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案第4集劇情介紹

唐詩三百案第4集劇情介紹

  東南被放血險喪命 人臉牡丹驚現宮中

  三公公一路帶著李墨白去住在祭司神殿,先見到了大祭司身邊的大侍女白露,三公公告訴李墨白現在封后在即所以住所緊張,就連新入宮的采女也都只是住在了神殿周邊,將李墨白安排在這裡也實屬無奈,李墨白卻對住所好不計較,只是希望三公公能多送他幾罈子西鳳酒作為見面禮,三公公慌忙答應,對李墨白恭敬有加。

  與此同時,太尉許諾了只要不讓封后大典如期舉行,就讓效忠他的二祭司提升繼任大祭司之位。

  李墨白喝酒之後在宮中舞劍,想起的都是父親的冤死,李墨白愁緒滿腹。

  東南私闖進了祭祀神殿,卻突然被人用紅色綢緞襲擊,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被綁在了床上,用紅絲綢綁著放血,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質問東南為什麼私闖神殿,此時東南自然知道所謂的冤魂索命只不過是有人故弄玄虛罷了,對方見東南不肯說,暗中啟動機關欲將東南勒死,恰好李墨白心情不好四處走,來到了神殿外面聽到細微的聲音傳出,進去救了東南出來,並帶回自己的住處,讓念奴給她的手腕上藥,東南從昏迷中醒來,要求李墨白把她送回住處,李墨白將昏迷的東南送回去,突然覺得平時兇巴巴的女孩現在這么虛弱可憐,幫東南脫了鞋蓋上被子離去。

  三公公帶著新來的法師元若子,元若子追問三公公李墨白的住處,三公公叮囑元若子不該打聽的不要打聽。

  次日,東南跑來向李墨白道謝,李墨白卻認為不夠誠意,要東南給他鞠躬倒茶表示感謝,東南耐著性子給李墨白倒茶,李墨白又說太燙了,東南又給李墨白來回折騰弄涼了,並警告李墨白如果敢說涼了就不讓他活了,念奴忍不住笑了解釋李墨白只是故意逗東南的,東南提醒兩人,她現在是冒名頂替采女進來的,不能說她叫東南。

  東南告訴李墨白她昨天中毒了,並給李墨白看她手腕上的痕跡,而且這種毒藥七天后就發作,一命嗚呼,並要李墨白幫忙找到解藥,此時,元若子來到這裡,東南熱情的給倒水,卻趁機將毒藥也放在了茶碗裡,讓元若子也感染毒素,同時告訴李墨白七天之內必須找到解藥,否則元若子也得跟她一起喪命了,之後趾高氣揚的離開。

  隨後,李墨白帶著元若子去找了大祭司,說出中毒人的樣子,尋求大祭司幫助,大祭司卻忽然訓斥了手下端來的水太燙了,之後淡定的告訴李墨白她從未聽說過這種毒。待大祭司離開,李墨白認為大祭司的手臂僵直,應該是緊張所致,她訓斥人燙了她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應該昨天襲擊東南的就是她,李墨白正打算去調查,卻發現大祭司也突然吊死在房間裡,且面部的血紋和東南的一樣,李墨白正打算上前查看,卻被易夫人阻止,易夫人告訴李墨白這個案子是歸他們月西樓審查,外人不得干涉,之後就命人抬走了屍體。與此同時,有人在花園裡發現牡丹花開出了人臉,李墨白慌忙去查看,牡丹花上是血漬一片,但是酷似人臉,此時皇上和玉貴妃到來,李墨白專著的居然沒有行禮,皇上也並未責怪,李墨白髮現泥土有異常,忙讓人挖開花下的泥土,皇上隨即命人照李墨白的話去做。

  當花圃被挖開以後,發現裡面全部都是屍體,李墨白和念奴慌忙前去查看,李墨白在泥土中發現了一個玉簪子悄悄藏在袖子裡,此時,易夫人請求把案子交給月西樓,皇上準許,易夫人命人清場,李墨白也要被趕出,貴妃卻代為說話,認為此事蹊蹺,封后大典在即,宮中忽然出現這么多屍體有些心難安,建議李墨白去和月西樓同時去查案,皇上準許,易夫人卻命人將所有的屍體都抬回月西樓,李墨白要求查看大祭司的屍體也被易夫人拒絕了。

  李墨白被貴妃叫去,李墨白倨傲不肯下跪參拜,玉貴妃卻絲毫不在意,只是希望李墨白能儘早破案,李墨白將之前陸叢雪(東南)進入神殿被抓的事情告訴了貴妃,詢問大祭司是否留下解藥,貴妃對此一無所知,李墨白離開之時希望貴妃如果以後陸叢雪冒犯了貴妃不要和她計較,玉貴妃頷首同意,玉貴妃之所以對李墨白的行為不在乎,也是因為她深知人面牡丹和大祭司的死都是衝著她來的。

  李墨白回去以後東南做了一個實驗,用毒水澆灌了牡丹花,牡丹花就顯出了人臉,因此東南推測是屍體上有這種毒素,屍體的毒素滲入了花根,所以出現紋路,看起來就像是人臉。

  易夫人來匯報太尉,在大祭司死之前一個叫逸冬的花匠就回鄉了,他應該不是殺死大祭司的人,並且認為這件事也二祭司也不會有關係,二祭司雖然想當大祭司,可是沒有那個膽子殺人,太尉認為即使逸冬不是和二祭司都不是兇手,可是李墨白遲早都會查到他身上,到時候如果供出二祭司在神殿的事情就不好了,易夫人立刻表示去找逸冬,坐實了逸冬殺人的罪名,儘快結案。

  李墨白和東南來到了大祭司神殿,看到白露哭泣,對白露進行問話,並要白露說出那天晚上發現屍體的事情說一遍,白露告訴李墨白那天除了二祭司,她沒有看到任何人進入神殿,後來就發現了大祭司的屍體,二祭司在神殿的時間大約有半個時辰。李墨白不發一言的離開,卻對白露的話產生了懷疑,看白露的表情知道她在撒謊。

  隨後東南和李墨白又去打算提審二祭司,被易夫人搶先一步帶走了二祭司。此時,念奴和元若子來到,告訴他逸冬在那天晚上去而復返了一次,李墨白要搶先一步去找到逸冬,不能讓逸冬再次落入月西樓的手裡。

  晚上,東南撒藥粉將門口的侍衛弄暈,隨後進入房間,又迅速的給二祭司投入了一個藥丸,並告訴二祭司這個藥只能維持一個時辰的壽命,如果不說出所有的事情就只能等死,並帶著他去見李墨白。

  李墨白髮現大祭司的禪杖斷裂被沾起,猜測就是二祭司所為,二祭司服了毒藥一五一十的告訴李墨白的確是他弄斷大祭司的禪杖,就是要在封后大典時候斷裂,這樣就認為是不吉的。李墨白詢問了手中的簪子二祭司時否認得,二祭司表示之前有一個叫梨花的侍女伺候過大祭司,因為侍女們不能戴這種簪子他還訓斥過梨花,後來大祭司出面才放了梨花。看看時辰差不多了,李墨白要二祭司先回去,並提醒他這件事不能讓月西樓知道,否則月西樓也饒不了他,二祭司自然知道輕重點頭答應。

  李墨白找來了逸冬,詢問他為什麼殺死大祭司,他是大祭司最信任的人,吃穿用度都比別人好,也幫著大祭司侍弄花草深得大祭司喜歡,逸冬情緒低落告訴李墨白,大祭司對他好是,因為大祭司是他的奶奶。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唐詩三百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