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遲到的許多年第18集劇情介紹

你遲到的許多年第18集劇情介紹

  救建峰益勤四處湊錢 為愛人莫莉忍辱負重

  益勤找到辦案民警,說想要了解情況,辦案民警說她不是受害人,讓她不要跟著添亂,益勤看到民警手中的綠色水杯,猜到他可能也是轉業兵,就說道,你也是轉業兵吧,看在都當過兵的情份上跟我說說沐建峰的情況吧,他也是轉業兵,還是老虎連的連長。辦案民警告訴她,建峰是法人,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但主要還是經濟責任,而且涉案的金額數目不小,益勤知道後增加了信心,說她可以去借,去湊。

  建峰一個人在監所內用手甩著衣服,快要幹了的時候,監所老大又往衣服上面澆了些水,告訴他就是想讓他變成一台人工甩乾機,建峰大怒,用衣服套住老大脖子將他制服,老大求饒,於是他成了這個監所的“老大”,原來那個老大過來跟他聊天,說他還真有些功夫,差點把他脖子扭斷了,跟他說要是真的貪了把錢吐出來就沒事了,要么就硬抗著,七八年出去了還能見到幾十萬也夠花。建峰問他見過詐欺犯嗎?如果騙到百八十萬到外國能幹什麼,老大說到了國外這些錢什麼也幹不成,一語驚醒夢中人,任保國很可能還在國內,建峰提出要見辦案民警反映情況,案件因此也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你遲到的許多年第18集劇照:建峰拘留所鹹魚翻身

建峰拘留所鹹魚翻身

  莫莉焦急地在賓館等著,遇到了楊勇,楊勇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她,說建峰現在麻煩大了,他還是法人。莫莉說得找律師打官司,忽然想起了那個來看病的律師,就回到診室四處找名片,抬頭看到花時想起被她墊在花盤下面了,隨後她打電話聯繫這個王律師。

  益勤來找補玉,把建峰的事情告訴她。成梁說城裡來人了,是從報紙上看到後找到這裡來的,今晚就住在家裡,補玉讓他趕緊去搭床。老周給補玉家庭旅館起名叫補玉山居,正在張貼著這幾個大字,益勤過來幫忙。趁著成梁帶客人去屋裡時,補玉偷著給益勤塞了些錢,說這個錢是老周借給她投資擴房子用的,讓益勤把這錢先拿著,益勤感動的要落淚,對補玉說這份情義她會記一輩子的,補玉說她這樣湊錢也不是辦法,聽說高團長轉業到市里了,讓益勤去找找,給了她高團長的聯繫電話。

  莫莉等著與王律師見面,說她有朋友惹上官司了,王律師推脫說自己太忙了,一點時間擠不出來,但是他晚上有個飯局,六點在貴賓樓,如果她真想諮詢,就跟他一起去,邊吃邊聊她朋友的事。

  益勤找到高團長的家,這么多年了,沒想到高團長還能認出她來,高團長說他已經調到基建口了,還是乾的鐵道兵的事。益勤講明來意,高團長說他已經知道了,他也不相信建峰會詐欺,告訴益勤相信組織上會給建峰一個公正的結果。益勤說她也是太著急了才來找高團長,高團長說建峰是他的兵,出了事不找他找誰。益勤告訴團長,建峰的公司剛開不久,就被騙了個血本無歸,高團長埋怨建峰,當兵出身,哪懂得什麼生意,現在不是在老虎連當連長的時候了,這個案子需要多少錢他想辦法湊,益勤拿出了她湊的錢,說不夠她還會接著湊。

你遲到的許多年第18集劇照:益勤為建峰來找高團長

益勤為建峰來找高團長

  莫莉陪王律師吃飯,想跟他把情況說清楚,同桌的客人給莫莉敬酒,她說不會喝酒。王律師說這個案子很麻煩,但也不是不可以辦,但是她誠意不夠,酒也不喝,那么就唱一首歌吧,迫於無奈,莫莉為了建峰豁出去了,唱了一首甜蜜蜜,大家喝著酒,莫莉唱著歌,她感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唱完後她跑到了洗手間,關上門想起了建峰,無助的她流下了眼淚。看著鏡子裡的她,她告訴自己要冷靜,為了建峰她可以做任何事情,重新回到酒桌,她把一大杯酒都喝了,然後對王律師說,歌也唱了,酒也喝了,算是有誠意了吧,王律師讓她再陪他跳舞,還做出了過分的舉動,被莫莉打了一大嘴巴,正在大家不知怎么收場的時候,郭東海到來,把莫莉接走了。車上,郭東海教訓著莫莉,第一次看到有人到歌廳去見律師的,說她太天真了,為了沐建峰,連臉都不要了。

你遲到的許多年第18集劇照:莫莉為建峰寧肯受辱

莫莉為建峰寧肯受辱

  監所的老大寬慰著建峰,甭管以前是乾什麼的,到這裡都一樣,想開點,萬一真像你所說的那樣,那小子沒跑被抓住了,你不就沒事了嗎?

  莫莉來找郭東海,想求郭東海幫她救救建峰,郭東海讓服務員給莫莉換了盤新的麵條,莫莉說她沒有胃口,來找他不是為了吃飯的,她實在是沒辦法了,而他一定會有辦法的。郭東海告訴她,就算有辦法,那他為什麼要救建峰,莫莉說是為了我行嗎?算是我求你了,郭東海給她夾麵條,說她吃了就能聊,莫莉大口地開始吃,郭東海看著有些心疼,麵條吃的莫莉想要吐,就跑去了衛生間。出來後的莫莉看著郭東海,郭東海問莫莉,你摸著良心說,我對你不好嗎,莫莉說好,以前都是她的問題,是她勾引的建峰,都是她的錯,但是他是被冤枉的,希望郭東海能幫幫他。郭東海對莫莉的做法有些生氣,對她說,經過昨晚的事證明,你什麼也做不了,你以為這些年你能夠順風順水,靠的是你的小聰明,你的姿色,不是,靠的是他郭東海。莫莉為了能夠救建峰,選擇了退讓,對他說,你怎么侮辱都是對的,在你面前我沒有尊嚴了,但求你一定要救救建峰。郭東海讓她回家,莫莉不肯,對他講這是求他而不是威脅他,郭東海讓她回去等信,讓她記住,他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建峰,而是為了她。郭東海親手把戒指給莫莉帶上,對莫莉說,給她帶上戒指意味著什麼,莫莉說她懂,這就回家等他的信。

  益勤又給高團長送錢來了,高團長被益勤的做法所感動,告訴她有一個好訊息,根據建峰提供的線索,任保國被抓了,建峰的案子終於查清楚了,益勤激動落淚。

  建峰走出看守所,看到來接他的高團長,高團長對他說案子查清了,還得感謝有一位到他那哭訴求援的,建峰看到了益勤,那一瞬間,所有的話語都在不言中。到了高團長家,建峰讓楊勇去買兩瓶白酒,他和高團長坐下聊天,高團長說他的心長了,長高了,長大了,其實是另有喻意,建峰說他真的對不起小趙,對不起楊勇,心裡不好好受,如果有機會還想做生意,高團長說誰都可以做,就你不行,建峰說他看錯人了,高團長說,你看過人嗎,你看到的都是兵。飯桌上,建峰談到做交換機的問題,他的初衷是想把國外先進的交換機拿回來自己做,談到遠大的理想,高團長說首先得活著,給他找點事做,想讓他去巴基斯坦援建,覺得他最適合這份工作。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你遲到的許多年"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