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19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19集劇情介紹

  趙仁趙義雙重人格被破解 陸教授洗腦攻破精神防線

  楊曄問趙義是不是他一直給二虎奶奶送錢,趙義自責地承認是自己害了二虎,只是因為二虎去了山寨,他不想讓任何人接近山寨。楊曄來的時候謊稱沒有去過山寨,但是他衣袖沾上了山寨里的香灰,趙義看到了,楊曄在和他對話中,終於明白原來趙義就是一直藏在山寨里的鬼。

  在陸教授的追問下,趙義說出了他和馬殿臣的淵源,趙仁、趙義和馬殿臣是山東的同鄉,之後一起來到關東討生活,馬殿臣在去紀家窯做炮手之前,趙義生了一場重病,需要大量人參續命,馬殿臣和趙仁便去山裡最險峻的地方挖參,但是趙仁看到人參之後起了貪念,將馬殿臣推下懸崖,馬殿臣掉下懸崖掛在一棵樹上,活著爬回了山頂,殺了趙仁,用人參救回了趙義。

  陸教授勸說趙義放了他們,否則他們會被趙仁打死的,趙義就快要被陸教授說服,卻突然有些精神失常,口口聲聲說放了他們是他的罪過,然後連滾帶爬地跑出了地下室。

  陸教授推斷趙仁和趙義應該是人格分裂,因為這兩個人從來沒有同時出現在他們面前過,而且兩人性格差異太大,身上又有一模一樣的傷口。以前有心理專家分析過,一個人經歷過重大刺激之後,便有可能會產生人格分裂,強悍的性格會自發出現來保護弱小的性格,所以他們想要逃出去,就要想辦法找出趙仁趙義人格分裂的原因,這是他們自救的最後機會。

  趙仁人格出現,要殺了陸教授和楊曄,但是又不想在自己家裡殺人,於是將兩人綁了帶出去。

  保慶回到山寨之後,大家才發現楊曄不見了,張保慶再次進入密室查看,終於發現了香爐的機關,他們順著密道出去,找到了趙仁趙義的家,地窖下面已經沒有人了,只有血跡和一支箭,顯然剛剛發生過打鬥。

  小紅果在牆角發現了楊曄的手錶,很可能是楊曄留給張保慶的信息,想告訴他們,他曾經被困地窖,牆上還有用血寫的很細小的字母lu,指的應該是陸教授,說明陸教授和楊曄是一起被挖參老人抓了的,張保慶回想每次遇到挖參老人的情形,明白他們第一次見他時候,也許陸教授就在老人手上,只是當時他不夠細心,所以沒發現。

  趙仁將陸教授和楊曄帶著往離開鹿雲的方向而去,路上陸教授套話,終於知道了趙仁趙義的人格分裂原因,弟弟趙義從小性格軟弱,被欺負了也不敢吭聲,而哥哥趙仁則性格暴戾,是趙義的保護神,當年他們兄弟二人曾被土匪劫過,趙仁當時就被土匪殺死了,之後趙義受到刺激便產生了幻覺,總以為哥哥還活著,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趙仁的人格便會跑出來保護弱小的趙義。

  張保慶一行人在外面樹上發現了血手印,那是陸教授跟著趙仁走的時候,故意留在樹上的記號,張保慶跟著血手印的引導,往陸教授的方向找去。

  陸教授相信趙義是善良的,將趙義人格喚醒,他們就還有一線生機,在趙義的故事中是趙仁將馬殿臣推下了山崖,但實際推馬殿臣下山崖的是趙義,因為那時候趙仁已經死了,馬殿臣活著回來之後,雖然生氣但並沒有殺了趙義,所以趙義就發誓要永遠守護馬殿臣,就算馬殿臣死了,他也要守護馬殿臣的靈位。

  楊曄故意說出趙仁已經死的事實,激怒了趙仁人格,趙仁不肯相信,內心一直反抗,但是趙仁被殺的一幕場景不斷浮現,趙義頭痛欲裂,陸教授在一旁呼喊趙義,趙義人格終於清醒過來,趙義聽到張保慶他們的喊叫聲,一心只想著哥哥不讓放人,情急之下射出了弩箭,箭射中了楊曄的肩膀。

  張保慶找過來的時候,只發現了一支帶血的箭,附近還有拖拽的痕跡,他們趕緊順著痕跡追過去,而這拖拽的痕跡其實是趙義偽造的,張保慶他們走後,趙義則綁著楊曄和陸教授從另一個方向逃走了。

  張保慶找了很久,發現周圍沒有人來過的痕跡,明白又中了調虎離山之計,趕緊回去尋找。

  一直對萬金之國不死心的神秘組織,在小山那裡知道了馬殿臣的秘密之後,也跟著找到後山,並發現了路上的血跡。

  趙義挖坑準備將陸教授和楊曄活埋,已經死期將至,楊曄想讓陸教授說出十年前千百山的事情,陸教授再次聲明自己沒有說謊。

  陸教授說周圍有很多土匪,故意刺激趙義,趙義回想起趙仁被殺的一幕,被嚇得弩箭都拿不穩了,陸教授一步步試探,說要幫趙義找回哥哥,讓楊曄留下做人質,趙義的心理防線一點點被攻破,幫陸教授解開了繩子。

  陸教授撿起棍子想打昏趙義,但是他受傷加上體力不足,根本不是趙義的對手,趙義正準備殺陸教授,神秘組織的人策馬而來,打傷了趙義,這時張保慶一行人也趕到了這裡,神秘組織無瑕多做應付,只帶走了趙義。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