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案第7集劇情介紹

唐詩三百案第7集劇情介紹

  易夫人提醒李墨白當心中毒 月西樓投名狀兇狠殘暴

  李墨白來到長生殿查看月西樓的指揮使鈞平之死,鈞平被人砍了首級跪在那裡,手裡卻是托著自己的首級。易夫人也隨後而至查看,李墨白諷刺易夫人是他的提線木偶,不停的跟著他的屁股後看,此時皇上來到這裡,詢問這起案件的發現,易夫人回復和之前的如出一轍。皇上轉頭問李墨白可有什麼看法,李墨白被人搶了話無話可說,皇上憤怒斥責李墨白樁樁件件的案子都和他的唐詩有關係,斥責李墨白和這件事脫不了干係,並訓斥隨後趕來的元丹丘和東南,每天就知道跟著李墨白的屁股後頭跑,玉貴妃認為如果這件事既然和李墨白脫不了干係的話就讓李墨白和易夫人同時查這個案子,皇上厲聲道即使他想出宮此時也不容易了,言下之意就是已經同意了二人的合力查案。

  易夫人待皇上離開之後提醒李墨白小心禍從口出,毒從口入,李墨白因此懷疑自己的飲食被人動了手腳,通過銀針試探,發現是在筷子上用了毒。由於大家一時猜不透易夫人的用意,只好先靜觀其變。

  李墨白給東南寫了一個保證書,承諾破案之後向貴妃求取她所需要的藥物,希望東南不要亂跑了,東南將信將疑,詢問李墨白為什麼突然之間要對她這樣好,是不是又有什麼壞主意了,李墨白卻突然向東南表白,表示已經喜歡上東南了,二人一時都愣住了,恰好此時念奴和元丹丘來到了門外聽到李墨白的表白,念奴心生難過,元丹丘慌忙去哄念奴,房間裡的東南則噗嗤一下笑出了聲音,詢問李墨白是不是開玩笑呢,李墨白有些生氣的離開了。

  元丹丘一路追趕念奴到廚房,看到念奴有些魂不守舍的傷心,不停圍著念奴周圍轉悠哄念奴開心,念奴忽然迷了眼睛,元丹丘又著急的要幫她吹,恰逢此時喝的醉醺醺的李墨白來到這裡,以為元丹丘是要欺負念奴,上前就去揍元丹丘被念奴攔住,念奴解釋元丹丘只是為她吹眼睛罷了,之後就離開了。

  元丹丘一直敲念奴的門,希望能邀請念奴出來欣賞沒有月亮的月亮,並且勸念奴不要和小妖女一般見識,還好心勸念奴不要總是惦記李墨白,因為這年頭流行的就是小妖女那樣古靈精怪的,這也是李墨白喜歡小妖女的原因,像她這樣的賢妻良母已經過時了,念奴不置可否的表示她這個賢妻良母要回去做被子了。

  晚上念奴悄悄起來,將元丹丘縫在了被子裡,還將元丹丘所有的衣服都縫成了球踢,元丹丘一早上起來發現自己被縫在被子裡,急的嗷嗷大叫,李墨白雖然成功的將他從被子裡解救出來,可是也將他的衣服剪破了,元丹丘又捨不得拆開所有被念奴嬌做成球的衣服,只好穿著破爛的襯衣來到院子裡,雖然凍得直跺腳,也捨不得拆開他念奴姐姐的手工。

  李墨白等人根據紅綢絲的線索查到之前只有死者侍女玲瓏領用過,於是就去了玲瓏房中查看,發現了很多的荷包繡品,且從玲瓏的被子下面看到了鴛鴦圖案的刺繡,元丹丘認為一定是侍女玲瓏和月西樓侍衛鈞平有私情,玉貴妃發現了所以認為侍衛和宮女私情有失臉面就給殺死了,一句話遭到了眾人的白眼。李墨白讓把所有的資料都帶回去仔細的查看。

  通過對宮中人的排查,李墨白髮現鈞平還有一個在月西樓做雜役的弟弟鈞安,一時之間,也猜不透玲瓏是給誰的禮物,李墨白打算去找鈞安了解一下情況,恰逢鈞安被升職做了指揮使,李墨白對此產生了懷疑。李墨白見到鈞安簡單的詢問他是否和鈞平是兄弟,鈞安則解釋兩人只是普通的同僚罷了,之後李墨白要求鈞安附耳過來聽,李墨白在鈞安的耳畔說了一席話,鈞安當時就變色,一旁的易夫人明顯產生了懷疑,當李墨白離開以後易夫人詢問鈞安李墨白剛才說了什麼,鈞安卻回答什麼也沒說,易夫人露過一絲冷笑,並認為李墨白是故弄玄虛。

  李墨白在院子裡等著鈞安的來到,並且肯定鈞安一定會來,因為他附在鈞安耳朵跟前說了一句話他已經查到了鈞平是被誰所殺。鈞安果然如期而至,可是什麼也沒有說,李墨白邀請他一起喝酒,也被鈞安拒絕了,鈞安表示如果李墨白沒有什麼事他就走了,李墨白詢問鈞安就不想知道兇手是誰嗎?鈞安卻表示如果真的查出來是誰直接抓人就是了,隨後就離開了,貌似一點都不關心,可李墨白卻看出鈞安一定是知道內情的人。

  李墨白去找高黎聲稱殺害鈞平的兇手已經心中有數,但是需要月西樓的全力配合,高黎命易夫人召集了所有人,李墨白讓所有人舞出劍法,三五招即可,迫於皇上讓共同查案的壓力,易夫人只好照做。與此同時,外面的元丹丘和東南來到了院子裡,找到了一個密室的入口闖進去。在密室里發現了很多的卷宗,裡面記載了凡是進入月西樓的人都是用至親的身軀作為投名狀,才可以進來的。有的奉上了妻子的頭顱,有的則是奉上了父親的手臂,這讓元丹丘和東南有些瞠目結舌。

  隨後找到了鈞平和鈞安的卷宗,但是鈞平和鈞安的投名狀兩頁卻被撕掉了。李墨白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也就結束了繼續觀看他們練武比試,高黎不由得揣測這個李墨白究竟要做什麼,易夫人則聲稱不管李墨白要做什麼都保證他什麼也查不出來,因為她早就做好了安排,高黎瞪了一眼易夫人,一言不發的離開。

  次日,李墨白詢問玉貴妃是否知道投名狀的事情,玉貴妃表示這件事她早有耳聞,手段狠辣異常,兩人也是多年不和,所以她即使知道這件事也沒有揭穿,擔心女人干政引起皇上的芥蒂,但是這次倒是一個合適的機會,李墨白打算用這件事向皇上稟明,讓皇上知道這件事,也能擺脫了玉貴妃干政的嫌疑,玉貴妃當然同意。隨後李墨白將鈞安和鈞平的事情也告訴了玉貴妃,玉貴妃表示,如果李墨白能證明玲瓏是被月西樓的人殺死,她可以冒險幫助李墨白找到鈞安和鈞平的入宮資料,只有這樣才能確定二人的關係,李墨白欣然同意。

  東南一個人跑去闖入了鈞安的房中,並且用匕首架在了鈞安的脖子上逼問是誰殺死了玲瓏,鈞安卻迅速的閃躲,,避開了東南的匕首,二人在房中打鬥起來,打碎了一個花瓶,門外侍衛聽到響聲忙詢問鈞安發生了什麼事情,鈞安謊稱是自己不小心打碎了花瓶。這個舉動倒是出了東南的意料之外,東南小聲問鈞安為什麼幫她,鈞安表示他只想李墨白能儘快查出殺死鈞平和玲瓏的兇手,並認為這件事和月西樓脫不了干係。

  元丹丘查到在玲瓏死的時候,鈞安在宮外值班,很多人都可以作證的,他沒有機會殺死玲瓏。而念奴調查到玲瓏和鈞平鈞安都是同一個日期來的。針對之日記錄情況,李墨白髮現每次十五當值都是鈞平,只有玲瓏死的那天當值的是鈞安,甚至懷疑之所以沒有鈞安的投名狀記錄,或者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投名狀,之所以能來月西樓也許是被迫的。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唐詩三百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