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集劇情介紹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集劇情介紹

  徐慧真果斷離婚 蔡全無默默守護

  客人們散後,徐和生要將黃賓虹的畫送給徐慧真,徐慧真稱自己不能白要,要免他一個月酒錢,徐和生稱徐慧真可以免自己酒錢,但送畫他是心甘情願的,他們這不是對等的交換。徐和生走後,範金有故意逗留了一會,直到徐慧真趕他才肯離開。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集劇照:範金有向徐慧真表白遭拒

範金有向徐慧真表白遭拒

  範金有出小酒館後追上徐生和,勸他對徐慧真死心,稱自己不想和他成為對手,希望他有自知之明。徐和生讓他把話說明,範金有稱他們二人作比較,他有明顯的優勢,第一,徐和生結過婚自己沒結過,第二,徐和生和徐慧真差十幾歲,他和徐慧真只差四歲,第三點,剛才徐慧真已經明確表示喜歡自己,她只是礙於在守孝期間不適合談這年事。徐生和聽後毫不退縮,稱他從沒說過喜歡徐慧真,但他有喜歡她的權利。範金有稱自己給他說後他就沒有權利了,徐生和卻道只有徐慧真說出口,他才沒權利。

  另一邊的強子問蔡全無,徐慧真怎么樣,蔡全無稱她是一等一的女人,強子突然問自己配不配得上她,蔡全無大吃一驚,勸他還是死了這條心,因為連范幹部和徐老師這樣的人徐慧真都看不上眼。強子分析範金有只是圖徐慧真的家產,這才是他突然把和玉萍的婚退了的真正原因,他這點心思瞞不過徐慧真。而徐和生倒是有學問,但年齡太大了不合適,只有自己和徐慧真是最合的,年齡只比她大三歲,而且沒結婚連對像都沒處過,蔡全無卻讓強子最好撒泡尿照照自己,提醒他就是一個拉三輪的,強子信心滿滿地說他爸爸回河北老家把大宅院賣了,籌集一部分錢他搞個運輸隊,到那時候就和徐慧真匹配了。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集劇照:蔡全無勸強子要有自知之明

蔡全無勸強子要有自知之明

  強子中午來到酒館,迫不及待地給徐慧真說自己要開運輸隊的事,徐慧真不明所以,強子稱她在守孝期間,三個月之後,他和范幹部、徐老師會有一爭,徐慧真以為他是想有個一官半職。這時蔡全無來了,徐慧真讓他幫自己盯一天小酒館,她要出門辦點事,強子讓她放心走,告訴蔡全無今天這小酒館是他們的天下了。

  徐慧真抱著女兒來到牛欄山二叔家,要和賀永強辦離婚手續,他看到院子裡賀永強和徐慧芝恩愛有加,徐慧真告訴賀永強,孩子生下來死了,他爹也被他活活氣死了,賀永強道她那么強勢的女人就養不出孩子,還說賀老爺子本就不是自己父親,徐慧真問小酒館生意不錯他也不惦記?賀永強振振有詞地說不是自己的他不要,徐慧真生氣他心甘情願留在這裡當農民,賀永強卻厚顏無恥地說他守著慧芝心裡樂意,慧芝說話他就是愛聽,他還故意拉起徐慧芝的手讓徐慧真難堪,徐慧真心灰意冷,當即讓賀永強立即和她辦離婚手續,賀永強卻說他父親病了,他哪也去不了,徐慧真讓他抓緊時間把手續辦了以後誰也不認識誰,說完就走了。徐慧芝勸賀永強好聚好散,二人商量著過些日子一起去城裡找徐慧真辦手續,賀永強稱他不進小酒館,徐慧芝把她叫出來就行,那個小酒館他一輩子不進去都不想,他不屑那裡都些三教九流的人,卻還瞧不起人。他讓徐慧芝當天和他好好慶祝一下。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集劇照:徐慧真與賀永強辦理離婚手續

徐慧真與賀永強辦理離婚手續

  蘇聯人來到小酒館告訴大夥,他和伊蓮娜離婚了,陳雪茹也離婚了。范有金借著酒意揪著徐和生的子領想生事,被蔡全無擰著胳膊動彈不得,蔡全無告訴他:老闆娘有交待,讓他盯著小酒館。牛爺見狀取笑范有金說他和窩脖較勁是找死,范有金岔岔地對蔡全無說這事他不給他們主任說他就不是街道幹部!

  陳雪茹在自己的絲綢鋪里為感情的事痛哭流涕,伊連娜勸不住她,范有金跑過來勸她不必為一些男人傷心,陳雪茹心煩意亂,只轟著讓他走。

  徐慧真晚上回來,躺在床上回憶著賀永強的話:他當初堅持要離婚,稱賀老爺子是騙自己的,賀老爺子解釋當初兩家都說好了,相親的就是她表姐徐慧真,只是相親那天慧真在酒窯里受了傷不願意去這才叫她表妹代替的,賀永強稱那他們也不能說慧芝死了,賀老爺子生氣他若不那樣說他們二人眉來眼去會壞事。徐慧真又想起了賀永強曾說過像她這樣的女人孩子不死也得被她掐死。徐慧真想起這些絕情的話忍不住偷偷地在被窩裡摟著孩子哭泣。

  徐慧真第二天醒來下定決心要和賀永強離婚,他叫來范有金,讓他幫自己個忙去氣一個人,就在外面等著不用說話就行,范有金求之不得。二人走時被強子看到,強子問蔡全無,徐慧真是不是看上范幹部了,蔡全無稱他們二人叫般配,強子就是有三輛三輪車還是個蹬三輪的。

正陽門下小女人劇照

正陽門下小女人劇照

  范有金和徐慧真路過絲綢店時,被老闆娘陳雪茹叫了進去,陳雪茹得知范有金要幫徐慧真去氣一個人,便讓他陪自己去趟蘇州,稱她要單獨建一個進貨渠道,范有金立馬應承下來,說馬上就去請個假,陳雪茹卻嫌他穿得土,要給他去買身衣服,範金有出了店鋪立即對徐慧真說讓她先回去,自己有點急事,徐慧真只好獨自前往。

  徐慧真和賀永強順利辦了離婚手續,徐慧芝心裡不安,叫住徐慧真想給她道歉,徐慧真頭也不回地走了。

  徐慧真回來後問蔡全無,公私合營是好還是不好,蔡全無稱這是早晚的事,社會主義早晚能改造資本主義,徐慧真稱她回來路上碰到了居委會主任,說是紅頭檔案已經下來了,明年一月底前要全部動完,她正琢磨這事怎么辦呢,被蔡全無這么一說她心裡就有底了。

  範金有來到絲綢店,告訴陳雪茹說,蘇州暫時去不了了,二人明天都要參加居委會組織的公私合營動員大會,陳雪茹大方地說範金有的衣服也不用退了,範金有心裡樂滋滋的。

  次日下午,居委會傳達了國家公私合營的檔案後,晚上小酒館的客人們議論起了這件事,陳雪茹和一眾私營小商人認為誰要合營誰就是大傻瓜,徐慧真站出來說她願意當這個大傻瓜,她說有些人嘴上說擁護社會主義,得了便宜就往前沖,覺得吃了虧立即和政府唱反調,這可不是社會主義新人。牛爺稱讚徐慧真這才是大前門的氣派,陳雪茹諷刺徐慧真說她一定是因為那天自己把範金有從她身邊叫走了,所以故意和她叫板呢。徐慧真取笑說她根本不認識範金有,只知道他叫范幹部。陳雪茹質問她出這個頭的目的,徐慧真稱她沒目的,她就是信政府,她明天就讓這個小酒館在大前門街道頭一個成立公私合營,酒館客人拍手稱快,陳雪茹卻氣憤地說她倒要看看徐慧真的小酒館到底怎么個公私合營法。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正陽門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