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父老鄉親第20集劇情介紹

啊父老鄉親第20集劇情介紹

  申保國一事還未解決 周運啟又被捕

  耿縣長因在縣政府門前遇到前來找何春紅的王天生,聯想到昨天申保國剛剛告訴自己,白坡鄉基層黨建工作組已從申家莊撤離,而懷疑王天生和何春紅商討之事會與申保國有關。遂給申保國打來電話,叮囑其無論近期白坡鄉政府對申家莊或對其本人做出什麼決定,都要完全服從,萬萬不能因小失大。得到申保國的承諾後,耿縣長才徹底安心。

  果不其然,隔天,劉金喜在周翔和小孫的陪同下,帶著鄉財務審計小組的工作人員,到達申家莊進行查賬。本以為申保國會有牴觸情緒,卻不料申保國等人對劉金喜等人的工作表現出了全力的支持,這反而大出劉金喜等人的預料。就連劉金喜將撤銷申保國村支書的訊息告訴申保國後,申保國除了深深的懺悔和自責,也未表現出絲毫的不滿,並主動提出配合選舉新的支部班子。這不禁使劉金喜對申保國有了大大的改觀,隨後,申保國將申家莊近幾年的賬本移交給劉金喜。

  申家莊全體黨員接到申保國的通知,迅速趕到村兩委會,舉行黨支部改選工作。申保國帶著小孫等人前去封賬和移交兩委公章之際,劉金喜就接到了王天生的電話。得知申保國全力配合鄉政府工作後,王天生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地。

  選舉大會正式開始,首先劉金喜向大家宣讀了申保國免職書,然後開始村支部換屆選舉。為了讓黨員們都放下包袱,選出符合鄉黨委要求的,讓老百姓稱心如意的黨支部書記,申保國在向大家做了深刻檢討後,主動要求迴避。投票正式開始,作為此次選舉的重要候選人的崔大田在投完票後,不等唱票就準備離開。這引起了劉金喜的高度重視,經過劉金喜的再三詢問,崔大田才將一張紙條交給了劉金喜。原來早在昨晚,申保國就提前私下召開了黨員大會,並恐嚇大家,自己上面有人,申家莊的黨支部書記早晚還是自己的。所以無論今天申保國在不在選舉現場,當選的都是他。崔大田離開後,劉金喜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中了申保國的圈套,但一切為時已晚。

  另一邊的鄉政府內,胡文東經過幾天來對白坡鄉鎮企業的考察,撰寫了一份振興白坡經濟新思路的報告,並將自己的思路向王天生進行了匯報,得到了王天生的讚揚。二人商議之後,準備召開一次現場會。

  回到鄉里,劉金喜將此事匯報給王天生,王天生十分後悔自己的婦人之仁,並意識到已經錯失打擊申保國的最佳時機。看到申保國是鐵了心要跟鄉黨委對著幹,眾人提議連夜給縣紀委打報告,申請開除申保國的黨籍,並得到了王天生的應允。劉金喜將報告送到縣紀委後,王天生為了等到縣紀委的回覆,而一直在辦公室等到深夜。

  胡文東下村考察回來的路上,接到了大南村袁支書的電話,得知運啟塑膠廠的負責人周運啟被捕後,迅速趕往大南村。詳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後,袁支書告訴胡文東,自從周運啟被抓後,村里其它企業也都慌了神,紛紛停產,觀看形勢。胡文東意識到了事態的嚴峻,並將此事向王天生進行了匯報。王天生讓其帶著袁支書去找於所長,先查出到底是哪個部門抓的人。

  另一邊,蠍子溝和惶迷村的村民見白坡煤礦已經答應了房屋賠償一事,而得寸進尺提出精神賠償。聽到大家都同意讓自己拿主意,王天生將霍根喜支走後,狠狠的訓斥了兩個村的村幹部,眾人見此紛紛答應不再討要精神損失費。隨後,王天生將事情的進展告知霍根喜,雙方順利的簽訂了協定。之後,王天生又被惶迷村村支書請到了村里,實地考察開發旅遊資源。

  經過於所長的多方打探,證實周運啟並沒有被鄉直屬部門逮捕,隨後又給縣裡相關單位打去了電話。最後,才在掃黃打非辦得到訊息,周運啟因承印了一批帶有光屁股小娃娃商標的食品袋,而又拒繳罰款,才被逮捕,眾人哭笑不得。袁支書還因此與掃黃打非辦的主任起了爭執。隨後,胡文東將此事匯報給了王天生。

  來到惶迷村,王天生被此處的美景深深吸引,並命村支書撰寫一份規劃書,鄉里會想辦法幫其湊得一部分資金。得知此處正是燕太子丹訣別荊軻的地方,王天生不免為其為國犧牲,義無反顧的精神所深深感染。回到村里,上次鬧事的王二黑提議修路一事,才得知王天生已經申請了村村通公路的事情。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啊父老鄉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