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父老鄉親第19集劇情介紹

啊父老鄉親第19集劇情介紹

  王天生因申保國一事 而向何春紅請教

  退休的縣委辦公室主任、王天生的姑老爺兼恩人吳連成,因自己最為寶貝的小兒子吳家根打傷下村執行公務的張副鄉長而被捕一事,特意趕到白坡鄉政府,向王天生求情。面對吳連成責怪自己到任後,沒有上門拜訪,王天生是一肚子的委屈。幸好有秋霞在此為自己證明,才將此事圓了過去。提起吳家根傷人一事,王天生聲稱自己當時並不在現場,所以不了解此事,請當時在場的吳家賢將當時的情況向吳連成進行了介紹。誰知老實本分的吳家賢幫理不幫親,氣的吳連成當場翻臉,如果沒有王天生夫婦拉著,恐怕吳家賢就要挨打。面對吳連成的請求,儘管王天生不忍拒絕,但也仍沒有答應。無奈之下,王天生只能將事情的嚴重性向吳連成解釋後,請吳家賢先將老人帶回。面對吳連成的不理解和憤怒,王天生雖再三解釋,但仍未鬆口,見此吳連成不禁用拐棍打了王天生。

  一旁的史強見王天生夾在張副鄉長和自己的恩人之間實在為難後,立馬趕去鄉派出所,找於所長進行商議。二人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

  晚上,秋霞叫王天生洗漱時,無意間碰到了他的手臂,才得知王天生的手臂都被吳連成打腫了。久別重逢的二人剛想說些體己話,史強就將其叫了出來。原來史強見王天生夾在中間著實為難,就將此時告訴了小孫,進而傳到了張副鄉長耳中。張副鄉長因不想王天生為難,特意從醫院趕回鄉政府,勸王天生把吳家根放了。卻不料王天生決定,無論是殺一儆百也好,還是殺雞給猴看也好,這頭一刀就從自己身上開了。

  深夜,王天生宿舍的窗戶被人故意砸壞,被此驚醒的王天生夫婦見反正也睡不著了,索性到外面走走。來到院子裡,秋霞見丈夫來到白坡僅僅三個月,就得罪了一堆人後。為了王天生的安全著想,不禁勸其辭職跟自己回家,卻遭到了王天生的嚴詞拒絕。

  第二天一早,王天生將秋霞送上了開往縣城的大巴後,就趕回鄉政府召開工作會議。會上,周翔將基層黨建工作組對申保國的調查結果向鄉黨委進行了匯報。原來,申保國除了貪吃貪占,剋扣老人和殘疾人的補助款,據為己有外,還在村內放高利貸,逼得兩戶居民無力償貸,只好將房子抵押給申保國後,一人投靠親戚朋友,一人就此流浪。聽此,王天生交代史強將流浪者找回,並由胡文東進行安置。鑒此,大家一致同意撤銷申保國村支書職務,並開除黨籍。而王天生認為,申保國畢竟是名老黨員,為村民服務多年,撤銷他的支部書記職務即可,保留他的黨籍,卻遭到了眾人的一致反對。

  與此同時,申雲虎回到申保國家,卻見申保國正忙著整理村民向基層黨建工作組反映的意見,而廢寢忘食。申雲虎對於申保國對申家莊的鐵腕管理,而佩服的五體投地。此時的申保國堅信,王天生定不會如此輕易的放過自己。隨後,申雲虎將胡文東復職一事和耿縣長的囑咐都告訴申保國。聽到耿縣長和申雲虎欲將賬本放在杜主任手裡後,申保國擔心杜主任不與自己同心,而存在後患。隨即申保國表態自己已將賬本藏好,至於藏到了哪裡,申保國就連申雲虎也沒有告訴。

  散會後,王天生想著賀局長對自己幾次三番的提醒警告和耿縣長對自己的敲打,陷入了無限糾結之中。無奈之下,王天生給何春紅打去電話,希望對方能夠給自己一些建議。

  王天生來到縣政府,在大門處遇到了正要外出的耿縣長。耿縣長向其詢問了申保國的調查結果後,就讓其先去見何春紅。還沒等王天生開口,何春紅就猜到了王天生此行的目的。聽完王天生的匯報後,何春紅完全理解此時王天生的處境,並建議王天生要顧全大局,暫時保留申保國的黨籍,收集到實質證據後再動手。

  其實不單是王天生感覺工作起來勢單力薄,寸步難行,就連何春紅也有同感。這不王天生剛剛離開,何春紅就給老校長打去了電話,經過老校長的點播和鼓勵,何春紅瞬間滿血復活。

  這頭,剛剛送走了申雲虎後,申保國就接到了耿縣長的電話。耿縣長在電話中囑咐申保國要完全服從於鄉政府對其做出的所有決定,萬萬不能因小失大。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啊父老鄉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