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0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0集劇情介紹

  姜氏父母去世 涼生身世揭開

  姜生的頭被未央弄傷住進了醫院,未央前來道歉,涼生態度冷淡的讓她回去。

  小武幫小九一起照顧小九媽媽,還跟小九說他需要時間適應突然從二人世界變成三口之家的改變。小九出去給媽媽買藥,小武負責在家照顧。當小九媽媽聽到了小武姓北後情緒瞬間失控,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求小武帶她去找北國雄,還自言自語道不是北國雄做的他是被冤枉的,想知道真相的小武正想繼續追問下去時小九買藥回來,看到情緒失控的媽媽以為是小武故意刺激導致,生氣地趕走小武。

  未央來警局接姐姐寧信,問起原因,寧信告訴她是天恩想跟姜生開個玩笑卻不小心誤打誤撞到寧信身上,天恩自己也去警察局自首了。

  未央再次拿著花來看望姜生,單獨跟姜生說了抱歉,她是因為不想涼生把姜生看得這么重才做了一些她自己也明所以的事,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但也提出了為什麼現場那么多人東西就只在她衣服里的疑問,姜生讓未央相信真的不是她做的,善良的姜生還勸涼生也原諒未央。

  姜涼之病重,把莘茹叫到跟前訴說了涼生的身世。原來涼生的爺爺叫程方正,媽媽叫程卿。程卿談了場家裡人都不同意的戀愛,男方卻在她懷孕時與別人結婚了,後來程卿在國外生下了孩子,回來後告訴別人孩子是自己領養的,莘茹問涼生的父親是誰?姜涼之說程卿從未提過,還讓莘茹讓一定找機會把身世親口告訴涼生。當年因為程卿是姜涼之的救命恩人,他就做了讓涼生有個家的決定,謝謝莘茹這么多年對涼生的照顧。知道自己時日無多的姜涼之不讓莘茹把自己的死訊告訴孩子們,讓他們安心讀書。

  在姜涼之留給莘茹的絕筆信里,姜涼之提到自己身為記者的責任和擔當讓他從不後悔當年進礦採訪也不後悔斷腿,只是對不起一起下礦的程卿,礦難發生時程卿為了救姜涼之自己卻重傷離世,成了姜涼之此生最大的遺憾,唯有善待涼生才能彌補一二,也感謝莘茹一直將涼生視如己出,和他年輕時思慕過的程卿相比,莘茹在平凡歲月里的陪伴和照顧更令姜涼之感動和虧欠,來生定當回報。本為知恩圖報的莘茹也在撫養涼生的日子裡被涼生的懂事體貼暖心所感動,親情遠遠勝過了血緣,有了一雙兒女的她今生得已圓滿,他們早已成為真正的一家人。

  走在街上的梁生髮現了被天恩控制的小九,上前質問天恩為什麼除了欺負她之外還要再欺負小九?天恩把他支使小九在未央生日派對時把一包麵粉放進姜生的包里,而小九卻擅自放進了未央外套里連累了寧信的事說了出來,讓姜生看清小九真面目離她遠一點兒。姜生向小九求證,小九低著頭一言不發。天恩還說明天一早他就會把小九和她媽媽送到另一個城市去找最好的大夫治病,姜生頓時明白了一切,呆呆得望著小九,小九心痛地承認她為了錢害了姜生後默默離開。走了一段路後的小九回頭望著姜生的背影痛哭流涕,雖然她不知道包里已經是麵粉自己又換成麵粉,雖然她為了友情把東西放到了別人的外套里,但錯已鑄成,為了病重的媽媽她別無選擇。

  金陵一邊勸姜生不要太善良自己會受傷害,一邊約天恩在老地方見面,質問天恩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姜生麻煩,看著天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金陵心痛他真的變了。

  第二天,小九和媽媽真的離開了這座城市,但是沒人知道他們去哪兒了,電話也打不通,小武重新陷入了失落。姜生勸他沒準明年聖誕節再吃一個蘋果小九又會回來。

  媽媽病危,姜生涼生趕回魏家坪。媽媽囑咐姜生要多聽哥哥話,並讓涼生照顧好妹妹不讓姜生吃苦,涼生鄭重地答應。媽媽要兄妹倆一定不離不棄,誰也不能拋下誰。然後支走姜生,告訴了涼生他的身世。他的親生母親叫程卿,爺爺叫陳方正,是個大家族,這時姜生端著水回來了,媽媽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只是默默的流淚。晚上媽媽就去世了,她的遺願是跟爸爸安葬在一起,從此姜生涼生成了無父無母的孩子,只有兄妹倆相依為命。

  錢至查到孩子的確是姑姑程卿親生而非領養,程卿所在報社還有一個很好的同事叫姜涼之,肯定知道這個孩子的真實情況。天佑立刻開車去魏家坪追查,與姜生涼生的車擦肩而過。來到姜涼之的家,天佑只看到了空無一人的房子。

  天恩問一直照顧他的老汪天佑什麼時候回來,並讓老汪替他詳細打聽姜生的作息時間和行程路線,他的計畫正一步步推進。

  姜生望著星空問哥哥,天上的星星哪一顆是媽媽哪一顆是爸爸呢?小武也想起了自己死去的母親感慨萬千,涼生勸他倆都別太難過,小武因為小時候嘲笑涼生是沒媽的野孩子的事向他鄭重道歉,姜生糾正小武說她和涼生都是媽的孩子,還鼓勵小武雖然媽媽們都不在了三個人更要互相鼓勵,以後要更好的生活。

  天恩知曉了天佑急匆匆從國外趕回來,與姜生一前一後趕到魏家坪,但兩人還未曾見面,天恩笑稱好戲快開始了。天恩找天佑說因為女朋友要與他分手,讓天佑陪他一起去勸一勸,天佑一口答應。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