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9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19集劇情介紹

  天恩策劃離間 姜生天佑分手

  八寶因為錯砸了姜生,急忙向她道歉,並懇求姜生千萬不要向北小武告狀。

  接到陸文雋電話的天佑立刻趕來,看到陸文雋特別關心姜生,吃醋的天佑警告陸文雋不要再做超出醫生職責範圍的事,陸文雋反擊道:看在涼生的份上也要治好他的妹妹,並透露當年涼生的治療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期,所以不會再耽誤姜生的治療。

  天佑關切地查看姜生的傷勢,這時金陵趕到,給他倆看手機上的新聞,天佑生氣地說絕饒不了蘇蔓,但姜生覺得天佑是袒護天恩,告訴天佑這一切其實天恩精心策劃的。仍對弟弟堅信不疑的天佑勸慰姜生說這些年天恩已經變了很多請她不要再記恨天恩,他會抽時間去找天恩問清楚。

  這時蘇曼趕來佯裝向姜生道歉,撒謊說她已經提醒過姜生,也懇求警察和記者放過北小武,目的是為撇清自己和天恩。義憤填膺的姜生打斷蘇蔓不讓她再演下去,但天佑仍然不相信姜生說的話,這讓姜生失望透頂,姜生大聲向天佑喊她恨透了當年陷害涼生的天恩,她和天佑的關係因為天恩開始產生隔閡。

  天佑來找天恩解事情真相,天恩卻裝作很真誠地說真的與他無關。

  已到警局見過北小武的金陵給姜生打電話,匯報了北小武的事情比她們想像的要嚴重得多,也一併告訴了姜生天佑這幾天也因為公司股價暴跌一事被搞得疲憊不堪。

  錢伯為天恩說好話,他親眼見到天恩這幾年的確改變了很多,天佑自責是不是不應該懷疑弟弟,錢伯勸他再觀察觀察。蘇總也來為女兒蘇蔓闖的禍向天佑道歉,其實是為了替蘇蔓求情。

  天佑來找姜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的姜生告訴天佑想搬出小魚山的房子,並希望給彼此一些空間和時間冷靜下來想一想發生過的這些事,她只是普通的女孩子,不想做天佑的絆腳石。

  晚上金陵陪姜生回到小魚山準備搬家,進門後卻發現了天佑之前在房子裡精心布置了各種浪漫氣氛,還給姜生錄了一段想說給她的話。姜生一邊看著這些精心布置一邊打開錄音聽,天佑抱歉這段時間裡姜生帶來的困擾,更自責因為最近發生的一些事讓姜生難過,其實天佑心中也不好受,已經深深愛上姜生的天佑發現自己會隨著姜生的情緒起伏而高興和低落,在愛情面前,一向強大的天佑也變成了不知所措的小孩子,不希望看到姜生有一絲絲難過的他會極盡所能只為給姜生一個難忘的生日。看到滿屋的玫瑰花和擺成心形的蠟燭,姜生被天佑的真心所感動,當聽到天佑錄音中“他就在門口”的最後一句,激動的姜生立刻跑去開門,但大門外空空如也,失望的姜生抱著冬菇呆坐在椅子裡半天,最終還是選擇了拖著行李離開。

  金陵看到姜生如此失落,像極了當年自己跟天恩分手時的樣子,就向她講述了自己跟天的過去。多年前的一個下雨天,金陵看到坐在輪椅上而且沒有帶傘的天恩,就熱心的跑過去主動提出可以送他一程,這是金陵和天恩的第一次見面。在書店裡打工的金陵,意外收到了天恩為她點的外賣,兩人從此相識相知,開朗明媚的金陵給天恩帶去了許多快樂,兩人談了一段短暫的戀愛,對金陵來說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時光,但如今一切都過去了。金陵激勵著姜生也同時說給自己,生命中不只有愛情。兩人正拖著行李往外走,碰到了開車路過的未央,姜生坦言她已與天佑分手,未央主動提出送他們到花店。

  姜生為之前不知道金陵與天恩的關係而總是向她傷口上擦鹽,真誠的向金陵道歉,金陵反倒不在意,因為她們是打也打不走的好朋友。金陵為了姜生和北小武來求天恩放過她的朋友,但天恩卻根本不念舊情狠心的拒絕了她,讓金陵傷心不已。

  沈彥學長剛回國就來未央的工作室看望她,看到未央還留著畢業時他送給未央的禮物非常開心,主動請未央吃飯恭祝她成立工作室。

  陸文雋來花店給姜生送藥,看到姜生又瘦了就說抽空要帶她出去玩兒,並勸姜生開心一點,裝作不經意地提起或許她想找的人就在不遠處,姜生回贈陸文雋一束花當作醫藥費。

  天佑正在回想他與姜生就天恩的事吵架時的情景,天恩過來說姜生約他今天見面,不希望天恩再鬧出什麼事的天佑提出要陪他一起去,天恩向天佑保證不會再惹事。

  在花店裡忙碌的姜生抬眼看到小綿瓜在門外向里張望,小綿瓜一邊嚷著餓,一邊要找她的浩哥哥,覺得她身世與自己相似的姜生拉著她往屋裡走時,驚訝地看到剛從警察局裡出來的北小武,累極的小武要進店裡睡覺,這時天恩也來到了花店門口,姜生立刻猜到了這一切又是天恩所為,不顧金陵勸阻上前找天恩理論,天恩故意氣姜生說她不應該賴在天佑身邊,而應該去找至今還下落不明的哥哥涼生。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