機說衛答應因思女心切有些恍惚了。皇上見狀於心不忍,告訴衛嬿婉,穎妃給七公主起了名字叫璟妧,衛嬿婉楚楚可憐地說她自知出身微賤、學識淺薄,但她的愛女之心不能因她的罪過而有缺失。皇上稱穎妃出身高貴而且很會照顧孩子。衛嬿婉哭道她不奢望能將女兒接回身邊,只求皇上垂憐,讓她再有一個自己的孩子。穎妃見皇上動了惻隱之心,立即催促皇上和自己回宮用膳,皇上看了眼衛嬿婉,即隨穎妃回儲秀宮。另一邊的進忠奉旨來到慎刑司,下令讓放王蟾回去侍候衛答應。

  衛嬿婉感謝璟兕搭救自己出慎刑司,璟兕也謝了她的救子之恩。衛嬿婉坦言十三阿哥之事自己娘確實有罪,但也是因為她總受皇后掌嘴板著之刑,額娘氣不過才做下了糊塗事。如今額娘已死,皇后卻還要自己死了才快活。璟兕奇怪她既沒家世也沒子嗣,憑什麼讓皇后忌憚挑刺。衛嬿婉謊稱是因為自己做奴婢時侍候過孝賢皇后,所以才讓皇后討厭。如今她親生的七公主已交由穎妃撫養,她在宮中更無立足之地。不定哪日皇后又要將自己除之而後快。璟兕稱皇后想如此也沒那么容易。衛答應稱她如今無子嗣和恩寵,有皇后攔著,連皇上也見不到,她現在只想有個孩子留在身邊有個依靠就行了。

  皇上告訴如懿,科爾沁部王爺和額駙來的請安摺子特別提到衛答應救了慶估的事,而且王蟾用了刑也沒招,如果再用刑下去就會屈打成招了。他知道如懿心裡有怨恨,但他也親自問過衛答應,她沒有子嗣根本沒有謀害謫子的必要,而且她也不像一個能捨出自己生母頂罪的毒婦。皇上還稱,慶佑是滿蒙聯姻的碩果,他的江山不能缺少科沁部的安定。如懿眼裡含淚地說她一直在顧全大局,但永璟面沒見就走了,璟兕也有可能被她所傷。皇上提醒她不只是額娘,還是一國之母,如懿只問皇上,是否心裡根本不信衛嬿婉會做那樣的事。皇上稱衛嬿婉自自宮女起一直待在自己身邊,是他一手調出來的,他不可能調教出一個毒婦害死了自己的兒女,還捨出生母的性命為自己頂罪。如懿含淚道她明白了,不再多言。

  另一邊的璟兕也找機會勸說皇上,稱可憐的衛答應因不知情替母受過半年也夠了,皇后卻不依不饒也不顧皇上的心情。也就是因為王蟾在火場放了一隻和富貴一樣的狗,但那樣的野狗在火場上常有,她小時候就見過作不得數。皇上提醒她幫衛答應涉及永璟之死。璟兕卻稱反駁讓十三弟死的人不會救慶佑,而且衛答應之前沒見過慶估,更不知道她是自己的孩子,她能有這份善心就說明與她額娘不是一路人。皇上說起璟瑟額駙很關心慶佑,璟瑟提到要不是皇娘叮囑她根本不想嫁到科爾沁,皇上也感嘆孝賢皇后總能顧全大局,當年再不捨也是將璟瑟捨出遠嫁了。璟瑟趁機說如今的皇額娘卻不如此,慶佑是要繼承科爾泌王位的,他不只是自己的孩子,更是科爾沁部的期望和未來。

  皇上晚上翻了婉嬪的綠頭牌,李玉稱讚皇上是長情之人,許久沒看婉嬪了,皇上卻又改主意讓傳衛答應侍寢。

  海蘭告訴如懿,衛答應復寵已遇喜四個月了,她是等胎像穩了才說的,容佩說衛答應生六公主時出了大紅,本該靜養的,她卻接連生子,如此強求只能自求多福了。海蘭解釋此事是和敬公主開口,她背後又有科爾沁部,所以皇上才顧全大局。她勸如懿要忍耐,如懿稱她心裡不會放下永璟之事,只是如今棋局難破,她只有暫且安忍,伺機而動。

  皇上正和璟兕下棋,進忠稟告:衛答應喜誕皇子,皇上賜名永璐,並復衛氏為炩貴人。璟兕想替衛嬿婉說話,皇上稱永璟之事和她有間接關係,她額娘傷了自己的孩子,當然不能原諒她。現在讓她有孕生子已可以抬高她的位份,但自己是永璟的阿瑪,是皇后的夫君,不能全然不顧他們的感受。

  寒冬,天降大雪,大臣們回稟:如今玉氏歸順大清忠心不二,準葛爾平定,蒙古各部與大清更加緊密,只是寒部長久以來被準葛爾控制,如今準葛爾敗落,寒部有畏懼之心向大清示好,寒部首領兆惠打算進貢和田白玉九尊以表誠意,皇上不以為意,大臣們稱邊地諸部一向以寒部為首,寒部若順服,其餘諸部也會跟隨,皇上讓大臣退下。這時李玉回稟:太后催了好幾次選秀女名冊的事皇上還沒看,皇上過目後稱科爾沁也送人來了。

  春嬋勸衛嬿婉想開些,稱她已生了十四阿哥,如今又生了九公主,衛嬿婉卻認為她的位份太低,而且皇上也沒多寵她,她不能鬆懈,況且皇上把永璐和景雲送到太康宮撫養,她連一面都見不著。她得熬著把孩子都接到自己身邊,那樣才不用如履薄冰活著了。

  皇上選秀已經結束,太后讓皇上留意科爾沁部送來的厄音珠格格,皇上稱璟瑟遠嫁到科爾沁部,如今科爾沁部又送來了厄音珠,這滿蒙聯姻便扣得緊緊的,他決定封厄音珠為豫嬪,一入宮即為主位。

  眾嬪妃請安時,皇后叮囑新人豫嬪、瑞貴人和白常在等好好侍候皇上,為皇家開枝散葉。之後炩嬪邀上豫嬪和她一起到璟兕處喝奶茶。

  純貴妃告訴如懿,最近侍寢最多的就是豫嬪。如懿稱豫嬪三十歲了自有一番成熟的風韻,純貴妃卻說她不是成熟 ,是狐媚,並悄悄對如懿耳語,二人聽後笑作一團。

  炩嬪到璟瑟處挑唆說科爾沁部歷來就出太后皇后,豫嬪不知輕重地說她這個年歲年宮,不只是為了做一個小小的嬪位,璟兕聽後讓她好好為科爾沁部爭氣。

  海蘭讓如懿幫忙問皇上永琪的婚事如何安排,又說起豫嬪得寵很不安份,第一次侍寢就捏皇上鼻子,要說穎妃、恪嬪也都出身蒙古本該親近但穎妃等人卻嫌她輕浮不願搭理她,看來這話是有幾分道理的,否則皇上不會如此寵愛她。如懿稱寨桑根敦留著這個女兒到三十歲,也終於派上用場了。

  皇上告訴如懿,他給永琪選的婚事是鄂爾泰的孫女西林覺羅氏,鄂爾泰是先帝為自己選的輔佐之臣,本能入賢良祠的,但因侄子不急氣犯了事才沒能如願,現在他讓永琪娶鄂爾泰孫女,便可保鄂爾泰全族榮耀,如懿稱皇上此舉鄂爾泰全族定會感激涕零。皇上決心過幾日便下旨賜婚。

  炩嬪找來田姥姥的女兒田芸兒來永壽宮問話,田芸兒感激炩嬪這些年幫自己找太醫治病,還有春嬋姑姑對自己的照顧。嘆息自己不能為額娘盡孝,炩嬪挑唆說她雖不能為額娘盡孝,但卻可以為額娘報仇。她告訴田芸兒,她額娘當年死得冤枉,皇后十三阿哥早夭,是她自己年長有孕早產又難產,卻怨恨了她額娘,而且皇后早年生五公主也是險象環生,是她額娘拼了命才保她們母女平安,後來皇卻恩將仇報,因為自己的喪子之痛將她額娘逼死在慎刑司里,而且通過愉妃侄子對她弟弟下手,使喚他們家唯一的兒子也慘死家中。田芸兒不知內情,哭著說她自知身患重病無法久活,求炩嬪給她指條明路為額娘報仇,炩嬪告訴她,皇后有個養子永琪,是愉妃的兒子,也是皇上最器重的皇子,他是皇后和愉妃做上太后之位最大的指望,她們動不了皇后和愉妃,但可以從五阿哥下手。

  豫嬪趁皇上熟睡時偷看奏摺,獲知皇上心意,後修書給蒙古部,讓侍女尕顏傳話給王爺和寒部,以待來日應對得當。她交待尕顏,皇上最近身體疲倦,讓她托阿布弄的藥要抓緊去辦。

  尕顏次日立即將書信交給王爺安排在養心殿的太監送出去,尕顏稱主子雖然得寵但也不能總在養心殿,他是負責灑婦的,要儘可能得多打聽些訊息。

  炩嬪故意接近豫嬪,豫嬪不知她為人,反而覺得她們蒙古部也是窩裡訌,倒只有炩嬪和自己最親近。之後豫嬪在養心殿又偷偷看到了皇上朱批要永琪留意寒部,便立即動了心思。

  皇上晚上傳永琪到養心殿問話,永琪稱皇上讓他熟悉的寒部事務,他均已細細查閱,皇上對永琪的表現非常滿意。永琪見皇上咳嗽,以為他是為國事勞累,立即告退讓皇上休息。他出來後看到養心殿門外酒掃的奴才有些眼生。便差小磊子去查那個人的底細。

  如懿和海蘭在御花園閒聊,海蘭說永琪和福晉現在相處得挺好。二人看到不遠處豫嬪坐在涼亭向尕顏抱怨說,科爾沁部歷代都是出皇后的,最不濟也是個淑妃,她如今只是個嬪位太委屈了,尕顏安慰她皇上已答應晉她妃位。豫嬪稱皇后年長也失過寵,等皇上哪天徹底厭棄了她,後位就是自己的,博爾濟吉特氏專出大清皇后,如今的皇后只是繼後,中宮的寶座未必能坐穩。海蘭生氣她們如此口出狂言,容佩也氣憤她們公然說這樣的話是犯上皇后應該嚴懲,如懿稱科爾沁的人封妃是理所當然的,即使嚴懲也不能滅了她的野心。

  皇上很快便和如懿商量晉豫嬪為妃位的事,還叮囑她晉禮要格外隆重,將永琪封為貝勒之事也一併辦了,如懿想留皇上過夜,皇上卻稱自己已翻了豫妃的牌子,要到永和宮去。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