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20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20集劇情介紹

  涼生終於出現 兄妹擦肩而過

  天恩來到花店門口,故意氣姜生說她不應該賴在天佑身邊,她的親生哥哥涼生至今還下落不明,姜生應該找的人是涼生不是天佑。天恩把北小武放出來,因為他不想讓姜生去哭求天佑,因為姜生的眼淚對天佑來說是致命的,而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天佑和姜生難過。天恩居心叵測地離間天佑和姜生,說天佑並非真心喜歡姜生,否則不可能不信任她的。

  正說話間,天恩看到天佑遠遠走來,立刻改變了嘴臉拉著姜生的手佯裝真誠地道歉,姜生知道他是故伎重演急欲逃離,情急之下失手打了天恩,天佑跑上前來拉開他倆,一向對弟弟疼愛有加的天佑埋怨姜生即使再恨天恩也不該這樣對待他。天恩立刻裝無辜在天佑面前顛倒是非黑白,天佑對姜生失望推著天恩欲離開。姜生哭著喊住天佑問他是不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真的相信姜生回來是為了報復他?看著天佑左右為難,失望的姜生步步後退,差點兒被車撞到。天佑跑過來救下姜生,脫口而出他永遠相信她。但姜生卻專注的看著車窗搖下來露出的涼生的臉。姜生情不自禁地喊著哥哥,迫不及待的向車窗里的涼生說著他們的過往,但涼生卻一臉茫然怪姜生認錯了人,關上車窗絕塵而去,佯裝失憶的涼生坐在離開的車裡卻淚流滿面。

  姜生給小綿瓜煮了水煮麵,看著小綿瓜吃麵的姜生又回憶起了小時候涼生給她煮麵吃的情景。小綿瓜的身世和姜生很相似,她也沒有爸爸媽媽只有不會說話的浩哥哥照顧她,同命相連的姜生聽到這兒又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淚,向小綿瓜承諾吃飽了帶他去找浩哥哥。

  天佑確定當時姜生車禍入院時給醫院留下他的電話號碼的人就是姜生,老陳肯定在說謊,讓錢至從老陳入手繼續調查涼生。

  姜生腦中不斷回想著白天與涼生相遇卻又擦肩而過的情景,金陵慨嘆這都是命。花店外,天佑駐足良久卻始終沒有進去,站了好久才默默離開。

  金陵質問天恩為何不放過姜生,天恩回復天佑和誰在一起都可以,唯獨不能是姜生。

  陸文雋來花店買百合,當姜生提醒他百合不能放在臥室以免影響睡眠時,陸文雋卻說他就是要體會失眠病人的感受,聽到這種神奇回答的姜生只得笑笑不置可否。金陵調侃陸文雋對姜生過分關心了。

  八寶主動提出要做小武的女朋友,心中只有小九的小武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八寶。八寶只得借酒澆愁,小武將喝醉的八寶帶到花店安置。聽說了白天姜生和涼生相遇的事,小武鄭重向姜生承諾,不管怎樣他一定會把涼生帶回來。

  錢至查到涼生所住的酒店,天佑立刻前往。天佑問起涼生是否記起有關姜生的回憶,涼生推說只是一些片段,而且他不想再與以前產生糾葛,還讓天佑替他隱瞞恢復部分記憶的事。

  涼生回程家看望爺爺,爺爺誇讚涼生的生意做得成功,還讓涼生留下來參加程家的宴會要給他介紹投資人,涼生答應了。

  小武又走了,給姜生留言他要去找涼生。陸文雋又來店裡買花,隨口問起姜生見到涼生的事並勸姜生不要太難過,還邀請姜生和他一起參加程家的聚會,姜生舉棋不定。

  涼生查到一些關於當年媽媽程卿醫療事故的資料,斷定這件事情牽扯的面很廣,讓陳叔在繼續跟進調查的同時暫時不要聲張,以免打草驚蛇。

  想到有可能會在宴會上見到涼生,姜生答應了陸文雋會陪他一起去參加程家宴會。小綿瓜的浩哥哥趁掛掉陸文雋電話的姜生正在出神時,趁機偷走了姜生的錢包拉著小綿瓜就逃,一心追趕他們的姜生在奔跑過程中不小心撞上了正準備上車的涼生。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