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0集劇情介紹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0集劇情介紹

  徐靜理侯魁離家出走 徐慧真要和賀永強談判

  陳雪茹準備收購一家三星級賓館,她讓侯魁在明天早上就把旅遊公司的資金全部打給她,並且警告兒子,不許和徐靜理的出走扯上關係,侯魁謊稱這這件事和他根本沒關係。隨後連夜趕到徐靜理住處,告訴了她這件事,二人商量決定明天就開上靜理的車提前走。

  徐靜平告訴賀麗霞,她琢磨了很久,麗霞一家一直靠媽媽施捨,他們接受心裡難受,不接受日子真的是難過,麗霞公正地說是自己母親心裡有鬼,靜平認為只有他們不記仇了,可能大姐才能回來。

  次日一早,侯魁和徐靜理收拾好行李坐上車剛走,就被沿街尋找他們的蔡全無發現,蔡全無死命追到車前攔住了他們,侯魁不忍心把車停下後迴避,蔡全無對著車裡的靜理說,他不攔著靜理做任何事,但她媽媽已經三天沒吃飯了,他只求靜理和他好好談一談,她可以不認自己這個爸爸,可她的媽媽總是親生的。蔡全無眼裡含淚說,靜理的親爸在她媽媽生她那天就把她們娘倆拋棄了,她總得知道媽媽是如何把她養大的。蔡全無坦言自己從前就是個沒家庭沒社會地位的窩脖,但靜理是他從小抱著推著長大的,靜理腦海中也浮現出了父親從小對她無微不至關懷的一幕幕場景,她終於下了車,同意和父親談一談。

  蔡全無告訴靜理,他知道她因為自己的身世覺得無法面對親朋好友,但人的出生是無法選擇的,母親含辛茹苦地照顧著小酒館把她拉扯大,她就是現在有天大的委屈也沒母親的委屈大。母親是他見過最好的人,她表面嚴厲但內心卻十分善良,她恨靜理爸爸,但背地裡卻接濟他們的生活。三年自然災難,她從自己一家人嘴裡省出來糧食給他們送去。她爺爺生病住院和她爸爸做手術都用的是媽媽的錢。還有他們的孩子,哪一個都是她媽媽在操心。當年是她爸爸主動放棄了小酒館的經營權,現在他又讓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利用靜理的身世來幹這件事,他的良心何在?靜理媽媽本來打算滿足他們自私自利的心愿,但他們這種做法實在讓人太寒心了。徐靜理聽後哭著讓蔡全無轉告母親,她想出去散散心,等心情好了自然就回來了。蔡全無抹著淚說,不管靜理去哪,打個電話回來報個平安,不然她媽心裡會流淚的。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0集劇照:徐靜理臨走前和蔡全無談心

徐靜理臨走前和蔡全無談心

  徐靜平找到賀小夏,直截了當地問她這樣做的目的是不是想要回他們家的小酒館,如果她說實話,可能自己能幫她,她也不希望二家能和好。小夏告訴她,她爸爸就是想讓自己找到大爺留給爸爸的遺書,那遺書上清清楚楚地寫著小酒館和她媽媽沒有關係。靜平聽完說她爸爸人品不好,起身就走。

  蔡全無回到家後,告訴慧真是自己不好,沒能留住靜理,靜理說是出去散心但他看著像是想到外地做生意,侯魁手裡有錢,但陳雪茹還不知道這件事,她若知道了一定找慧真算帳,徐慧真非常後悔自己一巴掌竟把他們打到一起去了。這時陳雪茹來找徐慧真借錢,說她把酒樓賣了,綢緞莊加上家裡的老底還差十萬塊錢,徐慧真稱她的三星級賓館一開張,自己的三秋葉就成小屋了,陳雪茹得意地說在大前門下自己永遠是第一,徐慧真必須是第二,她只借兩個月,徐慧真爽快地答應了。雪茹走後,徐慧真告訴蔡全無,她嚇得一身冷汗,蔡全無說雪茹下次來一定得發瘋。徐慧真當即決定住到賓館去,她不能再見陳雪茹了。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0集劇照:陳雪茹找徐慧真借錢

陳雪茹找徐慧真借錢

  徐慧真走後,蔡全無立即給靜平打電話,讓她按照二人商量好的和媽媽談。靜平告訴徐慧真,她不想當三秋葉的總經理,只想當下一個二月花的總經理,麗霞也說是她爸爸不好,太貪得無厭,徐慧真後悔沒早點把小夏接回來,讓她現在成了這么個不講理的女孩。麗霞告訴她們,從小小夏就在村里愛打小孩,但父親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徐慧真說她今天晚上就住在賓館,讓麗霞叫上春芬晚上一起吃個飯。麗霞走後,靜平告訴媽媽,她希望大姐早點回來,徐慧真了解女兒的心思,知道她是想讓兩家的關係緩和,這樣靜平就沒那么多想法,自然就回來了。

  範金有來到旅遊公司,卻發現侯魁已捲款逃跑,工作人員告訴他,侯魁打來電話說他已離開公司去南方自己闖天下了。範金有回到家裡,告訴陳雪茹,侯魁一定是和徐靜理一起離家出走了,陳雪茹聽後立即來小酒館想找徐慧真理論,卻發現只有蔡全無在院子裡搬酒罈子,但無論他們問什麼,蔡全無都是一問三不知。二人隨後來到三秋葉賓館,從麗霞處得知徐慧真在片兒爺的院子裡,立即趕了過去,卻仍然沒找到徐慧真。

  此時此刻的徐慧真正和春芬、麗霞一起在外面吃飯,她問春芬和麗霞,自己應該滿足她們爸爸的心愿嗎,二個姑娘都說不應該,麗霞甚至還說她不該幫助接濟父親讓他不知感恩,徐慧真感慨十幾年的老酒館也是胡同的文化,她眼裡含淚讓春芬把小夏找來,讓她把賀永強叫過來,她要親自和賀永強談。

正陽門下小女人第20集劇照:徐慧真決定將酒館經營權還給賀永強

徐慧真決定將酒館經營權還給賀永強

  範金有回到家裡挑撥說,徐慧真就是故意躲著陳雪茹,但只要他們搞清楚徐靜理的位置,把侯魁找到錢也就回來了。他隨後來到小酒館買泡菜時看到蔡全無帶著人在後院搬家具,範金有打聽到徐慧真不在家,便立即跑到賓館找她。

  徐慧真在賓館大廳見了範金有,範金有信口開河說徐靜理指使他們家侯魁捲走家裡十萬塊錢現金,徐慧真稱他這是承認侯魁和徐靜理在一起,她正到處找不到女兒,範金有若敢去公安局派出所把這話再說一遍,就說明是侯魁把靜理拐走了,範金有氣她倒打一耙,徐慧真稱他把靜理的身世告訴她讓她離家出走,自己沒找他算帳就算便宜他了,他還敢上門來找死,範金有自知理虧,灰溜溜地走了。他回家後,陳雪茹不服氣還要去找徐慧真理論。

  小夏半夜灰頭土臉地跑回家,說那個司機半路漲價,她快到家時把他踹下車又把錢搶了回來,後來從爛泥塘跑回了家,賀永強夸自己閨女能幹。小夏興奮地告訴父母,三姨同意把小酒館的經營權給他們了,但必須得讓父親親自和她面談。賀永強不相信,覺得徐慧真一定是準備讓蔡全無把自己暴捧一頓,小夏稱這是大姐二姐親自給自己說的,賀永強卻認為她們二人已經被徐慧真籠絡了,不能信她們的話。 

本文系劇情介紹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資訊

喜歡看 "正陽門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歡: