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27集劇情介紹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第27集劇情介紹

  涼生得知程卿死亡真相 天佑得知兄妹倆非親生

  醫院裡,抓狂的未央,忍不住向涼生抱怨姜生已經懷了天佑的孩子馬上要結婚了,而自己才是那個一直陪伴他左右愛他至深的人。知道了姜生要結婚的訊息,躺在病床上的涼生喃喃勸解自己:姜生是他的妹妹,她會幸福的。不惜一切也要得到涼生的未央此時拿出了自己設計的名為“執著”的婚戒套在手上,請求涼生和她結婚,她不求涼生心裡有自己,只求能夠一直陪在涼生的身邊,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姜生安心。而這一幕也被門外一直站著的姜生看到和聽到,涼生要結婚了,親耳聽到這個訊息的姜生心情瞬間跌入了低谷,她沒有再進病房而選擇了轉身離去。

  陸文雋因為惡意誤導患者病情和私下進行DNA鑑定已嚴重違紀,被醫院通報批評並停職半年。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父親周慕對媽媽陸婉婷的不忠,想起了媽媽受的那些委屈和總是孤獨的背影。

  涼生端著他的那盆姜花出院了,這么多年姜花始終不曾離手。想到陸文雋騙他得了白血病,想到未央對他的求婚,心下似乎有了決定。

  姜生來家裡看望哥哥,涼生問起姜生肚子裡寶寶的情況,姜生謊稱是檢查出錯並沒有懷孕,藉口還要看花店欲離開,涼生送姜生出門,看著姜生躲閃的眼神,涼生心下有些擔心。

  陳叔告訴涼生,當初留下紙條的那位醫護人員找到了並主動約涼生見面。她給了涼生當年的醫療報告和病歷資料,作為陸婉婷的助手,當時在現場的她明確告訴涼生程卿的死是因為陸婉婷故意延遲治療所致,這場醫療事故後,頂著巨大壓力的陸婉婷也自殺了。

  未央開心的籌備他與涼生的婚禮,寧信看著她幸福的樣子是,作為長姐甚是心慰,暗暗決定要為妹妹辦一場風光的婚禮。

  姜生又坐到了鋼琴前,一邊彈著天佑教給她的曲子,一面思念人已在異地的天佑。

  涼生來到花店看望姜生,薇安立刻迷上了帥氣的涼生。姜生告訴涼生過幾天北小武會回來可能趕得急參加他的婚禮,一聽到結婚涼生臉上一暗,立刻轉移話題問起北小武和小九這幾年的情況,感慨大家這幾年原來過得都不是太好,離開時順便帶走了一束紫薔薇。

  金陵終於從老家回來了,驚訝地從姜生口中得知孩子沒了和天佑的婚禮也泡湯了,不顧周車勞頓立刻跑到花店安慰好朋友,看著姜生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心疼不已,想盡辦法逗她開心。姜生和金陵感嘆這么多年了,她們的心中都有放不下的事和忘不了的人。

  未央看著涼生從姜生店裡帶回的那束紫薔薇若有所思,正巧喜帖剛印好,未央立刻決定帶著喜帖去找姜生。未央氣勢洶洶的帶著花找到花店,用紫薔薇的花語——禁錮的幸福去質問姜生她和涼生竟如此明目張胆,視未央如無物。姜生向未央解釋:花是店裡的員工推薦的,涼生只也是因為看著好看才買給未央的,讓她不要誤會。金陵過來給姜生打抱不平,直接撕掉了未央留下的喜帖。

  金陵不理解為何姜生對未央百般忍讓,如果不是她在裡面攪和,姜生和涼生的關係會更好,和天佑也不至於分手,但姜生為了哥哥涼生能有一個愛她的人和溫暖的家,什麼都可以忍。

  鬱悶的金陵又跟神秘網友聊起人生的無常,網友勸她無常是常態,不必強求和苛求或許可以生活得更自在一些。

  天佑在舊金山解決公司最近發生的專利方面的糾紛,他立即安排錢至去做相關調查後再來舊金山。

  姜生告訴金陵打算聖誕節前從天佑的房子裡搬出來,金陵難過姜生與天佑的關係變成這樣,程天佑和涼生一個前男友一個哥哥,一個要結婚另一個離姜生而去,這些對姜生來說都太掃興了。

  涼生又來花店找姜生,但姜生不在,涼生在花店瀏覽時發現了牆上掛著的那幅自己的素描畫像,想到了與姜生的那些兒時記憶,眼中瞬間濕潤。

  正在搬家的姜生接到了薇安的電話,薇安一邊八卦涼生來店裡買走了花一邊熱絡的詢問涼生有沒有女朋友,姜生沒好氣地告訴她涼生馬上要結婚了。

  錢至來到舊金山,猜到天佑請他專程趕來是為了問姜生的近況。錢至主動說起姜生不知為何要為涼生捐骨髓,醫院的檢查結果顯示姜生涼生並無血緣關係,感慨姜生太可憐了,已經失去了父母,現在又發現哥哥也不是親生的。天佑聽到這個震驚的訊息,好像有些明白前段時間姜生的所作所為是為什麼了。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