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34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34集劇情介紹

  張大軍之死暗藏陰謀 楊曄追兇險些喪命

  奶奶看著家的方向,仿佛看到父親馬殿臣來接她回家,在一片期待之中,奶奶淚眼婆娑,離開了人世,她這一生都在想辦法回家,可是卻始終找不到門路,到死也只能看這家的方向,菜瓜哭著說一定要帶奶奶回家。

  順德奶奶的葬禮上,菜瓜異常冷靜,讓大家都覺得她沒事就好,但張保慶卻覺得,菜瓜越冷靜就代表越有問題,還不如痛快哭一場來的好。

  陸教授回到地質局之後,便追問密文破解成果,簡川和楊曄沒有透露進程,只說目前什麼也看不懂。

  簡川調查了祁昊十年前的狀況,當年祁昊娘得了胃癌,祁昊的經濟條件完全不足以支付醫療費用,但是在事故發生的第二天,就有人去幫祁昊娘交了醫藥費,但因為時間太久,醫院已經查不到是誰交的醫療費用,不過這些巧合,足以證明十年前,張大軍的死根本不是意外。

  楊曄又去找了祁昊,楊曄一提起十年前的事情,就開始情緒激動,祁昊是為了自己的娘,那張大軍也是別人的父親和兒子,楊曄站在道德制高點逼問祁昊,但祁昊內心本就糾葛,被他這樣逼問簡直要崩潰了,商雪榕趕緊勸說楊曄緩緩,楊曄留下自己的電話,讓祁昊想通了打給他。

  當年收買祁昊的人是阿飛,楊曄剛從祁昊家離開,阿飛便化妝成工人去祁昊家,正好跟心神不寧的楊曄撞了頭,楊曄當下連連道歉,沒有多加懷疑。

  阿飛讓祁昊去外地躲躲,祁昊正在收拾行李,阿飛卻拿起錘子準備殺他,祁昊警惕心重,察覺了阿飛的企圖,猛然反擊打退了阿飛,然後趕緊跳窗逃走,幸而祁昊對北京的胡同巷子熟悉,驚險地躲過了阿飛。

  楊曄想起在鹿雲鎮見過阿飛,跟剛剛的工人很像,立刻折返到祁昊家,家裡一片狼籍,窗台上的腳印說明祁昊已經逃走。祁昊現在的狀況,一定會找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然後籌錢跑路,而楊曄便是他籌錢的最好人選。

  張保慶大鬧日升公司地下倉庫之後,警察便查封了日升公司,並抓捕了大部分的員工,首領亞瑟和一些骨幹分子仍然在逃。張保慶和地質隊去警察局錄口供,警察將從日升保險柜找到不少萬金之國的照片之類,還有李鐵柱的腰帶,還有一些地質隊和張保慶、菜瓜姐弟他們的詳細資訊和近期行動動向,顯然這夥人調查他們很久了,但卻沒有商雪榕的資料。

  楊曄還沒有回來,祁昊打電話到地質局,負責接電話的小鍾將來電轉接到楊曄辦公室,正好被路過的陸教授接到這通電話,祁昊表明需要錢,晚上八點在公園廢棄工廠見面,就將當年真相告訴楊曄,陸教授裝作楊曄的聲調,滿口承當會赴約。

  楊曄趕回地質局,剛好看到陸教授從他辦公室出來,楊曄察覺不對勁,趕緊找小鍾問今天電話接聽記錄,小鐘錶示確實有個叫祁昊的打電話來找楊曄。這時簡川的電話也打了過來,簡川查到祁昊最近在倒賣鋼鐵,常常去公園旁的廢棄工廠弄鋼鐵,楊曄立刻趕去廢棄工廠。

  晚上阿飛出現在廢棄工廠,祁昊看到後趕緊躲了起來,阿飛見工廠沒人便離開了,不一會兒楊曄便趕到工廠,楊曄找到了祁昊,但祁昊以為他跟阿飛是一夥的,便偷襲楊曄,楊曄百般解釋,如果他真的有心害祁昊,就會跟阿飛一起出現了,且現在祁昊的前妻和女兒還惦記著他,楊曄勸說祁昊去派出所說出當年事情的真相,不要背一輩子的污名。

  祁昊佯裝答應去派出所說明真相,但他並不想去派出所,趁楊曄不注意拿石頭砸了楊曄的頭,之後撒腿就跑,卻被開著大卡車駛來的阿飛撞死,阿飛調轉車頭又撞向楊曄。

  楊曄醒來的時候是在自己床上,他受了重傷卻沒死,商雪榕找到他時,地上滿是血,是商雪榕背著他回來的。楊曄醒來後,便一心去找兇手,商雪榕勸他在床上修養,並給他端飯,楊曄卻煩躁地將飯碗都打碎,還推到了商雪榕,商雪榕摔倒在碎碗片上,扎破了手,楊曄又心疼的拿藥幫她包紮。

  商雪榕知道楊曄難受,她不怪楊曄沖她發脾氣,但是看到楊曄難受,她只會更加難受,商雪榕心疼的靠在楊曄肩頭,勸他冷靜下來一起想辦法。

  日升保險柜里的萬金之國照片,跟地質隊留存的照片是一樣的,說明是地質隊出了內鬼,將照片複製了一份出去,張保慶的懷疑對象是商雪榕,因為其他人的資料都非常詳細,就算亞瑟派人24小時蹲守在地質隊門口,都不一定那么詳細的,所以隊內一定有人監視,而商雪榕的資料卻完全沒有。

  菜瓜為奶奶守靈,好幾天不肯吃飯,餓得昏倒了,張保慶勸不動她,表示要陪著菜瓜一起餓,菜瓜才肯慢慢服軟。

  簡川在此研究張大軍的調研報告,張大軍提到從千百山回來的時候,給兒子買了個地球儀,之後又多次反覆提到地球儀和千百山,簡川覺得地球儀另有文章。

  楊曄根本沒在張保慶家見過什麼地球儀,於是打電話到地質隊,但是電話一直沒人接,楊曄覺得地質隊一定出事了,否則不會沒人值班,楊曄煩躁得恨不得立刻到鷹屯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