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分集劇情介紹(1-70集)大結局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集劇情介紹

  涼生搶婚程天佑姜生婚禮 姜生涼生兄妹相伴上大學

  擁有著出眾的相貌和讓人敬畏氣場的程天佑(鍾漢良飾),是程氏集團大少爺,娛樂公司董事長。這個天神一般的男子外表雖然冷酷,內心卻稚氣、痴情,這一天,他終於要與心愛的姜生舉行婚禮了。姜生是涼生倫理意義上的妹妹,兄妹倆雖無血緣關係卻從小相依相偎。

  漂亮的新娘姜生(孫怡飾)穿著雪白的婚紗正在等待著她的髮小北小武將她牽手送入婚姻的殿堂,可傳來的訊息卻是北小武因為心愛的姑娘小九而不能前來,在大家手足無措的時候,涼生(馬天宇飾),這個姜生相伴成長感情深厚卻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出現了,他願意親手幫助姜生完成這個儀式。當涼生牽著姜生的手交給天佑後,司儀例行公事地詢問在場的人有沒有反對這場婚禮的時候,“我反對”,涼生並不宏亮的聲音卻讓在場的所有人目瞪口呆,隨後涼生走上前牽走了同樣驚訝的姜生,只留下了一臉迷惑的天佑愣在當場。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集劇照

程天佑和姜生的婚禮現場

  時間追溯至1997年秋,小姜生的爸爸姜涼之是省報的記者,今天捎信回來說因採訪可以回家,但小姜生不相信每年只有過年才能回來的爸爸今天會回來,而她所付出的代價是本屬於她的荷包蛋今天留著給了爸爸。這時,姜生的小夥伴北小武來喊姜生出去玩兒,姜生連飯也顧不上吃就跟著北小武跑了出去。從小就很少跟爸爸一起玩的姜生看到北小武正騎著爸爸北國雄玩遊戲,心裡好生羨慕,央求北小武能不能讓她騎一會兒,北小武不乾,但北國雄心生憐愛之情,把姜生放在背上騎大馬,就在這時,一聲巨響震徹整個魏家坪,原來是煤礦發生了爆炸,死傷了很多人,姜生媽媽哭喊著四處尋找丈夫姜涼之,在一個角落裡,她找到了渾身是血的丈夫,在丈夫的旁邊,站著一個穿著白襯衫,愣愣地望向自己的男孩子。村里人都說,姜涼之是和一個女記者來礦上採訪的,同行的就是這個小男孩。小姜生沒有想到,因為這場礦難,她的童年發生了改變,而這個小男孩注定與她糾葛一生。

  媽媽把小男孩領回家,讓姜生叫她哥,小姜生很不情願但迫於媽媽的壓力只能叫了聲哥,還趁著媽媽不注意做了個鬼臉。半夜,小姜生聽到了涼生的哭泣聲,以為他怕黑,就起來安慰他,涼生並沒有理她,而是小聲地叫著媽媽。第二天早上,涼生起來背著書包弱弱地站在飯桌前,注視著這個新家,新的環境、新媽媽和新妹妹,也許此時小涼生的內心湧起了無限的感傷,但為了生存,他不得不開啟新的生活。吃過飯後,幾個礦難死去丈夫的村婦相伴來到姜生家裡,哭訴著涼生是掃帚星,把礦難的原因歸結到姜涼之帶女記者來採訪所引發的,姜生媽媽默默地忍受著鄰里鄉親的謾罵,無可奈何。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劇照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劇照

  姜生媽媽來到醫院照顧姜涼之,姜涼之並沒有跟妻子說清事情的原委,只是說了要她照顧好涼生,姜生媽媽雖然不明就理,但賢惠的她選擇了順從。病房外,何滿厚和北國雄再次提起礦難是礦工違規操作導致,礦長被帶走審查了,下一任礦長最大可能就是北國雄。還八卦道,女記者就是姜涼之的情婦,涼生就是他們的孩子。此時的姜家,涼生和姜生相伴坐著,涼生一直抱著書包不肯撒手,姜生問他怎么這樣,涼生說想要回家。姜生好奇書包里裝的東西,涼生拿出琴譜來給她看,還給姜生解釋什麼叫琴譜,什麼是鋼琴。姜生羨慕涼生的小皮鞋,自己的布鞋不好看還破了個洞。從這一刻開始,涼生與姜生相依相伴,為愛生長,關心對方,關愛家庭,從小到大都做了讓彼此終生難忘、感人至深的事情:鏡頭一:姜生帶涼生找小朋友們玩兒,北小武說涼生是姜生爸爸在外頭的孩子,涼生不甘受辱和北小武打了起來,姜生上去幫忙,胳膊卻被北小武咬了一口。回家後,涼生關心姜生胳膊上的傷情,北小武媽媽帶著被打傷的北小武來找涼生算賬,姜生媽媽無奈只能打姜生出氣,姜生邊哭邊說他們是因為別人說哥哥是野孩子才打架的。鏡頭二:姜生爸爸傷好出院但落了個殘疾,後半生只能坐在輪椅上過活,生活的壓力和身體上的殘缺讓這個外表強大的男人備受打擊,但他一直堅守著自己的承諾,一定要把涼生撫養成人。讓姜生媽媽去辦理涼生的收養手續,用父愛滋潤著涼生幼小的心靈,給涼生一個暖心的擁抱,把唯一的荷包蛋讓給涼生,這些舉動讓涼生非常感動,卻惹得姜生十分生氣,連給爸爸餵飯都不願意去。晚上,涼生偷偷把省下的荷包蛋帶給姜生吃,自己雖然也想吃,但看到姜生高興的樣子,他一臉滿足,倍感欣慰。鏡頭三:姜生和涼生在小樹林裡玩兒,姜生看見冬菇就想要摘,涼生觸景生情地說,這大冬菇和小冬菇湊在多好呀,就別摘了,讓它們永遠別分開。姜生乖巧地同意了,他們一大一小的身影,如同相依為命的大小冬菇,烙印在彼此生命的長河裡。姜生帶涼生去看成群成片的野花,還告訴涼生,她最喜歡的除了紅燒肉就是花,長大後想開一家花店,涼生隨手摘下一朵花,點綴在姜生的辮子上面。鏡頭四:姜生、涼生和北小武結伴去摘柿子,另一群孩子故意刁難,還說如果柿子樹上有他們的名字就可以隨便摘,沒有辦法他們三個忍氣吞聲地回到了家。清早,姜生髮現涼生一晚都沒有回家,於是和北小武出去找他,在柿子林,姜生忽然發現每一棵樹上都有姜生的名字,涼生躺在路邊的溝里睡著了,手上還拿著一把小刀,看著哥哥為她做出的舉動,姜生感動不已。鏡頭五:何滿厚酒後來到姜生家鬧事,還口口聲聲說涼生是姜涼之跟別的女人生的野種,涼生衝上去和他扭打,姜生也加入其中,小院內一片狼籍,姜生狠狠地咬了何滿厚的屁股,結果她的額頭也受了傷。晚上,涼生和姜生一起坐在外面看月亮,涼生說女孩子臉上留疤就不好了,而姜生卻說這樣以後就是走散了涼生也會找到她,涼生跟姜生許諾他們永遠也不會走散。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集劇照
姜生和涼生相依在一起的情景,就像著大冬菇和小冬菇

  由於爸爸的傷病,家庭的負擔都落在了姜生媽媽的身上,多年的辛苦勞作讓媽媽積勞成疾,身體越來越差,姜生開始學著幫媽媽多做家務,但是看到媽媽這樣付出還得不到爸爸的認可,並且態度依然冷淡時,氣得把水杯摔到桌上,賭氣說要是爸爸沒有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就好了,然後跑出家門坐在街口哭泣,涼生看到了就在一旁安慰她,姜生卻將火全部挪到了涼生身上,涼生默默地離開了,留下了他特意為姜生摘下的兩個柿子。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集劇照
涼生和姜生同時收到大學通知書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兩個人都已長大兩並如願地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在收到錄取通知書後,姜生因為家境的貧寒萌生退意,想退學供涼生上大學。但涼生說什麼也不肯,說他會申請助學貸款,一定要和姜生一起上學,還發誓以後如果有能力會讓所有的窮學生都得到資助。

  做為程氏集團的繼承人,程天佑在美國經過十幾年的歷練,已成大器,對程氏集團的發展和規劃有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從舊金山回國後,天估剛下飛機就去探望了從小看護他長大的婆婆,兩人把天佑小時候的玩具拿出來,一起回憶小時候的點點滴滴。天估回家給爺爺和天恩準備了他們愛吃的晚餐,在與爺爺交談中,爺爺說到不要讓舊情成為羈絆,讓天佑若有所思。兩人談到天佑回國發展計畫,天佑把他想做院線的計畫,想把集團發展成啞鈴式結構的想法匯報給爺爺,爺爺不置可否,轉念提及要給天佑安排相親,為程氏繼承香火。

  大學開學的日子臨近了,姜生捨不得媽媽,擔心媽媽的病情,擔心媽媽內心的孤獨,媽媽安慰姜生,勉勵她要多讀書,做她想做的事,才能不再走媽媽的老路。姜生涼生和爸爸媽媽告別的時候,姜生內心的怨念讓她最後也沒跟爸爸說句道別的話,姜涼之和涼生擁抱告別後如釋重負,喃喃自語道,對得起他的媽媽和他的親生父親。

  北小武和姜生、涼生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小武爸爸專車把他們三個一起送到了大學,並囑咐姜生看好小武,好好學習,別惹麻煩。姜生感到欣慰的是,來到大學,再沒有人對他們翻白眼,也沒有人叫涼生野孩子了。姜生結識了舍友金陵,涼生拿出從家裡帶來的姜花放在了書桌最明顯的地方。新生軍訓開始了,涼生的同學寧未央突然暈倒,涼生急忙抱起她送往學校醫務室,醒來後的未央看到涼生,萌生愛意,午飯時看到涼生就故意搭訕,還送給涼生一瓶飲料。姜生和金陵看到了學校布告欄里申請獎學金的通知,就考慮申請哪一個才有最大的可能,非常湊巧的是,姜生所申請的這個獎學金,剛好是程天佑未雨綢繆選拔人才的計畫之一,在從眾多優秀學生遴選的名單里,姜生的簡歷名列其中。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