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4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4集劇情介紹

  姜生天佑重逢 涼生逐漸恢復記憶

  涼生暗地裡讓陳叔幫他調查未央的情況,還問起陳叔他在這所大學上學時有沒有回憶?陳叔推說並不知情。結束與趙教授的見面後,涼生一個人在校園裡閒逛努力想要回憶起什麼,收拾包離開時又看到了那張魏家坪花海的照片,若有所思。

  未央給寧信打電話擔心涼生是不是想起了什麼才回國,寧信勸未央順其自然,她永遠不可能掌控涼生的人生。

  姜生早起為金陵準備早餐,她還找了著名的花藝師書茵認真學習。上課路上姜生翻包時掉落了今天上課學習要用的毛線球,正巧滾到天佑腳邊,拿著毛線球的天佑想起了當年在姜生花店幫忙時聊起的毛線球話題。姜生回來找毛線球,是天佑撿到留在前台的。

  姜生在花藝課認真學習,在討論到如何評判花藝好壞時姜生說出了花藝應該用心去做不要再在意別人看法的觀點,得到了書茵老師的讚許。

  晚上天佑握著當年姜生送給她的毛線球,一直在回憶著與姜生的過去。天佑又來探望劉婆婆,劉婆婆又給他看了姜生寄來的依舊不寫地址的明信片,看著掛念姜生的天佑,婆婆說以天佑的能力要找她其實很容易,但天佑覺得姜生還不想被找到,他想等姜生主動回來。

  寧信向天佑建議這周日搞一個秋季聯誼會以維護客戶關係,特別是對公司最重要的李總。為投李總夫人所好,寧信還邀請好友書茵老師幫忙布置宴會現場。

  涼生上海出差歸來,擔心的未央借送點心之機問起涼生在上海的情況,聽到涼生說一直在工作的回答未央放心的去了。工作之餘涼生又拿起夾在本子裡那張魏家坪花海的照片,腦海中他和姜生小時候在花海玩耍的情景一再閃現。

  天佑出公司大樓的時候忽然瞥見一個極似姜生的身影走入大樓,遲疑了片刻的他轉身望著那個背影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姜生?”姜生回頭,原來她真的回來了,終於再見到姜生的天佑驚喜不已,感嘆姜生還是那么喜歡花,並告訴姜生涼生這四年在法國過得都很好。姜生雖然以上課為由立刻躲開了天佑,但在上課時卻總是走神想著剛剛跟天佑的偶遇。下課後的姜生看到天佑還在門口等他,立刻以忘記東西為由與同學分開又躲著天佑走了。

  晚上姜生在家裡跟金陵說起了與天佑白天的碰面,金陵也聊起她做人物專訪時對天佑印象的轉變,解釋當年天佑來找姜生不是為了讓兄妹倆分開,而是想讓姜生陪涼生一起去法國的,姜生聽後心中激起了漣漪。

  寧信來蛋糕店為自己選購生日蛋糕準備那天與天佑表白,當聽到店員指著其中一款說不少購買者反應夢想成真時,立刻欣喜地決定買下。

  正在積極準備聯誼會的寧信突然看到了跟書茵老師來當助理的姜生,一時驚詫不已。寧信天佑介紹前來參加聯誼會的李總和李總夫人,李夫人看著他倆隨口說了句”天生一對“,與寧信開心的反應不同,天佑卻未置可否,

  天佑在宴會現場也看到了正在做花藝收尾的姜生,立刻走過來打招呼,還沒來得及繼續說話就被走過來的寧信打斷,姜生也被同伴叫走繼續工作去了。現場布置結束後書茵老師有事臨時出去讓姜生幫忙看場子,這時李總夫人的小狗把剛剛弄好的花藝作品搞砸了,李總夫人不僅不承認反而依依不饒誣陷她家小狗,寧信隨即讓姜生道歉,姜生愕然。這時天佑趕到替姜生解了圍,李夫人啞口無言,姜生感謝天佑。

  姜生及時修復的作品得到了書茵老師的肯定,和同伴離開時給了一直看著她的天佑一個開心的微笑。

  天佑來找姜生,問起這幾年過得好不好?姜生並未回答,轉而感謝剛剛天佑為她解圍。天佑向姜生說起涼生這幾年的情況,涼生這四年在法國一直做復健,後來學了經濟管理,又做起了生意,程家儘量保持他生活環境的平靜對他的恢復有幫助。聽說涼生過得很好姜生很知足,天佑說如果涼生恢復了記憶一定會來找她的,對此深信不疑的姜生江生用力的點點頭。問起接下來的打算,姜生說想開一間花店,天佑留下了姜生的電話號碼,還說因為怕姜生找不到他自己的號碼從未換過,姜生感動,天佑為姜生披上自己的外套,想問當年涼生離開情況的姜生欲言又止,天佑約姜生改日一起去看劉婆婆。

  寧信來找天佑,卻發現他並不在家,打電話問錢至回說活動結束後就沒再見到天佑,想起宴會時天佑一直盯著姜生的眼神,寧信立刻猜到了天佑的去向。

  天佑回來,寧信來找他借著詢問宴會上和李總洽談結果之機,說起天佑今天應該給李總夫人台階下的,但天佑並不介意。姜生來還天佑外套,正巧天佑在接電話,寧信開門,急忙把姜生打發走,接完電話的天佑聽說姜生來過有些失落。寧信想邀請天佑去她房間慶生,但天佑推說累了要休息,寧信失望。

  入夜,姜生想著涼生,天佑想著姜生,寧信一個人冷冷清清在房間裡看著自己為向天佑表白精心準備的紅酒和蛋糕,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天恩和寧信一起喝茶,向寧信確認姜生回來了,還問寧信是不是還沒有點破她與天佑的關係。天恩勸寧信現在抓住機會趕緊表白天佑,他會一直支持寧信。

  未央畢業,感謝身邊學長一直以來對她的幫助,還感慨只是設計圖並未成真,這時一直傾慕她的學長拿出了他親手製作的未央的作品送給她,未央卻並未心動。已畢業即將回國的學長問起未央畢業後的打算,未央堅定地說會為了涼生留在法國成為一名珠寶設計師。

  涼生最新的體檢報告出來了,醫生說這次情況不太好,可能與他去上海有關,姜生反問醫生他會不會恢復記憶?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