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74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74集劇情介紹

  炩妃指使婉嬪生事 皇上下令永璂交愉妃撫養

  皇上檢查永璂功課,稱他沒永琪年幼時讀書出色,而且永琪在他這個年紀時,已經能連射九箭中靶心了,永璂慚愧他現在只能射中五箭,皇上笑稱永璂不會哄騙自己,雖然資質不佳但品性好,他告訴永璂不說謊才是最大的美德。

  永璂回到翊坤宮,問如懿,五哥是不是真的比他好?如懿稱他們自有自的好,只是他生在皇家又是謫子,所以皇阿瑪對他的期望更高,但她只希望永璂品行端正一生平安順遂就好,如懿交待永璂日後皇阿瑪若再夸五哥,他不用放在心上。永璂稱額娘也喜歡五哥,但五哥最近來的少了,如懿解釋五哥大了所以忙了,讓永璂快去睡覺。容佩也說五阿哥最近雖然東西照舊送來,但來的確實少了,如懿稱明哲保身是宮中的生存之道,永琪沒必要為了自己招惹是非。

  永琪辦完政務回府時路過翊坤宮,他感嘆自炩妃協理六宮人人奉承,十五阿哥的滿月也辦得甚是熱鬧,連寶月樓的容貴人都比不上,皇額娘那更是門庭冷落了,侍從提醒五阿哥已好久沒給皇額娘請安了,永琪卻以天色已晚為由逕自回府了。

  永琪回府後給芸角說,炩妃的禮品他已差人送過去,但自己畢竟是皇額娘的兒子,不方便出席,芸角提醒他,皇額娘今非昔比,他也該明哲保身,永琪稱他如今也是兩難。

  炩妃來到璟兕宮中,璟兕感嘆她如今與自己當見時的那個落魄答應判若兩人,炩妃不滿雖永琰留在自己宮中,但她的七公主和九公主一個養在穎妃膝下,一個被養在壽康宮裡她連面都沒見過。不像公主和孝賢皇后母女情深讓人羨慕。璟兕感慨她額娘的美好德行都快被人忘了。炩妃趁機說皇上也很掛念孝賢皇后,還寫下了無數悼詩,只是無人傳揚而已,她建議孝賢皇后的賢德應該有人傳頌,大家比較下就會知道,如今的皇后和孝賢皇后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璟兕稱讚炩妃心思過人,讓她找個不顯眼的人把這件事辦了。

  炩妃隨後來到長春宮,她看到宮裡還保持著孝賢皇后在時的舊貌,感嘆皇上真是長情。她叫來婉嬪,稱過幾日便是孝賢皇后的忌辰,但沒有人將皇上悼念她的詩整理成冊供奉在教賢皇后靈前,如今皇后避居宮中,愉妃也無心理事,她想託付婉嬪辦這件事。婉嬪開始拒絕,但炩妃告訴她做這件事是為了皇上,她侍奉皇上多年不得盛寵,若她能將皇上的悼詩整理抄錄記錄成冊,在皇上宮裡和孝賢皇后的靈前各放一冊,必會大慰皇上聖心。炩妃故意說這事她托給旁人也可,只是可憐婉嬪久居深宮恩寵甚薄,這可是她得寵的一個大好機會。婉嬪聽後終於動了心。她回宮後便連夜將詩稿抄錄成冊,之後差侍女立即拿去給和敬公主。

  次日,璟兕便拿著婉嬪抄好的詩稿獻給皇上,皇上看後果然龍心大悅,稱讚婉嬪是有心之人。他也認為該多些人知道賢孝皇后勤儉自重及溫柔恭順的德行,璟兕趁機建議將詩稿抄印後宮,讓嬪妃們多加習讀,正好在額娘的祭辰也可以用得上。皇上下令讓璟兕和永琪一起去辦這件事,而且要讓王公女眷也知道孝賢皇后的美德。皇上當晚便翻了婉嬪的牌子,婉嬪受寵若驚。

  海蘭次日將這件事告訴了如懿,稱這幾日侍寢一直是婉嬪,她入宮數十年從未像現在這般得寵過,這裡面有別的緣故。如今因為這本冊子,宮人追念孝賢皇后成風,凡事都拿如懿與孝賢皇后相比,說如懿不如孝賢皇后。而且永琪說這本詩冊是婉嬪直接交給和敬公主由她直接交給皇上的,和敬公主生性高傲怎會與婉嬪來往,而且婉嬪生性安份膽小,即使抄錄了也未必敢送去給和敬公主。海蘭覺得這件事不像婉嬪的脾氣,倒像是有人故意利用她不得寵在生事。容佩聯想到前幾日她看到婉嬪與炩妃一起出入長春宮,海蘭猜到這件事應該是炩妃在婉嬪與和敬公主之間穿針引線。如懿聽後淡淡地說她會去向婉嬪問個清楚。海蘭提醒如懿,這些事並不要緊,要緊的是有些人利用現在皇上和如懿關係冷淡鑽空子,她建議如懿去找皇上說個清楚,如懿不置可否。

  慶嬪在御花園碰到穎妃等人,她故意挑唆說,還是孝賢皇后賢德,如懿如今是皇后也是因為她在潛邸熬出來的資質而已,皇上已經半年沒搭理皇后了,就是因為此事。璟兕聽到她們的閒話,稱這些人鄙薄無聊,但這些話卻說到了她的心坎上。

  永琪近日的腿疾益發嚴重,他想找江太醫看看,芸角提醒他江太醫是皇后心腹之人。永琪生氣如今宮裡人總拿皇額娘和孝賢皇后比較,已經讓皇額娘難堪了,他怎能再傷她的心。芸角卻稱皇后的十二阿哥為謫,永琪為長,說起皇位來論長論賢永琪都占優勢,皇后娘娘自然心裡會不悅。永琪斥責芸角說他自幼在皇額良膝下長大,永琪如自己的親弟弟一般,芸角若再說這樣的話就趕她出府。但芸角臨出門時告誡永琪前程是他自己的,他該先顧著自己才對。

  如懿送永璂上學後碰到了皇上,她感謝皇上為永璂費心換了師傅,皇上稱永璂的資質本就比不上少時的永琪自然要花些心思,如懿便說只是她教導孩子不如皇上的意而已,她不想再與皇上多言,行了禮便要告退。皇上叫住她說,他們多日未見如懿仍是這般不想見自己,他為那日在寶月樓的事向如懿道歉,稱他只是一時情急,但事情已經過去半年了,他不去翊坤宮如懿也從不來養心殿,她究竟要和自己彆扭到什麼時候,他勸如懿是皇后不能這般任性行事,稱她在這點上比不上孝賢皇后。如懿背出了皇上為孝賢皇后做的悼詩,皇上解釋他並未說如懿不如孝賢皇后,只是婉嬪有心整理,正逢孝賢皇后忌辰,他才下令讓人抄印分發,如懿諷刺皇上詩寫得確實動人,若孝賢皇后九泉之下有知皇上這般身後追念,過身也不枉然了,皇上不滿如懿鋒芒太利,如懿稱她自知不足馬上回宮閉門思過。皇上氣憤下令既如此,即日起永璂送到愉妃那養著,讓永璂也學學永琪的好處替自己分憂。如懿憤然離開。

  容佩回宮時問起如懿打算,如懿稱她自然不捨得永璂,但也沒有辦法,好在只是在海蘭宮中養著,永琪也會照顧著他。容佩生氣孝賢皇后這把故劍總在插在皇上和如懿之間,如懿稱她根本不在乎這把故劍,只是將這把劍插入骨血的,卻是皇上自己,容佩提醒如懿,不能讓皇上和她疏遠之時讓炩妃趁機得勢。二人走到半路,婉嬪跪至路上向如懿請罪,稱自己沒想過拿孝賢皇后爭寵,只是讓皇上多看她一眼,沒想到事情會演變至此,如懿稱婉嬪的情意被人利用也是可惜的,婉嬪告之是炩妃可憐自己出的主意,但她知罪對不住皇后。如懿並不怪罪婉嬪,只說希望她所求都能如願。婉嬪感激涕零,稱日後她定當盡力償還。

  太后告訴皇上,今年八月的巡幸木蘭,蒙古各部王公和幾位嫁到蒙古的公主都會攜額駙前來,皇上稱屆時會將蒙古各嬪妃也帶至木蘭圍場,太后提到豫妃封妃那日禁足已有兩年,她的母族科爾沁族和父親也會前來,如果豫妃到時不在不太合適,皇上也覺不能以豫妃之過遷怒科爾沁部。他告訴如懿,狩獵之事由內務府安排,後宮女眷的事讓炩妃安排。

  春嬋在豫妃面前說這次她解了禁足都是自己主子炩妃幾次三番給皇上進的言,豫妃信以為真,炩妃說她會安排豫妃住在離皇上近的住處,豫妃氣憤她忍辱兩年沒忘記是誰害了自己,炩妃趁機挑唆皇后有孩子她卻什麼都沒有,豫妃稱她有父親為自己撐腰。

  木蘭狩獵,皇上一馬當先,眾人追隨而至,皇上射中了一頭大黑豬,其他人也都滿載而歸。皇上龍心大悅,下令獵物供大家晚上好好盡興!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