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先生分集劇情介紹(1-45集)大結局

月嫂先生第1集劇情介紹

  那娜結婚儀式遲到 沈心唯仗義救了那娜

  當代充滿歷史文化底蘊和浪漫氣息的布拉格大都市。白領麗人那娜接到未婚夫路凱電話心中無比甜蜜,那娜是華路公司人事主管,她公私分明,幹練颯爽,自帶北京大妞"傲、驕、穩"的性格特質。路凱是公司老闆,兩人的辦公室戀情地下進行了五年終於修成正果,路凱今天特意從國內飛過來要和那娜舉行結婚儀式。路凱已經在教堂安排好一切,就等那娜過來在牧師的主持下籤下結婚證書。那娜結束重要會議便開著車風馳電掣地朝教堂趕去,路凱稱牧師最後再停留半小時,那娜保證半小時內一定趕到教堂。很快那娜就看到教堂的房尖,她告訴路凱只需要五分鐘便能到達。

  就在這時,那娜看到一個騎腳踏車的男人不緊不慢地在前面行駛,那娜有些著急地按了汽車喇叭催促男人讓道,男人卻仍然不急不緩。這時一個農夫趕著一群綿羊橫穿馬路,那娜只得停下了車,騎車的男人也停了下來。好不容易綿羊盡數走了過去,那娜想趕緊趕路,哪知男人擋在路中央並掏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那娜已認出男人是箇中國人,她下車與男人理論想勸說他讓路。這箇中國男人名叫沈心唯,目前是多倫多大學發展心理學博士,主攻"嬰幼兒人格行為養成及其影響因素",他是個帥氣嚴謹的超級學霸。沈心唯面對心急火燎的那娜不緊不慢地說,這裡是開放式農場禁止鳴笛,那娜卻違法鳴笛,他剛剛已經報警,一會警察會過來處理此事。那娜頓時無語,她再三強調自己有急事,沈心唯卻固執地堵在路上不放那娜離開。直到警察趕到給那娜開了罰單,沈心唯這才讓道一邊。

  那娜匆匆趕到教堂,路凱一臉落寞地獨自等在教堂里,牧師早就離開。那娜很愧疚,路凱卻寵溺地沒有責怪她。路凱深情地對那娜說,就算他們的結婚儀式無法舉行,他還是要實現那娜的生日約定。路凱為那娜穿上她期望穿上的婚紗並正式向那娜求婚,那娜戴上婚戒幸福甜蜜蕩漾心間。

  沈心唯騎著腳踏車趕到會議廳,這裡正舉行一場學術發布會。沈心唯踏著鐘點趕到現場發表學術演講,他的精彩演說獲得雷鳴般的掌聲。結束演講,沈心唯的博導邀請沈心唯到附近酒吧喝酒慶祝。

  此時那娜正在酒吧喝酒,一對當地中年夫婦正和那娜搭訕聊天,他們甜蜜恩愛地向那娜傳授婚姻相處之道,那娜羨慕不已。就在這時那娜無意間瞥見沈心唯,她走到沈心唯的桌子旁要求他向自己道歉。那娜義憤填膺地指責他耽誤了自己的結婚儀式,她拿出自己缺少牧師簽字見證的結婚證書給沈心唯看。沈心唯雖然覺得自己確實耽誤那娜的好事,但他卻不認為自己做錯,也不願向那娜道歉。

  那娜十分惱怒,她心生一計。那娜通過酒吧話筒告訴大家自己今天結婚,她說按照中國的禮儀新郎會請全場喝酒,而全場人也可以向新郎敬酒。那娜說完用手指向沈心唯並向他示愛,酒吧全場客人紛紛湧向沈心唯給他敬酒,沈心唯百口莫辯疲於應付。那娜捉弄沈心唯成功,看著沈心唯狼狽不堪的樣子她滿意地抽身離開酒吧。

  那娜剛走出酒吧就感到天鏇地轉,她詫異自己並沒有喝多少酒。那娜勉強走了幾步就暈倒了。之前和那娜搭訕的中年夫婦馬上把那娜扛到酒吧一旁的小巷,他們貪婪地打劫那娜身上昂貴的首飾。那娜重度昏迷一無所知。沈心唯從酒吧脫身出來準備離開,他無意間瞥見正在被打劫的昏迷的那娜。沈心唯衝過去一番拳腳打鬥,中年夫婦被迫放下打劫來的首飾倉皇逃走。

月嫂先生劇照
月嫂先生劇照

  那娜次日早上醒來感覺頭痛欲裂,她驚恐地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房屋裡。正在廚房準備早飯和水果的沈心唯聽到臥室里的動靜疾步走了過來,沈心唯來不及放下手裡的水果刀就推開臥室門。那娜看著手拿水果刀的沈心唯,她不顧一切地把早就準備好的滅火器劈頭蓋臉地朝沈心唯噴上去。沈心唯猝不及防間又被那娜用滅火器狠狠砸了頭。

  沈心唯從昏迷中轉醒時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那娜拿著水果刀虎視眈眈地瞪著他。沈心唯急忙解釋自己救了她,那娜卻根本不信,她說自己已經報警。很快警察趕到帶走他們。警局裡,警察拿著酒吧中年夫婦的通緝令告訴那娜,他們確實是壞人,那娜確實是被沈心唯所救。警察還告訴那娜,她被中年夫婦下了安眠藥,幸虧沈心唯及時把她送到醫院,不然藥物會對她造成極大傷害,畢竟她是個孕婦。

  那娜聞言難以置信,她接過警察遞給她的醫院檢查證明,她這才知道自己竟然懷了孕。那一刻那娜百感交集。出了警局那娜歉意地把自己的名片遞給沈心唯,她說自己會賠償給沈心唯家裡造成的一切損失。那娜匆匆離開,想到自己懷了路凱的孩子,那娜決定馬上回國。

  沈心唯沮喪地回到家裡,他的房間因為那娜用了滅火器而一片狼藉。沈心唯拿著那娜捆綁自己的一堆領帶叫苦不迭,他的房間亂得根本不知如何下手整理。沈心唯拿出那娜名片撥打她的電話,誰知裡面傳來電話關機的聲音。沈心唯簡直無語,他沮喪懊惱不已,不經意間他瞥見地上的一個紙卷,他發現竟是那娜遺落的結婚證書。

  此刻那娜已經踏上中國國土,剛下飛機她就接到閨蜜阮溪溪電話。阮溪溪正為隱瞞歲數的事和男友大吵。那娜見怪不怪,她利落地數落阮溪溪和她男友幾句後就掛了電話。那娜爭分奪秒地通知公司秘書,她現在馬上趕到公司拆遷工地處理事情,她讓秘書直接去工地找自己。

  那娜在拆遷工地雷厲風行地處理完事情,秘書就抱著兩套禮服匆匆趕到。那娜不解,秘書向她匯報稱,公司要和許氏集團舉辦簽字酒會,公司所有高層必須參加,禮服就是為那娜參加酒會準備的。那娜不再多言,她得抽空回家向父母報到。

  那娜的父親那安原來是國企的技工,現退休在家,老頭是個熱愛時尚的潮人。那娜母親佟美琳卻看不慣那安一身潮裝,她正和那安在家裡雞飛狗跳地吵架。當那娜推開家門時,正在打架的老兩口愣住了。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月嫂先生"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