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鷹獵第6集劇情介紹

天坑鷹獵第6集劇情介紹

  二鼻子衝動砸路掉進暗河 小紅果獲救楊曄不知所蹤

  白臉順著小紅果留下的痕跡找到了懸崖邊,讓小紅果順著自己的身體爬了上來。

  天坑下的路漆黑一片,七拐八拐的,菜瓜聽到了二鼻子的喊聲,順著聲音尋過去,三少年終於會和。

  天坑下別有洞天,有很多像樹一樣的石頭,是樹經過長年累月變成了化石,之前菜瓜給陸教授帶路的時候,只帶到剛剛掉下來的雪地處,之後便遇到雪崩,菜瓜並沒有下過這個天坑。張保慶在這裡發現了一些化石標本,陸教授的辦公室有一摸一樣的標本,也就是說陸教授曾下來天坑,毒源的線索很可能也在這裡。

  菜瓜想根據化石樹上的年輪分辨東南西北,但是這些化石常年不見光,根本沒有方向可言,張保慶對地質勘探很有一套,雖然沒有真的接觸過這些,但卻比菜瓜懂得多。

  把頭發現了小紅果寄的紅繩子,順著繩子找到了雪洞裡的楊曄,小紅果的水壺還在楊曄身邊,說明小紅果就在附近,把頭沒管楊曄,繼續帶人在周圍尋找小紅果。

  菜瓜附耳在樹上聽到了水流聲,有水流的聲音便會有出口,但是別人都沒聽到水流聲,張保慶對菜瓜的聽力讚不絕口。

  鷹屯的村長正在開會,小丁等不及村長開完會,想要自己先進山找人,但邢原野擔心地質隊的人不熟悉路,如果直接找村民,萬一出意外擔不起責任,一直躊躇著不下決定,小丁心急救人,跟邢原野大吵起來。老高趕緊出來當和事佬,提議找住在山裡的老獵戶幫忙,三個人兵分兩路進山找人。

  張保慶跟著菜瓜走了好遠,才隱約聽到了水流聲,但是菜瓜卻聽不出水流聲是從哪裡發處的,張保慶發現地上有很多磁鐵化石,這種化石就像錄音機一樣,能夠記錄聲音,剛剛的水流聲是磁鐵化石發出的,真假水流的聲音混合在一起,也就聽不出水在哪個方向了。

  張保慶推測他們現在所在的地下,應該有一條暗河,只要找到暗河的出口,就能離開天坑了,二鼻子拿出匕首直接砸碎了腳下的地面,下面果然有一條暗河,但是下一秒地面便出現了裂縫,三個人掉進了暗河之中。

  暗河下的水勢湍急,三少年被卷進一片暗礁之中,菜瓜被礁石撞到腦袋昏倒,沉入了水底,張保慶趕緊游到水底將她救上岸,接著又下河去救二鼻子,水底有很多吸血鯰魚,菜瓜和二鼻子都被吸血鯰魚粘上了,張保慶先幫菜瓜壓出胸腔的積水,又給她做人工呼吸,菜瓜才終於清醒,接著張保慶用匕首將吸血鯰魚劃掉,這才保住這姐弟倆性命。

  白臉把小紅果送到山下路口,讓她自己回去,免得惹人懷疑,小紅果勸白臉不要再跟著把頭做壞事了,她擔心兄弟們被抓進去,她也明確表示以後不會再幫他們做壞事了。邢原野出來找人,恰巧看到了小紅果和白臉在一起,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些曖昧又有些疏離,邢原野都看在眼裡,卻沒有聲張。

  二鼻子餓的不行,但是天坑下面幾乎沒有任何吃的,菜瓜發現水邊的樹雖然枯萎了,但樹根竟然是活的,跟之前見到的化石樹完全不一樣,她覺得應該是靠近水邊的緣故,所以這些樹才能活著。張保慶嘲笑她不懂,還驕傲地要給他們姐弟倆上課,之前的化石樹可能是上億年前的地殼運動造成的,而這片活著的樹林可能是近些年的地殼運動造成的,但是菜瓜姐弟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菜瓜在找食物的時候,發現了一隻箭,箭頭上有他父親生前用過的圖騰印記,菜瓜回想父親在世時候的風光,以及一家人的溫暖,一時間難以掩藏自己的悲傷,張保慶看出她神色有異,問她時她趕緊把箭矢藏起來說沒事。

  天坑下面幾乎是寸草不生,張保慶認為如果馬殿臣真的生活在這裡,那一定有什麼密道運送物資,也或者在這地下有另一片天地,能夠自給自足,但一定有什麼密道之類的,只要找到密道,便能離開這天坑了。菜瓜感應到了風來的方向,在菜瓜的帶領下,他們順著風向尋找洞口。

  地質隊的人找了好幾家獵戶都沒人,只能先回村里等著,順德奶奶帶著獵戶們回到鷹屯,小紅果也剛好回來,說了楊曄的狀況,順德奶奶答應帶人進山救人。

  楊曄醒來之後見小紅果不在身邊,擔心小紅果出意外,又拖著病體離開雪洞去找小紅果。

  聽村長說,五十多年前,馬殿臣在老龍口附近發現了金脈,招來土匪覬覦,準備進入老龍口殺人奪金,但結果卻慘不忍睹,那些土匪幾乎都被開膛破肚,幾個活下來的也是瘋傻的見人就殺,馬殿臣魔王的名聲,就是那時候傳出來的。順德奶奶帶著獵戶們祭拜山神,以示無意冒犯,然後帶人進山尋人。

  三少年找到了離開的洞口,洞口太高爬不上去,周圍有不少樹藤,菜瓜準備順著樹藤爬上去,張保慶感到奇怪,這些樹藤分布奇怪,連風都吹不動,且千百山根本沒這種樹。菜瓜嘲諷張保慶膽小了,所以才磨磨蹭蹭的,她自己一馬當先前去抓住樹藤,但走近才發現樹藤上有不少蛛絲,且有數不清的鳥獸屍體被蛛絲吊著,菜瓜的頭髮被蛛絲纏繞,他們從沒見過這么粗的蛛絲,且根本弄不斷,這時從天坑上的洞口下來一個大蜘蛛,三人驚訝的瞪圓了眼睛。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天坑鷹獵"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