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父老鄉親第4集劇情介紹

啊父老鄉親第4集劇情介紹

  胡文東被冤 王天生為其四處奔走

  申家莊和惶迷村的村民因白坡煤礦賠償款一事,在王天生上任第一天就聲勢浩大的前來上訪。因為自己初來乍到,並不了解情況,王天生希望村民給自己五天時間,自己會組成調查組,下到兩個村中進行挨戶調查。如果情況屬實,就必定會給大家一個說法,得到了老百姓的擁護。

  回到辦公室,王天生將三天的工作安排交給史強,提起後天即將召開的全鄉村幹部大會,王天生決定在門口豎兩塊標語牌,卻被告知白坡鄉政府囊中羞澀,就連急需的辦公用品都是個人墊錢購買的後,王天生找來了鄉財政所的負責人,盤問過後才意外得知,此人竟一人兼任財務所長、會計和出納三職。王天生對於白坡鄉混亂的管理十分惱怒,命其回去準備一下,自己三天后就開始查賬後,自掏腰包,拿出了2000元錢給史強,讓其去置辦兩個牌子和一些急需的辦公用品。

  申家莊和惶迷村的村支書和白坡煤礦負責人霍根喜奉命來到鄉政府,提起村民反映的事情,申保國認為此事就是村民眼紅煤礦掙錢,而無理取鬧。不但不應理睬,還應將帶頭人依法處理。鑒此,王天生髮表了自己的意見,並組建了聯合調查組,讓兩位村支書回去將今日上訪的人員進行統計,並上報給自己。今後,聯合調查組會逐個入戶進行調查。散會後,王天生將霍根喜單獨留下,通過與其的交談,王天生才得知,霍根喜其實只是煤礦請來的專業經理人,並不是煤礦的掌權人。至於幕後的股東,霍根喜不願提及,也希望王天生不要自討沒趣。

  回到申家莊,申保國沒有回家就直接來到崔大田家,通知他參加明日召開的全鄉村幹部大會,並囑咐其將鄉政府的門牌送回。崔大田對於申保國平時的所作所為,早已忍無可忍,不但沒讓其進屋,還將其攆了出去。回家的路上,又有村民偷偷給申保國遞條子,想要提前分取宅基地,而申保國卻將所有責任都推到了崔大田身上後,就給兒子申雲虎打去了電話。

  另一邊,胡文東被市紀委移交回縣紀委後,在縣紀委幹部的監督下,住在縣招待所。面對組織對於自己的監督,現在的胡文東開始有些自暴自棄。

  而此時,申雲虎的手下告知申雲虎,李鳳麗帶著錄有自己尋求其幫忙陷害胡文東的錄音失聯後,申雲虎動用自己在公安局內的關係查到李鳳麗的詳細信息,並命令手下儘快找回此段錄音。

  全鄉村幹部大會上,除胡文東學習沒有歸來,只有大窪村的張希平無故缺席。散會後,王天生將派出所於所長單獨留下,得知張希平是個魚肉百姓的村霸後,命令於所長回去將張希平的資料匯總後,交給自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此時,王天生接到了縣紀檢委鄭書記的電話,得知胡文東已因嫖娼被免職,等待處理。儘管王天生不相信胡文東會做出此事,但無奈對方證據確鑿,自己也無能為力。

  申雲虎從耿縣長處證實胡文東確實被免職後,立刻趕回申家莊,將這天大的喜訊告訴申保國。申保國聽到這個訊息,也十分的開心,並讓妻子準備酒菜,父子二人慶祝一番。事已至此,詭計多端的申雲虎還不知足,遂命人給胡文東的愛人發去簡訊,告知對方胡文東因嫖娼被免職一事。

  晚上,王天生回想起今天來到白坡鄉後的一幕幕,不禁感覺自己肩上的責任重大,今後的路必將充滿荊棘。

  第二天一早,周翔就接到胡文東弟弟的電話,胡文東的愛人因收到匿名簡訊,又聯繫不上胡文東後,一時想不開,服毒自殺,幸好搶救及時,才撿回一條命。周翔安排史強前去安撫後,就將此事匯報給王天生。聽到此事後,本就不相信胡文東會幹出此事的王天生再也坐不住了,帶著周翔趕到縣紀委,查看了鄭書記手中的所謂的證據。眼見市紀委和縣紀委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就要從重從快處理胡文東後,王天生不禁態度強硬的要求面見胡文東。最後,還是通過何春紅的協調,王天生不僅見了滿肚子冤屈的胡文東,還為其爭取到三天的調查時間。 

熱門資訊

喜歡看 "啊父老鄉親"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