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8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8集劇情介紹

  姜生思念成疾抑鬱 天恩設計陷害姜生

  天佑安慰姜生,如果涼生真的出了什麼事總和他在一起的陳叔會立刻通知程家的,所以沒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如果姜生一直放不下,涼生知道了也不會安心的。涼生一直聽著沒有說話,起身離開時卻因體力不支暈倒了。

  姜生在醫院中醒來,天佑在病床旁一直守護她。姜生心中對天佑十分愧疚,許久以來天佑一直對她呵護有加,但姜生心中掛念著的卻一直只有哥哥涼生,想到這些她的心隱隱作痛。天佑看姜生醒來終於鬆了一口氣,他憐愛地用手撫平姜生緊皺的眉頭,叮囑她要放鬆心情精神才會好起來。姜生最近一直悶悶不樂總是站在視窗發獃,天佑開解她要是還不快樂起來連冬菇都要抗議了。

  北小武到醫院看望姜生時天佑低正在頭逗姜生開心,舉止親密,小武調侃這有利於姜生的身體和精神恢復,同時他也看到了天佑對姜生無微不至的照顧,對天佑之前的偏見有所改觀,如果姜生的以後託付給這樣的人,小武也不會再像以前那么反對了。

  在醫院的天佑順便去了蘇蔓的病房,警告蘇蔓不要再去打擾姜生。

  天佑拜託陸文雋醫生好好照顧姜生,陸醫生推斷姜生可能患憂鬱症。陸文雋來到病房向姜生進行了自我介紹,但他說話的方式令北小武異常反感。

  根據診斷報告陸文雋確診姜生患上了抑鬱症,姜生跟天佑說她並不喜歡這個主治醫生,天佑向她解釋陸文雋在心理治療方面非常權威。

  打扮成小九樣子的八寶騎著機車過來找小武,北小武立刻想起了當年小九騎機車的樣子,氣憤地指著八寶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轉頭離開。小武再次來到當年他和小九塗鴉的那面牆跟前,回憶起和小九的快樂往事,心情愈加低落。八寶一直在小武身邊逗他開心,看到小武傷心的樣子終於明白了小九在小武心中的地位,向小武道歉說自己再也不模仿小九了。

  晚上,天佑發簡訊問候在一個人在病房裡無聊的姜生,知道天佑很忙的姜生不願繼續打擾問了冬菇的情況就說晚安了。雖然工作很忙但天佑依然抽出時間給姜生做養生餐補身體,還幫姜生照顧冬菇。

  有人在外面敲涼生的房門,陳叔開門時並沒發現人,只留下了一張寫著“陸傳醫院真相下午三點”的字條。涼生去到現場但並沒見到人,他感覺事情並不那么簡單,讓陳叔接著調查。

  知道姜生住院了的天恩給天佑打電話假意示好,還故意說雖然自己還是不喜歡姜生,但因為早晚要叫嫂子要學著適應。

  天佑餵姜生喝自己燉的雞湯,金陵勸姜生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用錢買不到,比如天佑為她做湯的快樂和姜生喝湯的幸福,感慨天佑如此用心的對待姜生,可見姜生在他心中有多重要。讓姜生只管開開心心的呆在天佑身邊安心的等待涼生回來。想到涼生薑生又忍不住淚如泉湧,擔心涼生在外面會出意外,擔心涼生不會再回來,不然涼生怎么會消失這么久?!

  第二天一早,天佑來接姜生出院。北小武也帶來報紙上關於天佑女友的花邊新聞,天佑抱歉說沒保護好她,但姜生並不介意。天佑有事先走,由北小武陪姜生出院,在醫院門口突然衝上來一群記者,小武為保護姜生與他們起了衝突被警察帶走。姜生正為小武擔心時天恩來到姜生身邊,姜生立刻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天恩策劃的。天恩警告姜生她不可能和天佑在一起,說這個世界上只有寧信才配得上天佑,還威脅姜生被小武打的記者在醫院中還沒有醒來,小武的生死攥在他的手中。路過的陸文雋看到這一幕,不顧天恩反對帶走姜生幫她解圍。

  在陸文雋的車上姜生好像又看到了涼生的車,陸文雋隨口說起他曾是涼生的主治醫生,姜生立刻向他詢問涼生這幾年的身體狀況。陸文雋訴說雖然手術非常成功,但涼生的記憶神經還未恢復。姜生還問起涼生有沒有提起過她的名字,陸文雋說並沒有,但從醫學角度上講涼生恢復記憶完全有可能,只是需要不斷的喚醒,姜生聽了立刻燃起了希望。

  蘇蔓沒有想到小武這件事鬧得這么大,天恩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忌憚天佑的蘇蔓警告天恩如果這件事對她沒有任何好處,她隨時會說出真相。天恩反而教唆蘇蔓裝可憐去向天佑道歉博得同情和原諒。

  知道了姜生是涼生的妹妹,涼生是程卿兒子的陸文俊若有所思,自言自語道“這就有意思了”。

  姜生去報社找金陵一起商議救北小武一事,陸文雋主動送她。他們前腳剛走忙完工作的天佑後腳就來找姜生卻撲了個空,天佑意識到可能有事發生。

  金陵一邊勸姜生不要陷入天恩和蘇蔓的圈套,一邊想辦法利用自己的記者身份去派出所爭取見到北小武,陸文雋也主動幫忙找柯小柔的朋友了解一下派出所的情況。這時氣憤的八寶衝進來不問青紅皂白,隨手拿起旁邊桌上的茶杯砸向姜生。砸完後才知道自己砸錯了的八寶立刻向姜生道歉,並懇求姜生千萬不要向北小武告狀。

  接到陸文雋電話的天佑立刻趕來,看到陸文雋在姜生身邊照顧有加,吃醋的天佑警告陸文雋不要再做超出醫生職責範圍的事,陸文雋反擊道:看在涼生的份上也要治好他的妹妹,並透露當年涼生的治療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期,所以不會再耽誤姜生的治療。

  天佑正在查看姜生的傷勢時金陵趕到,給他倆看手機上的新聞,天佑生氣地說絕饒不了蘇蔓,但姜生立刻反駁天佑,這一切其實都是他弟弟天恩做的,天佑吃驚地望向姜生。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