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37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37集劇情介紹

  小丁被套路稱迷惑線索 陸教授落入保慶圈套

  掃地的是亞瑟安插在醫院盯梢的,陸教授的紙條中稱自己已經被人懷疑了,暫時不見面,等查證更多資料之後再見面,但這些話在亞瑟看來,完全是推脫之辭。

  商雪榕回到地質隊後便收拾東西要走,楊曄勸她別衝動,兩人在房間爭執起來。小丁一直覺得楊曄被商雪榕迷惑了,聽到小紅果說他們白天去跟蹤商雪榕了,便很開心的說楊曄還算有理智,既然商雪榕要走就走的快些好,並幫她拿行李去借車,商雪榕覺得這次從北京回來,這邊所有人都對她怪怪的,加上小丁陰陽怪氣地趕她走,她又決定不走了,表示要等調查清楚了再走,這把小丁氣的不行。

  楊曄接到總局電話,這幾天北京安排了大部隊來增援,楊曄通知老高和小丁準備接待工作,之後便慌慌張張去菜瓜家裡。

  楊曄跟菜瓜借取金鐲,那畢竟是順德奶奶的遺物,菜瓜猶豫不決,張保慶稱楊曄用什麼名義,也沒資格強取菜瓜家裡的東西,衝上來就跟楊曄打了起來,陸教授趕緊來拉架。

  二鼻子收到一封信,但欣賞白紙一張什麼字也沒有,張保慶覺得可能是誰惡作於,但陸教授卻知道,這是亞瑟的警告。

  小丁一直緊緊盯著商雪榕,商雪榕去廁所他也要跟著監視,商雪榕氣的不行,但又表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堅持留在地質隊。

  陸教授去醫院見了亞瑟,詢問亞瑟之前是否有傳遞信息,亞瑟表示這是第一次,陸教授才明白之前窗台上的紙條是張保慶他們的試探。

  亞瑟已經知道了金鐲上的文字,但是陸教授卻沒主動告訴亞瑟,還說沒有任何研究成果,亞瑟威脅陸教授,讓他將鐲子偷出來,如果他再耍滑頭,就讓張保慶和陸教授一起死,陸教授自己已經不懼死了,但是他不能連累張保慶,只能順著亞瑟的要求。

  天快黑了,張保慶去小賣部給媽媽打電話,陸教授擔心張保慶出意外,勸她明天再去,張保慶怕媽媽責罵,堅持要現在立刻去。

  菜瓜和二鼻子在廚房做飯,陸教授稱自己帶的有臘肉,去房裡拿一下,其實是想去菜瓜房間偷鐲子。

  小丁跟蹤商雪榕了一整天,商雪榕一直在屯裡瞎轉悠,最後在菜瓜家附近跟丟了,小丁擔心商雪榕是在打鐲子的主意,趕緊去菜瓜房間看鐲子是否還在,但他正在翻找的時候,張保慶沖了進來直接將他按倒,小丁解釋了今天跟蹤商雪榕的過程,埋怨張保慶也不看清楚在動手,這一切都看在陸教授眼裡。

  原來張保慶出去打電話是假,事實上還是想試探是否有人打金鐲的主意,沒想到卻被小丁沒頭沒腦得破壞了,陸教授就在家裡,明顯是張保慶的試探對象,陸教授有些生氣的將臘肉仍在桌子上。

  小丁回到地質隊之後,發現商雪榕已經在隊里了,小丁有些生氣追問商雪榕剛剛去哪了,商雪榕一臉無辜和生氣,小丁生氣的拉著商雪榕要趕她走,吵鬧聲驚動了所有人,楊曄指責小丁太衝動了,安撫了大家的情緒。

  張保慶和楊曄假裝不和試探內鬼,連續幾次都失敗了,想來繼續也不會再有人相信了,張保慶跟楊曄坦白了自己的想法,也許是他們找錯方向了,從小到大,陸教授對他的關心都要超過他媽媽了,那種關心不是假的,他真的無法再繼續懷疑陸教授了。

  商雪榕的身份其實是亞瑟那幫人的老大,她看出鐲子是楊曄的圈套,白天在屯子裡看似瞎逛,其實早就跟阿飛接了頭。

  張保慶幫陸教授整理房間,發現陸教授包里的的藥方,那天醫生開錯藥之後,張保慶親眼看到陸教授將藥方扔進垃圾筒的,而且陸教授對青黴素並不過敏,還有上次夜裡張保慶放在窗台的字條,張保慶跟楊曄和菜瓜探討這一系列事情,猜測醫院裡應該有亞瑟的人,所以陸教授才三天兩頭去醫院,張保慶決定再試探一次陸教授。

  菜瓜一副焦急的模樣回到家裡說張保慶不見了,早上看到張保慶氣沖沖從陸教授房間出來直奔醫院,菜瓜一路跟到醫院卻找不到人了,看著菜瓜焦急的模樣,陸教授信以為真,以為是阿飛抓了陸教授,陸教授顧不得多想,立刻跑去醫院。

  陸教授直奔跟掃地人接頭的房間,抓著掃地人問張保慶的下落,卻不知張保慶此刻就跟在他身後,張保慶、楊曄和菜瓜姐弟都在這裡,陸教授對自己的身份默認了,只要張保慶無恙,他進警察局也無所謂了。

  阿飛躲在門外,在張保慶出來的時候,用刀挾持了張保慶,陸教授滿臉焦急,不允許阿飛傷害張保慶,並用自己換回了張保慶,阿飛挾持著陸教授離開了醫院。

  楊曄通知了警察局,陸教授、阿飛、亞瑟都成了通緝犯,亞瑟將陸教授關在密室里折磨。亞瑟接到電話,通知他萬金之國的鑰匙根本不是金鐲,而是小白鷹,但小白鷹被張保慶放飛了。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