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15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15集劇情介紹

  張保慶和楊曄多番起衝突 陸教授獨自出院不知所蹤

  菜瓜本想幫張保慶上藥,在門口看到張保慶正和小紅果熱聊,兩人聊得不亦樂乎,菜瓜有些失落地站在門口,不知是否應該進去,過了許久張保慶才看到菜瓜,但絲毫沒察覺到菜瓜的異樣。

  醫院長椅上,張保慶靠著小紅果睡著了,小紅果將他推到菜瓜那一邊。張媽媽來到醫院,菜瓜有些尷尬,趕緊說要去車站接二鼻子,小紅果也跟著離開了。

  張媽媽抱著睡著的張保慶,看著他臉上的傷,想起張保慶爸爸張大軍,這父子兩人都太不老實了,讓人操心,張媽媽抱怨,張保慶是她生的,與其讓別人打張保慶,不如她自己打。

  醫院研究出來了解藥,陸教授順利醒來,但因為昏迷時間太長,身體機能還需要慢慢恢復。

  張保慶詢問陸教授為什麼不上報天坑的事情,陸教授認為天坑下面太過危險,擔心楊曄一意孤行帶人下去,所以沒有跟楊曄匯報,而是回到北京,寫報告向上級增援,但是報告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病發。

  陸教授準備繼續寫報告,他讓張保慶去他辦公室找一下資料,張保慶坦白昨天他已經去過辦公室了,但大部分資料被尾隨而來的神秘人奪走。陸教授顯然非常意外,他完全沒想到張保慶會主動進他辦公室。

  陸教授昏迷當天,有人送到研究所一個冰塊大箱子,陸教授表示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他只知道回北京的路上有人一路跟蹤,有一次檔案包還差點被偷,所以他回去之後就將部分資料藏在了椅子坐墊下,以防萬一,張保慶推斷這個想偷檔案包的人,應該就是白臉。

  張保慶拿出僅剩的半張資料,上面像是一隻鷹,張保慶詢問陸教授為何開始研究馬殿臣,神鷹圖是什麼,萬金之國是怎么回事,等等這些問題,陸教授顯然不願意回答,敷衍地說覺得馬殿臣和礦脈有關係,做研究就是要全面。

  楊曄將二鼻子和把頭送到了醫院,二鼻子身體狀態正常,但把頭卻因為神經麻痹導致心臟驟停,必須儘快搶救,小紅果雖然不喜歡父親,但從沒想過父親有一天會死,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心急如焚地等在搶救室門口。

  楊曄質問陸教授為什麼要隱瞞天坑,張保慶認為陸教授是地質方面的專家,發現什麼根本不需要向楊曄報告,反而是楊曄,平時從來不肯聽陸教授的建議,而且好大喜功。

  楊曄推開張保慶要跟陸教授對話,張保慶攔著他並跟他吵起來,陸教授不匯報是因為擔心他們冒失探礦出現意外,既然楊曄不尊重陸教授的意見,也沒必要跟他報告。楊曄則認為是陸教授另有私心,不想讓地質隊知道得更多,明顯對金礦有所企圖,張保慶氣得差點打了楊曄,他表示陸教授發現萬金之國是通過馬殿臣的家鄉鹿雲鎮知道的,所以楊曄想有什麼判斷之前,還是老老實實找線索證據。張保慶和楊曄各執一詞,不歡而散。

  楊曄單獨找到陸教授,質問他們是否從十年前就開始調查天坑和萬金之國,陸教授對楊曄的發現有些吃驚,但還是將十年前的事情說了出來。

  十年前陸教授和楊默書、張大軍一道,在鷹屯附近勘探,無意間發現了一塊廢舊的金片,經過分析發現,這塊金片的鑄造時間在千年以上,由此可見,當地關於萬金之國的傳說很可能是真的,但是依靠一個傳說去尋找金礦,這樣毫無事實證據的發現怎么可以寫進勘探報告呢,所以他們當年才隱瞞了這個發現。

  二鼻子和把頭都醒過來了,醫生讓他們留院觀察幾天,但把頭收拾東西要立刻回鷹屯,在小紅果看來,也只有挖金子這件事能比他命還重要了,小紅果無所顧忌地數落父親是個賊,害死了不少林幫兄弟,連累自己也被地質隊猜忌,把頭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在女兒心裡就是賊,小紅果氣得說以後再也不會管他的事情,也再也沒有這樣的爸爸。

  張保慶和二鼻子來給把頭送飯,小紅果從病房跑出來撞到張保慶身上,張保慶看到小紅果神色異常,趕緊追了過去,張保慶認為把頭一心挖金子肯定是為了讓小紅果過上好日子,就算小紅果不想要,他也想盡一個做父親的責任,在張保慶的安慰下,小紅果才終於展開了笑顏。

  陸教授今天一早就獨自辦理了出院手續,誰也沒通知,張保慶他們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沒發現陸教授,楊曄堅持認為陸教授有問題,張保慶維護陸教授,又一次跟他起了衝突。

  楊曄跟上級提了去鹿雲鎮勘探的申請,張保慶覺得陸教授去了鹿雲鎮,收拾東西準備去鹿雲鎮,菜瓜要求張保慶帶她一起去,所有關於天坑的線索她都不想錯過,她還是沒有斷了尋找父母的心思。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