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陽門下小女人第19集劇情介紹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19集劇情介紹

  範金有當了擋箭牌 徐靜理離家出走

  小夏半夜跑回家,興奮地對賀永強說,有個替死鬼正好當了擋箭牌,範金有昨天看到他們一家人在一起吃飯了,他已經告訴了自己,父親就是三姨的前任丈夫,賀永強氣急敗壞地對女兒說,徐慧真施捨接濟他們就是噁心他們,她就是靠小酒館發的家,而蔡全無就是個應聲蟲,小夏告訴父母,她自有辦法對付他們。

  徐慧真和蔡全無一直找不到徐靜理,她心急火燎地到陳雪茹家找,卻發現陳雪茹兩口子也正在著急地找侯魁,隨後 侯魁回來聽說此事怕靜理出事,也趕到了徐家。另一邊的徐慧真和蔡全無回家後,卻發現靜理已經回來了,侯魁在門口聽到訊息放了心,悄悄地走了。

  徐慧真見女兒情緒低落,問她出了什麼事。靜理問母親和蔡全無什麼時候結的婚,徐慧真不再隱瞞,告訴靜理她的親生父親就是賀永強,徐靜理歇斯底里地質問母親為什麼要瞞著自己,徐慧真反問她為什麼不瞞著,徐靜理稱是怕她們說她不檢點!徐慧真氣得打了靜理一個耳光,讓她去問問她的親爹,是自己不檢點還是他不檢點,說完氣憤地奪門而出,蔡全無進來解釋徐靜理冤枉媽媽了,她卻根本聽不進去,把蔡全無趕了出去。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19集劇照:徐靜理不聽蔡全無解釋

徐靜理不聽蔡全無解釋

  徐慧真隨後跑到賀永強住的小院,一腳踢開門,把賀永強從被窩裡拎出來就撕打,罵他沒有良心,為什麼要把事情真相告訴靜理,賀永強正要還手,被趕到的蔡全無扭住動彈不得,慧芝哭著解釋不是他們說的,小夏衝上前護著父母說是她說的,徐慧真一巴掌扇了過去,小夏大叫著要還手,被蔡全無制服,蔡全無告訴她,是她的父親不守規矩,小夏這才說是範金有告訴她的,他還下了酒窯,徐慧真氣得立即出門去找範金有算帳。蔡全無告訴賀永強一家,這話不管是誰告訴他們的,都不應該告訴靜理,蔡全無生氣地讓他們立即收拾東西滾蛋。

  徐慧真氣憤地來到範金有樓下喊叫著讓他出來,蔡全無趕到後把她強行背回了家。徐慧真到家後生氣自己是東郭先生,當初就不該救賀永強,蔡全無勸她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靜理無法接受自己不是她親生父親這個現實,所以過不去心裡的坎,徐慧真生氣靜理即使不了解情況也不應該先懷疑自己的母親,她還不如小夏知道往前沖護著自己的父母。蔡全無自責是自己沒教育好孩子,勸徐慧真等靜理明天心情平靜下來了和她好好談談,告訴她實情。

  次日,徐靜理離家出走了。另一邊的賀春芬來到舊院,發現父母也不辭而別了。

  蔡全無來到賓館給員工開會,他傳達董事長決定:徐靜理總經理最近有些事情,在她回來之前,由人事部經理徐靜平代理總經理工作。徐慧真補充說,如果本月營業額創新,即使徐靜理回來,依然任命靜平為總經理。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19集劇照:徐慧真宣布徐靜平任賓館代理總經理

徐慧真宣布徐靜平任賓館代理總經理

  陳雪茹來到賓館準備和徐慧真簽酒樓轉讓契約,徐慧真卻生氣地說她不接手了,蔡全無告訴了雪茹事情緣由,陳雪茹立即找範金有興師問罪,範金有卻解釋說小夏本來就知道這件事,只是故意套了自己的話而已。

  侯魁給徐靜理找了他出國朋友的房子暫住,徐靜理不讓他把自己的行蹤告訴任何人。

  蔡全無怕慧真太傷心,把徐靜天叫回來陪她,靜天告訴媽媽,小酒館已經歇業了。另一邊的蔡全無整夜拿著手電筒一條街一條街地找靜理。

  次日,徐靜平召集靜天、春芬和麗霞幾個姐妹們開會,她覺得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奇怪了,大姐離家出走,老姨一家人不辭而別,媽媽無心工作,爸爸整夜不著家。春芬告訴她,她們爸爸這次進城來就是有目的的,只是她們不知道,因為她們是姨媽的得力幹將,所以父母有事情一直瞞著他們。四人決定,由靜平帶著麗霞去她家問問母親。

  陳雪茹告訴徐慧真,範金有是被小夏那個小丫頭騙了,慧真生氣他為了幾十壇老酒就出賣人,她問起侯魁的動向,陳雪茹說給他介紹了對象,但這小子一見面就對人家姑娘說她不怕受刺激二人就交往。這時靜天回來了,雪茹臨走時提醒慧真,酒樓她如果真的不要了,她可就轉給別人了,徐慧真仍說自己沒心情。雪茹走後,徐慧真交給靜天一個任務:讓她跟蹤侯魁。沒想到靜天的跟蹤水平不過關,很快就被侯魁發現甩掉了。

  徐靜理想辦時尚雜誌,侯魁給她籌到了十萬,但提醒她,現在出版社還沒對外開放。侯魁得知徐靜理不打算回家了,覺得她對自己的身世過於在意了,徐靜理則認為這件事讓她無法面對她的妹妹們和員工,她不想讓別人戳她的脊梁骨,侯魁說她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他早知道媽媽在繼父之前找過兩個男人卻不以為然。徐靜理想南下去上海找楚冰冰。侯魁也想和她一起出去,因為他繼父和靜理母親本來就水火不容,現在又來這么一出,關係更僵了,還不如二人趁年輕出去闖一下,可能另有一番天地,靜理讓他答應自己,不闖出一番天地,不許談感情的事,侯魁痴情地說除了靜理,自己誰也不要,除非她結婚了。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19集劇照:侯魁向徐靜理表白

侯魁向徐靜理表白

  賀麗霞和徐靜平回到農村老家,悄悄地在門口想把慧芝叫出來,卻被賀永強發現,賀永強叫二人進屋說話。麗霞告訴他,靜理大姐發了好大一頓脾氣離家出走了。二人走後,徐靜芝埋怨賀永強說他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以前徐慧真就說過,如果他們說出靜理的身世就和他們斷絕關係,現在這樣小酒館他們也別想惦記了,賀永強也沒想到靜理的反應這么大。

  徐靜平一路上不發一言,稱她無言以對,麗霞也沒想到自己和靜理竟是同父異母,這樣一來靜理和靜平就是同母異父了,靜平嘆息大姐以後不會回愛了,因為她太要強也特要面子。麗霞倒覺得這樣她們是親上加親了,靜平生氣那是對她,可對自己和她爸不是這樣的。

  蔡全無拿著地圖一個街區一個街道地去找徐靜理,他對徐慧真說,他即使找遍北京城也要把靜理找到。

  陳雪茹為酒樓找好了買家,侯魁晚上回來,騙母親說深圳旅遊公司要和他簽一個契約,他要出去幾天,陳雪茹告訴他,酒樓已經簽了轉讓契約,明天就把帳打過來了,她讓侯魁明天把旅遊公司的資金也全部轉過來,她準備要拿下一個三星級賓館。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正陽門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