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23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23集劇情介紹

  張保慶挨打發現線索 村民和地質隊解除誤會

  楊曄他們都躲在地質隊高牆之內,張保慶一個人躲在四舅爺家裡,幾個村民去四舅爺家綁人,四舅爺拿起獵槍護著張保慶,幾個村民被嚇得連滾帶爬離開四舅爺家裡。

  把頭擔心小紅果在地質隊出意外,拉著小紅果回林幫,小紅果不願意回去,狠狠推了把頭,觸發了把頭後腰的舊傷,小紅果有些不忍心,便將把頭送回林幫。

  把頭自己的房間亂得一塌糊塗,但小紅果的房間卻整整齊齊地保留著,而且把頭也借酒了,小紅果覺得把頭真的變了,但想起小時候的一幕幕經歷,小紅果還是不願意原諒把頭。

  當初就是因為把頭喝酒,小紅果的媽媽被他失手打成重傷,小紅果出去找人幫忙,回來之後發現媽媽不見了,之後得到了媽媽去世的噩耗,小紅果認為媽媽的死是父親直接造成的,所以無論父親做什麼,小紅果都不會原諒父親。

  小紅果不願意像父親一樣做個不負責任的人,堅持要回地質隊,白臉追上去將當年的真相告訴了小紅果,原來當年小紅果去找人救媽媽的時候,把頭背著紅果媽媽徒步去了縣醫院,最終不但沒能救回紅果媽媽,把頭的腿也因為長時間雪地行走而凍傷,把頭什麼也沒跟小紅果說,但這一切白臉都看在眼裡,把頭這些年來也一直自責,自我懲罰著,但他對小紅果的父愛是一點沒少,小紅果從來都不知道這些,現在她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對父親了。

  順德奶奶也跟村里人一樣上吐下瀉,菜瓜自責愧疚地哭了,菜瓜生性穩重懂事,跟同齡的女孩子比要成熟很多,多年來的責任感壓抑地她從不流淚,現在看到菜瓜流眼淚,奶奶覺得哭一哭也能釋放下她的壓力,但對菜瓜也充滿了心疼。

  順德奶奶明白菜瓜重情重義,所以才跟她作對保護地質隊的人,但在奶奶看來,地質隊會給村莊帶來災難,奶奶不是害怕馬殿臣,而是心存敬重,順德奶奶希望菜瓜不要再去冒險了,菜瓜含著眼淚答應了奶奶。

  白臉帶回了幾貼膏藥,說是小紅果買的,把頭不相信,因為今天小紅果的態度很明確,她不會原諒他,所以上次送飯的也不可能是小紅果,而是白臉做的,想哄把頭開心。

  張保慶覺得四傻之前的異狀是裝出來的,根本不是蜂毒的原因,便去找菜瓜打聽四傻的人品,四傻在村裡的風評並不好,不務正業、嗜酒、好賭,這讓張保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張保慶發現四傻不光一次性結清了小賣部的欠賬,還專門買了最好的酒,四傻突然有錢,張保慶懷疑是有人用錢收買了四傻,讓他故意裝瘋賣傻嫁禍地質隊。

  村里那么多人生病,楊曄懷疑是有人下毒,村裡有自家水井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用村東頭的公用水井,而地質隊大院裡有自己的水井,所以如果有人往公用水井下毒,那么大部分村民都會生病,而地質隊反而會沒事。

  楊曄和商雪榕去公共水井取了水樣,準備拿到縣醫院去化驗一下,因為擔心村民發現他而惹麻煩,所以一聽到人過來便躲了起來,也因此目睹了一個蒙面人去井口投毒,商雪榕衝上去和蒙面人打鬥起來,蒙面人身手靈巧又騎著馬,楊曄他們並沒有追上。

  水樣里檢測出了瀉藥的成分,雖然沒有抓到兇手,但是這足以證明地質隊的清白。

  菜瓜以看病為由去四傻家找他,並將他拉到廚房聊天,張保慶則趁機溜進四傻的房間找證據,四傻媳婦突然回來了,張保慶嚇得躲進被窩,又裝著咳嗽幾聲,四傻媳婦以為四傻又發病,要變怪物了,嚇得趕緊去找順德奶奶。

  四傻媳婦忘記拿藥方又折回房間,正好撞上張保慶,四傻媳婦拿起掃把便打張保慶,菜瓜和四傻聽到動靜趕緊出來阻止,張保慶拽掉了四傻媳婦手裡的掃把,四傻媳婦情急之下順手拿起一個大鐵耙子扔向張保慶,張保慶躲了過去,但這大鐵耙子卻讓他起疑,這耙子上還帶有鮮血。

  張保慶將四傻和大鐵耙子帶到村長家裡,四傻當著村民的面,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他在大鐵耙子上綁上動物皮毛,偽裝成野獸的爪子,讓村民們誤以為是從未見過的野獸,四傻交代是有人從門縫塞錢和信給他,指示他做這一切的,但是對方是什麼人,他完全不知道。

  楊曄將水井下毒的事情告訴村民,大家懷疑也是四傻做的,但四傻極力否認,商雪榕和下毒人交手時,打傷了對方的手背,但四傻的手背沒有傷,足以證明不是他下毒。

  雖然沒找到下毒的真兇,但破除了魔王詛咒的傳言,楊曄讓小紅果統計村民生病名單,他已經在醫院安排好了醫生,讓村民們儘快去檢查,誤會解開了,村民們也有些內疚,對地質隊充滿了感激。

  林幫的大劉哥攛掇著幾個兄弟去投靠老洞狗子,把頭發現幾個兄弟不對勁,便前去詢問,發現了大劉哥手背上的傷痕,大劉哥見瞞不住了,便直接退出了林幫。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