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第84集劇情介紹

如懿傳第84集劇情介紹

  如懿咳疾成癆 決心查出真相

  如懿整夜坐在母親靈前祝禱,滴水未進。另一邊的海蘭在養心殿外跪了一夜,清晨,皇上讓進寶傳話:她若是為翊坤宮來求情的話就不必了!見海蘭仍是不走,皇上終於出了門,海蘭稱那夫人是姐姐唯一的至親,懇求皇上準她進翊宮見姐姐一面,就當是問問姐姐對那夫人後事的安排,皇上稱已許了那夫人厚葬,海蘭道可見皇上也視她為至親,她跪求皇上成全,皇上終於允準。

  如懿問海蘭調查芸角進展,海蘭稱已在永琪府里一一盤問,奇怪芸角自到府後從沒回娘家省過親,除來自己處請安外與外人並無往來,但聽下人們說她每日進宮一呆就是大半日,平日和永琪的感情很好,只一件事讓她不滿,就是永琪和福晉們在一起都是熱水沐浴,但和胡芸角在一起時總是冷 水沐浴,而且還共食寒涼之物,海蘭氣憤芸角這樣侍候永琪是要他的命。她還在芸角房內找到了一個藥方,如懿看後稱尋常藥方都是寫了名字的,但這個藥方沒有落款有些奇怪,她讓海蘭拿去讓江於彬給看看,並叮囑她再仔細查查胡芸角房間的物品。

  另一邊的寒香見交待侍女找到祈福寺她的族人,讓他們找到阿爹,讓他按照信上所寫,找到發配邊地的佐祿。

  海蘭將胡芸角的遺物交給李玉仔細細徹查,並委託他往來圓明圓和紫城城之間傳遞訊息。

  皇上在寶月樓時,毓瑚稱愉妃告之皇后傷心抱病,請旨皇上能否準許太醫診治。寒香見趁機說要找也要找個可靠的太醫,別讓什麼人混進去害了皇后,毓瑚建議讓江太醫去,皇上允準。

  江太醫告訴如懿:那方子是包太醫開的,他已試探包太醫,但他故作不知。如懿知道包太醫一向和衛嬿婉交好,便猜到胡芸角一定和衛嬿婉也有關聯。江太醫稱方子所治是一種極罕見的血液之病,極難醫治,方子上開的都是名貴的藥材,只是吊命而已。如懿猜想可能胡芸角得了此病,衛嬿婉以此要挾她咬住自己。江於彬稱胡芸角的遺物中有一樣不妥,是放在粉盒裡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粉,用在外創傷口上只需一點便能致命。如懿想著那時候永琪的附骨疽已經潰爛,也許那藥粉便是芸角用在永琪身上的,她更加肯定永琪的死沒那么簡單,江於彬不解自己在永琪床側,已仔細查驗永琪並無中毒跡象。如懿則認為她不會放這些東西在永琪的床頭,她想到芸角素日對永琪的舉動應該也是加重了他的病症。江於彬稱這藥粉只有內廷會有,如懿回想芸角來宮裡給海蘭請安時會在宮裡待上大半日,看來她在宮裡真的跟人來往,他們針對的不至是自己還有永琪,也許還有永璂!如懿想到這裡不禁毛骨悚然,她咳疾劇烈發作,江於彬診脈後心裡一驚!他如實回稟:如懿咳疾沉重,已入了肺里成了癆症,極兇險,如懿冷靜地問自己還能活多久,江於彬不忍直言,在如懿的再三追問下,他說也就三四個月,如懿卻道夠用了,她讓江於彬按她吩咐的做,江於彬答應會用心讓如懿吊住精神,如懿交待他和容佩只能告之外人她是傷心抱病。

  衛嬿婉生下了十七皇子永璘,嬪妃們紛紛向她道賀可以親自養育十七阿哥,而且皇上每日都會來看望,她們稱皇上將皇后冊寶已都很久了,但還沒有廢后,可能還是因為十二阿哥,豫妃討好地說皇上廢后的心思是定了也就剩下頒詔了,接下來的後位一定是炩皇貴妃的。

  衛嬿婉帶著永琰來見皇上,讓皇上多教導永琰,稱讚永璂受皇上疼愛教導越發有出息,她請旨永琪的百日祭禮是否由翊坤宮主持,皇上稱永琪的死翊坤宮脫不了干係,她又請旨讓愉妃來主持,皇上稱她參加即可,令衛嬿婉來主持,衛嬿婉達到目的喜不自勝。她回到宮裡對春嬋說看皇上對永璂的態度,她們安排的沒錯,春嬋稱永璂的飲食她已交待御膳房每日給他都用著。這時王蟾急急地稟告:從上個月起佐祿就沒收到過他們送的銀子,他查到佐祿早不在邊地服役了。可能挨不住苦偷偷跑回來了,衛嬿婉令他立即派人去找,不許他胡鬧生事。

  如懿想到永琪已薨,衛嬿婉定會對十二阿哥下手,她交待江於彬時時替自己看顧著永璂,江於彬告訴她,容妃和穎妃也都惦記著她,如懿請他傳話給愉妃,讓她多多看顧穎妃和七公主。

  江於彬走後,如懿告訴容佩,衛嬿婉心機深沉,讓人防不勝防,她讓容佩想辦法傳話給養心殿,說她想去安華殿給永琪上香守靈一日。

  衛嬿婉懇求皇上讓璟妧到自己宮中小住以解相思之苦,皇上起初不答應,後經不住她百般糾纏答應說璟妧願意去她那小住也可,但不要勉強她,衛嬿婉滿意而歸。

  璟妧哭鬧著不願離開穎妃,王蟾卻帶著人生拉硬拽著把她帶到了永壽宮門口,衛嬿婉聞聲走了出來,璟妧稱她是壞女人,害皇額娘被關進了翊坤宮,穎妃這時也趕了過來,疼惜地護著璟妧。她指責如懿就是被衛嬿婉害的,璟妧能分辨得出是非,即使衛嬿婉如今位同副後,她們也看不慣她這種用齷齪手段上位的女人。璟妧還說衛嬿婉也害死了永琪哥哥,衛嬿婉惱羞成怒,稱穎妃對她犯上不敬,令人拉出去杖責,穎妃稱皇上禮重蒙古,衛嬿婉不敢動自己,奴才們見狀齊跪地炩皇貴妃息怒,這時太后駕到,斥責炩皇貴妃處事不力周,璟妧向太后哭訴皇貴妃掐了她,太后稱以此足見穎妃對璟妧的疼愛,璟妧還是交由穎妃撫養。衛嬿婉情急之下說養娘總是不如親娘好,她話一出口自知失言犯了太后的忌諱,趕緊認錯,太后說孩子願意跟著誰就是誰的孩子。她問璟妧願意跟著誰,璟妧說她生病是額娘餵藥,天寒是額娘添衣,額娘最疼她了。太后稱怒道炩皇貴妃的言行不配做孩子的額娘。她交待穎妃好好看顧璟妧,孩子和誰最近誰就是她的親額娘!

  皇上得知這件事後,自責當時因收了皇后冊寶一時心急強扶衛氏為皇貴妃,但她不能安定後宮,安撫兒女,還敢對太后不敬,他交待毓瑚永琪的百日祭禮之事不許衛嬿婉主持,讓愉妃去做。毓瑚請旨如懿想為永琪祈福一事,皇上允準,說讓她去晚些,別和其他嬪妃撞到一起。

  穎妃從永琪百日祭禮上回來時碰到璟兕,璟兕說起炩皇貴妃想要回七公主,卻被她們蒙古嬪妃一鬧,連她們的請安都免了,穎妃說她這種人對上不能孝敬太后,對下不能教導好兒女,怎能讓人心服?她一心只想往皇后位子上爬,公主若不信,可以自己派人去看看。璟兕聽了心裡一沉。

  海蘭和如懿晚上一起在安華殿為永琪祈福。另一邊的福伽將一張紙條交於太后,上寫:毒心。太后來安華殿見如懿,稱永琪是好孩子,當年在慈寧宮總是陪著自己抄佛經,她感慨上次見如懿還是在杭州行宮她斷髮那日,可惜她們烏拉那拉氏姑侄都做了皇后,但都禁足宮中夫妻離心,當初皇帝要選如懿做謫福晉她就說他們性子不合,如懿稱太后有先見之明,太后問她“毒心”二字是什麼意思。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如懿傳"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